第七百七十三章 不懂惜福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秋老爷子一听,心里复杂极了,刚才的惶恐消失了,又忍不住说:“我不用麻烦你一家子来照顾,让天辰来照顾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秋仲成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表情很有些不自然,心里把这个死老头子骂了个狗血淋头,也就不转弯抹角了,直白的说:“莹莹说了不行,我问过她了,为什么不找天辰来照顾您,她说,天辰做错了事,就得受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死丫头六亲不认,她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秋老爷子吼完,就被秋仲成拦住了:“大伯!天辰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,您骂得莹莹越狠,天辰遭的罪就越大啊!”

    秋老爷子憋得老脸发紫,却再也不敢骂孙女了。

    看到老爷子不吭声了,秋仲成脸上划过一抹嘲讽的笑意,不过他隐藏得很好,表面上还是笑呵呵的,开始清扫舱室,给老爷子弄一个床铺。

    秋仲成的老婆孩子也抱着行李铺盖,还有一筐食物,来到了运煤船上。他们自然不能住舱室内,而是在煤堆边清扫了一块地方,铺上面包树的枯叶,就算是床铺了。可就算是这样,秋仲成的女儿秋琴,也是欢喜不己:“这里比大船上暖和好多啊!”

    运煤船都分散在两艘大船之间的空处,上面还盖着木板,弄成公共平台了,空间相对封闭,也要相应的小一些,所以,运煤船上肯定比大船上更暖和。

    秋琴觉得冻僵的手脚,都开始暖和起来了,而且这里也没有别家的熊孩子烦人,能住在这里真是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秋仲成看到自家闺女笑得那么开心,心里就是一酸,随即又替秋莹不忿,大伯那个死老头子还骂秋莹呢,要不是秋莹,大伯能住到舱室里去?真是不懂惜福啊!

    他打定了主意,要听秋莹的话,一定要看好大伯,不让大伯作妖,不让大伯给秋莹去增添麻烦。

    把装着食物的竹筐拿到舱室里,秋仲成就说:“大伯,您现在啊,不要多想,首先要养好您自个儿的身体。该吃吃,该睡睡,其他的您不能管,也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话是大实话,秋老爷子不爱听,眉头一掀,就要发飙。

    秋仲成慢条斯理的又道:“大伯,您好好的,莹莹怎么都得照看着天辰,总归会让天辰活下来。万一,您要是为了跟莹莹怄气,把自个儿的身子弄坏了,我说句不该说的,您走了,天辰还能指望谁呢?”

    秋老爷子听了这番话,更不喜欢,可这个大实话说到了他心坎上了啊!他还是听进去了几分,沉声道:“仲成,大伯知道,你说的是掏心窝子的话,唉,可不嘛,我还活着呢,那个死丫头都这么冷血无情,不管她弟弟死活了,真要是我一闭眼,她是绝对不会照应天辰的。不管怎样,我都要撑着,把天辰送回白山基地,交给他爸。”

    秋仲成撇了撇嘴,不想再劝这个偏心眼的老家伙了。反正他的话说得够透了,老家伙应该会安分点,不会再折腾什么破事儿了就行。

    殷东倒是一直没走,把那艘运煤船刻画了阵法,听着船上传来的对话声,嘴角扯了扯,对秋莹更添了几分怜惜,在秋家一个没有父母的女孩,爷爷也是个重男轻女的,她的日子过得想来也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殷东都想把秋天辰拉出来打一顿了。

    把运煤船的阵法刻划好之后,殷东只是跟秋仲成交待了一声,就悄然离开。回到木棚屋里,他对秋莹说:“那艘运煤船上的阵法,阵灵也可以控制,你想去看望老爷子,就跟小宝说一声,船上的人是出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秋莹有些不安的问:“那爷爷想跟成叔一家出来走动走动,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殷东才不想让秋老爷子出来生事呢,那老头骂秋莹的话,就像是扎了根刺在他心里,到现在都不舒坦,那是秋莹的亲爷爷,他不能报复,那就眼不见为净吧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是在受罚,我们给他开小灶,己经是违规操作了。成叔一家子,要是不愿意跟老爷子一起关在那艘船上,就回大船上来。秋家应该有愿意去运煤船上陪老爷子的人。”

    殷东一本正经的说着,让秋莹听了不由得点头,觉得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小事,你不用操这个心了,还有正事呢!”殷东转移了话题,提到现在海上风浪太大,船队得找个港口停靠,不能继续前行了。

    秋莹一听他说这个事,俏脸上顿时笼上了一层阴霾,苦涩的说:“船队现在迷失了方向,根本不知道哪个方向是陆地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说:“怎么会迷失方向?”

    “船队通过入海口之后不久,我就让船队停了,可是海上风浪太大,把船队卷走了,现在没人知道方向……呃?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秋莹看到殷东要笑不笑的样子,恍然道:“哦,你是从岸上追过来了,你知道哪个方向是陆地,对吧?”

    殷东笑意更深了,不过,还没等他开口呢,秋莹又泄气的说:“不对呀!你上船之后,船队被卷进了漩涡,暴风雨一直没停,风浪也大,船队都不知道被风浪卷出多少里了,你现在肯定也搞不清方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渔民啊,老婆,在海上辨明方向,那是我的天赋本能噢。”殷东开着玩笑,将秋莹搂在怀里,伸指揉了揉她皱紧的眉心,怜惜的说:“这个问题不用你操心了,带着小宝好好睡一觉吧。我保证,等你醒来,船队就靠岸了。”

    秋莹听得眉头一挑,还有些将信将疑,渔民能在这么种暴风雨的天气中,辨明方向吗?这真不是在哄她?

    “快去睡吧,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没给她开口的机会,直接一个热烈的吻,封住了她的唇,贪婪的采撷着属于她的美好……

    过了好久,殷东恋恋不舍的放开她,将她推到火堆边的地铺上,让她跟睡得像小猪一样在打呼的小宝,一起睡去了,才悄悄离开,临走前,轻轻的把门给带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在门关上的瞬间,秋莹的眸子睁开了,两颗晶莹的泪珠滚了出来,嘴角却又翘了起来,勾起一抹甜蜜的弧度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,一点都不懂浪漫,可是跟着他,却是那么的心安。天塌下来,他都可以补上的那一种心安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