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七章 这不是警告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秋莹拦着,没让堂弟脱棉背心,笑道:“没事儿,还需要呆在棚屋里,小宝的病还需要静养,那边棚屋里生了火,屋里是暖和的,他都不肯穿棉衣。”

    秋老爷子看到姐弟俩相互推让,满脸带笑的说:“那行,要是你们的煤烧完了,就来我们这里拿。”

    秋莹看到爷爷说这话时,堂弟也没有半点不乐意的神情,真心觉得堂弟懂事了,心里暖呼呼的,笑道:“知道了,爷爷,您就别操心了,煤烧完了,我就让东子去想办法,反正他上岸去一趟也不费事儿。”

    秋天辰说:“这倒也是,要不是船队这么多人拖累着,姐夫要照顾我们一家子,是小菜一碟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有点出息,总指望别人照顾,你是缺个胳膊还是少个腿的?”秋莹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几句,拉下脸来走了。

    她刚走,秋天辰的妈就过来了,穿一件单衣,脸都冻得发青了,瑟瑟缩缩的,走过来就喊:“天辰,妈都快冻死了,快给我弄一套棉衣吧!”

    秋天辰被堂姐骂了,心里正不自在,这家伙本来也有些混不吝的,又记恨亲妈之前的无情,以及给他的羞辱,此刻,一转身,看着亲妈那可怜巴巴的样子,就开始冷嘲热讽了。

    “唷!你现在想到我是你儿子了,之前怎么不管我死活?老刘家不管你的死活了,你又跑回来认儿子了?你就没想过,我之前可能死掉了,就算你现在跑来收尸,也晚了?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被亲儿子这样挤兑,天辰妈也是心口堵得慌,再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,只觉得脸皮都被啪啪的打肿了。

    可是形势比人强,天气太冷了,还可能更冷,她可是听说了,秋莹那个克死父母的扫帚星,给老爷子做了一身棉衣,这可是在整个船队,都是蝎子耙耙独一份的。这死丫头能给老爷子弄一套棉衣,就能再弄一套给她,不管怎样,她也是秋天辰的妈,是秋家的大功臣,秋家总不能看着她被冻死。

    被打脸也顾不上了,天辰妈抹着泪,哭诉:“天辰,妈之前不管你,也是怕秋莹那死……你堂姐撂挑子啊,妈跟你舅舅他们都是普通人,在这个船队,秋莹才能找到人救你,妈当时不走,除了被她羞辱,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啊!”

    她这算是倒打一耙了,秋天辰都不知道亲妈有这么无耻的,气笑了:“妈,这么不要脸,我爸知道吗?他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,怎么肯娶你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个孽障!”

    天辰妈气坏了,被亲儿子这么打脸,她还要不要见人了?她气得一跺脚,又朝老爷子嚷道:“爸,您听听,天辰这孩子说得叫什么话?我是他亲妈啊,他这是被谁教唆的,说得这叫人话吗?传出去了,别人还不得说老秋家没家教了!”

    秋老爷子压根就懒得答理这个小儿媳妇,以前他对这个儿媳妇不满,看不惯,总归念在她是天辰的妈,有些事都睁只眼闭只眼的,没跟她计较。

    但,这不代表他会没原则的容忍,纵容。别说他不会为了这个儿媳,去让亲孙女为难。就说这个儿媳之前闹了一通,算是跟老秋家斩断关系了,他现在也绝不会心软,让她像狗皮膏药一样粘上来,通过他们祖孙,谋取好处。

    他也就是自持身份,才没有像孙子那样直白的骂出来。

    没得到他的回应,天辰妈一转头,看到穿着棉衣,身上还搭着棉被的老爷子,眼圈儿都红了……不是生气或者悲伤,纯粹是红眼病犯了。

    这个死老头子还真是穿上了棉衣,还盖着棉被,都不用烤火了,连分发的煤都能省下来了。早知道,她就该早一点过来的。

    看到老爷子充耳不闻,天辰妈又道:“爸,您都有棉衣穿了,把棉被送我吧。您要是冷的话,再让秋莹送一床过来。她现在可厉害了,弄个几床棉被什么的,对她而言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她竟然直接来拉老爷子盖在身上的棉被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!”

    秋天辰喝斥一声,直接动手了。这个混不吝的家伙,才不管这是他亲妈呢,把他妈推得撞在船舷板上,“砰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“混小子,住手!”秋老爷子喝斥一声。

    天辰妈撞得头有些懵,转头看向儿子,还有些不可置信,难以想象儿子竟然这么狠心,直接对她这个亲妈动手,整个人都跟泥雕木塑一样,不会动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秋老爷子的喝斥声传入耳中,才让天辰妈活了过来似的,眼珠子转了转,两包泪水从眼里滚出,哽声说:“爸,您不要骂天辰,他也是对我误会深了些,我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秋天辰翻了几个白眼,都想不通亲妈怎么会这么无耻的?

    秋老爷子没理小儿媳妇,只冲着孙子斥道:“不管是谁来闹事,你都不该动手,直接找巡罗队的人,让他们处理。”

    天辰妈一听,傻眼了,死老头子太恶毒了,竟然不像以前那么好面子,也不说家丑不可外扬了,竟然还让天辰去找巡逻队。

    她冷得不行,心里又慌乱憋屈得不行,叫了起来:“爸,你是想逼死我吗?秋莹那死丫头一直看我们这一房不爽,您不说压着她,还帮着她来坑害我们?仲武跟天辰是您亲儿孙啊,儿子中年丧妻,孙子幼年丧母,是您想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从面包树枝叶的缝隙里吹过来的江风,吹在天辰妈身上,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,接着又是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喷嚏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秋天辰,这是你亲妈?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,让秋天辰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是殷东在讲话,没来由得心里发憷。

    秋天辰能察觉到殷东很生气,带给他一股莫名的压力,有种一旦他说错话,就会倒大霉的感觉。他像离水快死的鱼,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殷东也不看其他人,就盯着秋天辰,淡漠的说:“秋天辰,我不希望你,或者其他任何秋家人,给秋莹带来麻烦,否则,我不介意把所有的麻烦都抹除。这不是警告,是通知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