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四章 受阻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江水奔腾,裹挟着的山体碎石仍在轰然撞击着船队,有阵法防御罩,而且船队呈雁阵排列,最大程度减少了碎石的正面冲击力,倒是没有让船队受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但,老朱那些人脸色却是阴沉无比,比阴霾密布的天空还要阴沉。秋莹亲口承认了,殷东把船队送回白山基地,就会离开了。这让大家都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。

    不管是白山基地,还是现在的船队,一直都是殷东顶着最大的压力,灾难降临时,大家总是习惯性的看向前方那一道挺拨如松的身影。

    船队的谣言,倒是因此而平息了,却又弥漫着一种惶恐不安的气氛,还有人建议要联名请愿,让殷东留下来。

    殷东倒是不清楚船队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,一直在船队前方清障。此时,己经快到入海口了,只不过越是逼近入海口,他能越清晰的感觉到心头浮现的危机感,就好像自己正在快速逼近一个极度危险的存在。

    船队是必须要通过入海口的,可是那个能让他感觉到极度危险的存在,就盘踞在入海口,阻住船队前行之路,还真是麻烦了啊!

    殷东浮出江面,遥望着入海口,只看到奔腾的江水,没发现那个让他感到危险的存在,也不敢再逼近,免得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他悄悄的退了回去,返回了船队,让船队暂停,泊在江岸边。对外的理由是即将入海,需要做好准备,比如,要补充足够的淡水跟兽肉等。

    雨还在下,夹着雪,但不妨碍船上人上岸的兴趣……这可是从省城出来,整个船队唯一的一次下船放风了。

    就连秋老爷子这样的老人,都带着孙子冒雨下了船。杨龙带着儿子跟弟弟凑过来,刻意交结,很快就跟秋天辰热络起来,

    说起来,杨龙跟秋天辰是一类人,天灾以前,都是富二代,吃喝嫖赌样样精通,一样的败家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天灾以后,杨龙过得比较惨,挣扎求生,多了一份历练,变得沉稳而精明了,而秋天辰运气好,靠着一个关系不好的堂姐,一直都没遭过什么罪,他唯一吃了苦头,就是从省城出来,直到上船的这段时间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杨龙跟秋天辰是臭味相投,骨子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杨龙来船队之前,可是藏了不少好东西,比如香烟。

    对秋天辰这样的纨绔而言,在目前这种物资极度匮乏的状态下,一根香烟,就足以让他把自家的底细卖光了。

    打探了一番秋家的情况之后,杨龙又给秋天辰递了一根烟,再扫了一眼前面一株老榕树虬根上坐着的秋老爷子,再给自家儿子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杨锋心领神会,牵着小叔杨虎的手,凑到了秋老爷子跟前,一口一个“秋爷爷”叫得好不亲热,小嘴叭啦叭啦的,把老爷子哄得眉开眼笑,缠得老爷子也没空管孙子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杨龙吐了一口烟圈,半开玩笑的问:“天辰,怎么就是你一个陪着老爷子下船来走动,一般来讲,不是做孙女的更耐心么?”

    秋天辰本来就是个没什么心眼儿的,还带点嘚瑟炫耀的心态说:“我姐要开会啊,她现在忙死了,顾不上管老爷子,只有我闲着。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会啊?”杨龙顺口问了一声,又假装失言,说道:“如果是机密,不能说,就当我没问过啊。”

    秋天辰为了显摆,把偷听到的消息说了:“没什么不能说,是我姐夫回来了,好像说是入海口有什么危险的水怪吧。他们要商量,怎么穿过入海口。”

    杨龙一惊,忙问:“你姐夫……是殷东吧?他不是很厉害吗,还有那些湾鳄也很厉害,难道不能直接杀掉水怪吗?”

    看到杨龙吓到了表情,秋天辰很得意,又胡乱吹嘘了一把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反正我姐夫就算不能杀掉水怪,带我们一家返回白山基地肯定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杨龙的眼神暗沉,不由揣测秋天辰这个草包说出这种话,是不是殷东就打算带着亲近的人,从陆地上返回白山基地,而把船队其他人都扔下了?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的。入海口有水怪,船队过不去,以殷东的实力,完全可以带人从陆地上走。到那时候,他能带的人就算不多,可不管丢下谁,也不可能丢下你这个小舅子的。”杨龙笑道,是附和秋天辰的话,却也是一个试探。

    秋天辰以前身边就聚着一群吹牛拍马的小弟,天灾之后,那些人都散了,身边没有了吹捧他的人,还很不习惯,此时看到杨龙一脸羡慕的表情,他心里就跟六月天喝了冰镇酸梅汤一样,别提多爽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爽,嘴上更没把门的了,继续胡吹:“那当然啊!入海口有水怪,我姐夫不想跟水怪搏命,没那个必要嘛!乘风船队是没办法了,可破浪船队的钢制舰板,本来就是拼装的,直接拆了,带上船板从岸上绕过入海口,再把船板拼装起来,带我们这个船队的人走,一点问题都没有嘛!”

    这货也是脑洞大开,还真把杨龙给忽悠瘸了,越想越觉得秋天辰真相了,殷东现在突然让船队靠岸,还让所有人都上岸,表面说是让大家上岸散散心,活动一下,可谁知道殷东不是要把破浪船队的船都拆了,再带着船队的人离开?

    不行,他不能让殷东的阴谋得逞!

    同一时刻。

    在小宝住木棚屋隔壁,那一间临时的会议室里,殷东正在对与会人员们说:“在我没有搞清楚入海口是个什么怪物之前,船队就在这里驻扎,正好可以就在补充物资。”

    黑子倒是提了个建议:“破浪船队的船都是可分拆重装的,我们要不要把船拆了,从岸上绕行?等到了海边,我们再造一些普通的船,就跟运煤船一样,分散在破浪船队中间,也一样有阵法防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一个办法,先等我搞清楚入海口的危险能不能清除吧。”殷东说道。

    笼罩整个船队的大阵己经生出阵灵了,不可拆分,不过,从岸上绕行这个办法也不错,反正人多,大可以修路,再制作一些轮车,把船从岸上运往海边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殷东并没有说出来,如果能不上岸,他当然还是希望不要上岸,太折腾人了,而且一旦到了岸上,大阵没有能量供应,阵法就会停止运转,无法庇护船队的人,对船队的老弱病残们而言,太危险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