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五章 血腥的清理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被骂懵了的杨雪娇,怔了片刻,又狰狞嘶喊:“江雪梅,我要杀了你!”说着,她抢过身边人的枪,朝着江雪梅举枪就射。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,子弹击中了江雪梅的眉心,血光迸溅!

    “雪梅!”杨龙嘶吼一声,如同厉鬼般的猩红眼神,怒瞪着亲妹妹,吓得她倒退,躲进了钟涛那些死忠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杀!杀光这些禽兽不如的畜牲!”

    能在天灾之下活下来,杨龙也不是善茬子,有一股狠劲,一看妻子被击杀,就明白三妹跟钟涛的死忠们留着也是祸患,反正有湾鳄这尊大杀器,他不介意直接抹除后患。

    他的一声令下,湾鳄就动了,鳄尾飞来,把杨雪娇这些人全部抽落到江水中。

    这个变故太快,杨雪娇这些人完全没反应过来,就坠入江中,江在水中沉浮,挣扎逃生,惊惶的叫声,哀嚎声,还有枪声……各种声音混响着,乱成一片,又很快消失,全都葬身湾鳄嘴里。

    在湾鳄抽飞杨雪娇这些人时,运煤船的船舷也被波及,全毁,杨龙等人都顾不上管,一个呆若木鸡,眼前的这一幕太血腥,就连下达命令的杨龙,都有些接受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一道稚嫩的哭喊声响起,让杨龙回神,再看儿子杨锋正抱着妻子的尸体在哭,这个魁梧的汉子也不禁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天灾之下,他们一家三口都活了下来,却不料,飞来横祸,他妻子被他亲妹妹枪杀了,这个完美的小家破碎了!

    秋莹带着湾鳄们过来,看到这个乱哄哄的场面,也是惊愕不己。她等了一会儿,才让湾鳄游到那艘船边,对着杨龙说:“我叫秋莹,是殷东让我过来,看看你们这边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杨龙看了一眼她脚下的湾鳄,迅速压下心头的愤怒与悲伤,努力挤出一丝笑意,很是谦恭的说:“秋小姐,你好,以后,就要请你多多关照了。”

    “同舟共济吧,天灾之下,我们这些幸存者,能活着,都不容易了。”秋莹说着,眸子扫过整个船队,意味深长的问:“船上的不安定因素,都清除了吧?”

    这话里不带一丝火气,却有一种看不见的杀伐之气,令杨龙心惊,态度更谦恭了:“钟涛手下的亡命之徒都被清理了,船上的人都很安分,不会闹事,请秋小姐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话说了,运煤船队的其他人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,哪怕还有些人是钟涛那一派的,这时候也都对杨龙感激不己,决定要忠于他了,跟着他,才能避免被清算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不放心的,只不过进了我们的船队,就要接受统一管理,闹事的,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秋莹这一番话是对杨龙说的,也是在警告整个运煤船队的人,都不要存什么坏心眼儿,都要老实做人。

    守着湾鳄们在,运煤船队鸦雀无声,没人敢有异议。连杨锋的哭声,都刻意的压抑了,一直抱着妈妈的尸身,低声呜咽着。

    “先把孩子妈送到岸上安葬了吧,我们的船队也快到了。”秋莹说话间,往来时江面上看去,就看到庞大的船队出现在了视野中。

    杨龙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看到了在江面上铺展开的庞大船队,宛如一只巨大的水怪浮在江上,正在迅速的逼近,那一种震憾,简直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他惊骇太过,说话都结巴了:“那是……那是船……是你们的船队吗?”

    运煤船队其他人的状态,也比杨龙好不了多少,大家都震憾不己,望着那个庞大的船队开过来,一个个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“好了,杨龙,你让运煤船都做好准备,等船队过来,就把运煤船开进去,到时候这些船会分散在大船之间,由湾鳄拉船。”

    秋莹的声音响起,让杨龙回过神来,又震惊的叫了起来:“你们是让湾鳄拉的船?”

    看到秋莹点头,杨龙都想爆个粗口了,太欺负湾鳄了吧?它们都这么厉害了,还要当个拉船的纤夫?

    秋莹看到杨龙跟其他人的表情变化,有些好笑,反问:“我们的船队,有一百条湾鳄,基地里的湾鳄更多,不拉船,白养着它们吗?”

    杨龙说不出话来了,什么叫装逼,这就是啊!船队里有一百条湾鳄,这是个什么概念啊,他脑子都有些晕了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小群湾鳄,直接干掉了钟涛那个大修士,一百条湾鳄,能杀掉钟涛的师父吧?

    杨龙琢磨着,也是心头大定。跟他一样想法的,还有运粮船队的其他人,大家所有的小心思都抛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等到庞大的船到抵达,他们发现船队还笼罩着一个巨大的阵法屏障,就更加震骇到傻了,连开船的人都手忙脚乱的,没法开动运煤船,最后还是让湾鳄们把船拉进去了。

    老朱也见到了那几个跟着杨龙的退伍战士,直接给了他们一个拥抱,因为很巧的时,其中一个退伍战士,恰好是老朱的老班长。

    “老班长,我们到船上看看,来,兄弟们都上来吧。”老朱兴奋的招呼着那几个退伍虞士,其他人就不管了,怎么安置其他人,那是秋莹跟她的管理团队的事。

    秋莹的管理团队成员们,也是兴奋得不行,他们都跟着上岸去转运仓库的物资。

    由于钟涛的死忠们都葬身鳄鱼腹了,殷东刻画了阵法的那艘煤船,就成了关禁闭的牢房了,以前在船上闹事的那些家伙,都从湾鳄背上,转移到这艘船上了。

    杨龙也趁这个时间,带着家人跟儿子,为妻子举行了一个简易的葬礼,把妻子安葬了。然后,他带着一家老小,上了一艘大木船。

    在秋莹的安排下,运煤船队的人都被分散开来,上了不同的船,但基本都是在木船这边,唯有跟着杨龙的几个退伍战士,跟老朱他们去了钢制的船上。

    杨龙的二妹低声抱怨:“哥,他们这么区别对待,太过分了吧?我们来,可是白送了不少物资给船队呢!”

    杨龙脸上戾气涌现,低喝道:“你想死,自己跳江,别拉上我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