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三章 弱肉强食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殷东,我败了,要杀要剐随意,你不要再让这群孽畜羞辱老子了!”钟涛大声吼叫道,表情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“弱肉强食,你败了,就老实点成为湾鳄们的口中之食吧。”

    殷东可没打算放过钟涛,这家伙口蜜腹剑,是个大阴比,一旦放虎归山,绝对是后患无穷。更何况,这家伙可是起了黑心,要打劫船队,就该死,绝不能留!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冷酷,不带一丝火气,唯此,也更让钟涛惊骇,不禁叫道:“殷东,我愿意投降,愿意加入白山基地,饶了我这一次吧,我一定痛改前非!”

    殷东冷笑了一声,冷酷的说:“白山基地不需要你这种居心叵测的家伙,你们修炼界的豺狼都该死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钟涛的一条胳膊也被咬断了,痛得钻心,死亡的恐惧让他顾不上尊严,冲着杨龙哭喊道:“大哥,救救我吧,看在你三妹的份上,看在你没出世的外甥份上,救救我,我死了,他们就成了孤儿寡母了!”

    杨龙看向殷东,在犹豫,不确定要不要为钟涛求情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运煤船上,响起杨龙三妹的哭喊声:“哥,求求你,救救钟涛吧,他是一时糊涂,再给他一个机会吧,我跟孩子都感你的大恩大德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一道响亮的耳光声,打断了杨虎三妹的话头。

    然后,杨龙听到妻子嘶吼:“杨龙,不要听这个贱人的鬼话!她看着她老公对你下死手时,可没有给你这个亲哥求情,你死了,我跟儿子不一样是孤儿寡母!你儿子求她的时候,被这个贱人一脚踢倒了,头撞出血了,现在还昏迷不醒呢!”

    杨龙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求情的话,都咽了回去,眼眸中一片冰冷,冷眼看着湾鳄跃起,从侧方一口咬住钟涛的半载身体。

    “孽畜!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钟涛垂死挣扎之下,狂暴的血气直接炸开,身体崩碎,被湾鳄直接吞吃入腹。一个筑基修士的血肉,对湾鳄也算是大补之物了。那些零散崩飞的血水和骨肉碎屑,也都被其他的湾鳄们抢食,连血染红的江水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堂堂一个筑基修士,就这么死了,死于湾鳄围杀中。

    江面上,除了钟涛妻子的哭喊声,就再没有什么人发出生声了,大家都处在一种震骇的状态之中,久久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就连殷东,在尘埃落定之后,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——修炼界的筑基修士也太水了一点吧?这个钟涛如此,秦威那个筑基修士也是一样,当初他还是淬体期时,近身战中,就能压着秦威打了!

    那时候,他还以为因为功法克制的原因,秦威面对他时,天然被克制,才会打不过他,是他占据在天然优势。

    毕竟,他见到了修炼界雪澜山秦家子弟秦远峰,那感觉就是如渊如海,实力强得让他提不起一丝反抗之意了,是一个强大到让他无法抗衡的竞争者,而对方的追随者中,秦威还不是战力最强的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直以为,不能用秦威的战力,来衡量修炼界筑基修士的水平。

    今天在察觉到钟涛也是筑基修士之后,殷东就准备让湾鳄们先探一探钟涛的实力,再对比一下他跟钟涛之间的差距,然后在湾鳄们消耗了钟涛一些体力之后,他再出手。

    哪知,都用不着他出手,湾鳄们自己就干掉了一个筑基期修士,还吃得连渣也不剩。

    “殷东!东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惶急的惊呼声响起,却是秋莹久久没看到殷东露面,惊急不己,在远处的湾鳄背上大声嘶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到岸上休息一会儿,我马上过来!”还有钟涛的手下没有收拾,殷东为免生意外,没让秋莹过来。

    他让杨龙他们上船,把所有人都集合起来,有不想去白山基地的人,让他们留下,想去白山基地的都带走。

    “我留一条湾鳄给你镇场子,你把这边的事情尽快处理好,我们的船队要来了。”说着,殷东又强调说:“我强调一下,不管是在我们的船队,还是白山基地,都实行军事管制,所以,不想接受统一管理的,就不要去了。”

    杨龙跟那几个退役特种兵都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冲的就是军方去的,天灾之下,只有军方的基地,才靠谱什么修炼界宗派,那不用说,肯定都是把我们当奴隶的。”

    杨龙很直白的说,还怕殷东不信,补充说:“我那个妹夫还没联系上他的师门,就开始反客为主,把我家的储备资源,都占为己有。我这个主人,还要受他的管制,我妻子还要被我那个三妹欺负,当佣人使唤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了:“得,你有这觉悟就很好了。那行,你赶紧处理吧。反正,不想跟我们走的,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不再管杨龙他们怎么处理,直接跃上一条湾鳄背,只留下一条湾鳄,让它听杨龙的指挥,就带着其余的湾鳄,去跟秋莹会合了。

    “下次,不许再这么冲动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见面了,殷东一把搂住了秋莹,没说什么柔情蜜语,反而训斥一声。

    秋莹眼圈红红的,狠狠剜了他一眼,不想讲话。

    殷东并不罢休,坚持说:“答应我,小宝妈,以后做事不许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那一声“小宝妈”,终于让秋莹强忍的泪水,如溃堤的洪水涌出,哭着说:“我急啊!你怎么不想想小宝,那么危险的情况下,还冲上去,去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没冲上去啊,我当时在水里,一点危险都没有。最开始,那些子弹跟炸弹都是冲杨龙那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把当时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,殷东又给秋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他的动手格外轻柔,你是怕力气稍大了,会碰碎了精美的玉器一样。

    秋莹脸上的泪水,越擦,越多,最后,殷东直接将她按在了怀里,疼惜的说:“你做事真的不能冲动了,你现在还管着整个船队,任何时候都要冷静。比如现在,你就不能再哭,得想一想,运煤船队的这些人进了船队,要怎么安置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