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九章 无理取闹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道耀眼的闪电,曳空而过,片刻后,暴雨倾泻。

    雨点密密麻麻的,击打在笼罩船队的阵法防御罩上,溅起的水花, 有一颗一颗黄豆大的冰粒子,发出密集的撞击声,听声音都让人担心阵法防御罩会不会被冰粒子洞穿了。

    秋莹抬头望天,心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霞也无心再说什么了,忧心忡忡的看着岸上,担心殷东真的回来不,船队怎么办?

    有笼罩整个船队的阵法屏障隔绝,雨雪无法落进来,可是气温正在急剧的下降,面包树的枝叶都在冷空气里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秋莹由于功法特殊,对这种寒冷不在意,或者说更喜欢。

    可,姜霞不行,她的牙齿都开始打架了,颤声说:“气温下降得好快啊,秋姐,这天气变得不对劲啊,会不会是又一波新的天灾降临了?”

    秋莹摇了摇头,不知道说什么,气温急剧变化肯定不正常,环境在恶化,至于这算不算新一波的天灾降临,她也说不好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雨幕中,一群七彩毒蟒在丛林中穿梭,在它们身上,是装得满满的蛇皮袋,还有相当悠闲的一人一猴。这支奇怪的队伍穿越丛林,没有什么变异物种敢招惹。

    从繁密枝叶的间隙洒落的雨水,夹杂着的冰粒子,打得枝叶唰唰响。林中的空气也在急剧的降温。

    殷东察觉到不对劲,正在问猴老祖:“这天气突然变了,是大雨季来了吗?之前,我听海蛇王说,这一次的灾难纪元,说不好具体是什么纪元,但肯定不是大雨纪和冰川纪,因为有一股暖风在逼近,宇宙中的气温在升高,不是大风纪,就是大旱纪。可是,现在更像是大雨纪啊!”

    猴老祖摇摇头说:“这一次的灾难纪元,也许是前所未有的,混乱的灾难纪元。不能再套用以前的经验了,反正我感觉,环境没有最坏,只有更坏。”

    噼啪砸落下来的雨滴和冰粒子,打落在殷东摊开的手掌上,冰冷的感觉,从他掌心里蔓延,一直沁入心里,让他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就连从上个灾难纪元活下来的猴老祖,竟然都说出了这种话,殷东心情无与伦比的沉重,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哪怕是护着船队平安抵达了白山基地,可是环境继续恶化,他又要怎么庇护整个基地的人,在这个只会更恶劣的环境中活下去?

    他是真的没有信心啊!

    殷东沉默着,黑眸幽深。

    在殷东的头顶上方,一根横升的枝桠上,突然有一根细丝垂下,细丝上挂着一条毛毛虫,随着细丝垂下,毛毛虫无声无息的接近了殷东。

    就在毛毛虫垂落到殷东身后时,它的身体向前荡去,飞快的接近了殷东,同时,它张开嘴巴咬向殷东的脖子。

    殷东也没回头,只到了微弱的破空声,随意的抬手,一道指风弹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那条毛毛虫被指风击中,直接击毙,掉落在地,被尾随在后的七彩毒蟒张口接住。整个过程都没有弄出什么响声,悄无声息的,有一种诡异的默契。

    到了海边,那一群七彩毒蟒从林子里出来,在殷东叫停时,其余的七彩毒蟒都把驮着的蛇皮袋搁在地上,退进了丛林里。唯有那一条吃过毛毛虫的七彩毒蟒,依旧驮着蛇皮袋,还冲殷东“咝咝”的吐着蛇唁。

    殷东不懂蟒蛇的语言,但不妨碍他猜到这条七彩毒蟒的意思,试探着问:“你是想跟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七彩毒蟒竟然像是听懂了他的语,“咝咝”的吐着蛇唁,还点了点头,蛇眼中闪动着人性化的光彩。

    殷东乐了,留下了这条七彩毒蟒,还打了一团龙元在它头上,顿时让七彩毒蟒兴奋的“咝咝”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雨幕如织,海浪滔天。站在岸上,殷东看不到船队,却能感应到跟湾鳄之间的联系。本来他还打算召来一条湾鳄运蛇皮袋的,现在倒是省事了。

    七彩毒蟒长年生活的陆地上,水性却也不弱,载着殷东和猴老祖,以及那些蛇皮袋,轻松的在海浪中前行,没多久就接近了船队。

    船队原本从入海口驶入大海之后不远,就停泊在海边,后来风浪渐大,把船队推远。秋莹就一直从面包树的空隙里,朝着海岸的方向张望。

    风浪越来越大,气温也更低了,秋莹捧在手里的木杯里的水,都有结冰的迹象,她更担心殷东了。

    “麻麻,进来!”

    小宝趴着木棚屋的门框喊了一嗓子,可是秋莹头也没回,只说:“小宝,自己睡觉,关好门,不要让风吹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秋老爷子走了过来,看着孙女儿,眼神无比复杂。他站了一会儿,可秋莹一直没发现他过来,仍然保持着相同的姿势,一动不动,快成雕像了。

    “莹莹,不要看了。”老爷子沉声说了一句,没见孙女儿有什么反应,他有些恼了,“殷东回不来了,让船队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船队有殷东在,他的孙子就得关在运煤船上,那地方是他孙子能呆的地方吗?

    他巴不得殷东不要回来,就算能回来,船队也不能等。只有船队脱离了殷东的控制,他才能逼这个有外心的孙女,把孙子放出来。

    秋莹心口一痛,愤怒的质问:“爷爷,东子好好的,您干嘛要咒他?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,你胡说什么!殷东是整个船队的英雄,我怎么会咒他?我”

    秋老爷子怒斥,喘了喘气,又道:“碰上毒蛙那种恐怖的水怪,殷东舍己救人,把老朱那些人救回来,己经很不容易了。你不能感情用事,让整个船队停在这里冒险,你这样会让殷东的牺牲没有价值,会让他死不瞑目的!”

    “殷东没有死,船队的人……除了小宝,其他人都死光了,殷东也不会死!”

    秋莹真是气坏了,口不择言的强硬顶撞老爷子,却还不忘把小宝撇开,听得殷东好笑又格外的心疼。

    秋老爷子听到孙女的话,心头狂怒,大声咆哮道:“你这个忤逆不孝的死丫头,你要诅咒我死吗?”

    “您就不要无理取闹了!”

    搁平时,秋莹肯定不会顶撞爷爷,只是情绪极度不稳,或者说本来就极为担心殷东了,老爷子的话,简直就是溅进油锅里的火星子,腾地一下就让她心里的火冲起,烧昏了理智,有些失控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