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八章 清者自清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天色己黑,今晚的夜晚没有星星,月亮也被阴云笼罩。

    横过木棚屋顶的面包树枝桠,被江风吹得摇晃不定,在棚屋门里透射的火光中,树影摇曳,有如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秋莹正在给小宝喂鱼汤,娘俩儿都没说话,屋里的气氛很压抑,因为她的脸色很不好,小宝又是一个特别聪颖的小孩子,非常敏感,一下子就察觉到她的心情极差,不敢闹腾。就连喝鱼汤的时候,她心不在焉,好几次把鱼汤喂到鼻子下,他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从棚屋这里,能听到风里吹来的吵嚷声,秋天辰跟他妈的嗓门都挺大,秋莹都听到了,气得不行,可是她总不能跑出去跟小婶吵一架吧,更何况,她还未必吵得赢小婶,那女人就是一个泼妇,真不知道小叔以前为什么会娶这女人!

    就在秋莹气得手都发抖的时候,听到了殷东的声音,不由得一怔,殷东怎么掺合秋家的这个破事儿了?

    她可不知道,殷东是发现天辰妈来找茬,辱及秋莹,特意赶来的。

    殷东对秋天辰说完,连眼角余光都没瞟一下天辰妈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渔民还真是拽起来了,秋莹现在还没嫁给他吧?”天辰妈一惊之后,又忍不住挑拨离间,还对老爷子说:“爸,他就这么不把老秋家的人放在眼里了,您也不管管?”

    若说在殷东出面之前,老爷子是有一些维护孙女的心思,现在脑子里就是警铃大作,唯恐孙子被亲妈连累,一旦殷东迁怒,不管秋天辰的死活,他可哭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老秋家的事情,跟你有什么相干?”秋老爷子很干脆的表明态度,把这个小儿媳妇跟老秋家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秋天辰这小子本来就不是个孝顺孩子,也没什么担当,听懂了爷爷的言外之意,马上附和说:“就是啊,你不是跟老秋家断绝关系了,连我这个亲儿子都不认了,还管我们老秋家的事干嘛?还有啊,你要不是老刘家那一窝全都被扔到船下去,就别在这里作妖了。”

    天辰妈悲愤欲绝的吼道:“我是你亲妈啊,我十月怀胎生下你,你就是这么来报答我的?”

    “你生了我,才能在秋家搂钱,去养老刘家那一窝穷鬼,你好意思,要我报答你?”秋天辰嘲弄的笑道,对亲妈没一点好感。

    “你个忤逆不孝的畜牲,你敢这么对待亲妈,是要遭天打雷劈的!”天辰妈真的伤心了,涕泪俱下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越闹越大,引来了不少吃瓜群众,还有维持秩序的巡逻队员也来了,一边疏散围观群众,一边询问详情。

    老爷子直接对巡逻队员们说:“这女人无理取闹,要拿走我们祖孙的棉被。”

    天辰妈也向巡逻队员告状:“我们连棉被都不够,秋莹的爷爷不仅有棉被,还跟小孩子一样,有一套棉衣棉鞋。秋莹以权谋私,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整个船队几乎算是殷东一手打造的,都可以算是他的私人财产了,秋莹就算给她爷爷开个后门,多照应一点,多给一些物资,巡罗队员们都觉得是理所当然,但这个话不能放在明面上来讲。

    被天辰妈这么一闹,巡逻队员们都觉得棘手了,相对苦笑,不知道要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忽然一道光索飞来,在天辰妈猝不及防中,被捆住,直接扔到公共平台下方的一艘运煤船上。那艘船上,还有之前从湾鳄背上转移过来的人,都是违规受罚的,其中就是天辰妈的亲哥亲侄子。

    一头黄毛的刘扬叫道:“姑,你怎么也来了?是你们秋家那个死丫头害你的吧,秋天辰那个死小子不管你死活吗?”

    在他的脸上,满是惊惶,担心秋天辰连亲妈都不管了,对舅舅表哥的死活,就会更加漠不关心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秋天辰还真不打算管他们死活,看到亲妈被光索捆了,转眼就消失在眼前,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一点都没担心,还说:“世界安静了,还是我姐夫厉害!”

    秋老爷子看着孙子这样,也是苦笑不己,这个孙子是个冷血无情的,对他这个爷爷能有几分真心还不好说。不过,老秋家就剩这一根独苗了,他宁可孙子自私些,能在这灾难纪元好好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很不耻秋天辰,当然,也没人为天辰妈打抱不平,都说那女人是自作自受。哪怕有人心里也跟天辰妈一样不满,觉得秋莹不该以权谋私,也不敢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木棚屋里,殷东伸出手来,给秋莹拨开垂落在眼前的头发,轻声问:“要跟大家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秋莹淡淡的说: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别人的看法,我不在乎,我只凭着良心做人,做事,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了,我媳妇儿!”殷东笑着,冲她竖了个大拇指,却被小宝一爪子给拍开。

    “宝宝的麻麻,不是耙耙的!”小宝嚷嚷道,酸气儿十足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坏蛋不要太过分啊,要不然,爸爸就只带妈妈去玩,不带你玩了。”殷东笑骂着,给了儿子一个不算威胁的威胁。

    小宝骨碌碌的转了转眼珠子,权衡了一下之后,很有些情不甘意不愿的说:“麻麻分耙耙一半。”

    秋莹那么郁悒的心情,都让这小子给逗笑了:“妈妈还可以分的啊?”

    小宝还挺委屈的,眨眨眼,睫毛上都挂泪珠子了,一幅“宝宝心里苦,可是宝宝不能说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殷东看着,心里都快有罪恶感了,弹了这小子一栗子,笑道:“行了,别卖萌了,小坏蛋,赶紧的,把棉衣棉裤都穿好了,棉鞋也套上,我们一起到岸上玩去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天空中一串惊雷炸响,一场雨水冲泄而下。

    殷东打算带妻儿上岸的念头,也只得掐灭了。雨不大,可他的眼眸中浮现浓浓的忧色,看着漆黑的天幕,落在阵法防御罩上的,可不仅仅是雨水,雨中夹着雪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里,就有雨夹雪了,凛冽严冬的酷寒还会远么?

    秋莹很不安的问:“这场雨会给我们带来大麻烦吗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