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三章 是一个渔夫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秋莹笑得一脸开心,把小宝抱在怀里,却说:“妈妈什么都没做,只是提了个建议。你要说叔叔伯伯们好棒!”

    小宝“叭唧”亲了秋莹一口,语气坚定的说:“麻麻最棒!”

    殷东带着大金跳下来,笑着正要开口夸一下秋莹的,就听儿子又表功了:“耙耙笨,宝宝挂的钩子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不带你这么踩亲爸的吧!”殷东笑着,弹了小宝一栗子,就被秋莹剜了一眼,又讪讪的缩手说:“我没用劲。”

    秋莹不理他,刚才那一声脆响,当她没听到么?

    她一边给小宝揉着额头,一边心疼不己的问:“疼么?”

    小宝皮实,耐摔打,倒是满不在乎的,还咧着小嘴儿乐道:“不疼,宝宝不怕疼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都没用力……”殷东顺口说了一声,又在秋莹的眼刀之下败退,摸了摸鼻子,果断转移话题:“小宝该饿了,我们先出去给他弄点吃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小宝去弄吃的吧,我们还有一些事要讨论。”

    把小宝递给了殷东之后,看到他有些不赞成的表情,秋莹连忙解释:“钢轨不能铺设双轨,但是也不可能只用一辆轮车往返,太耽搁时间,要是铺双轨的话,通道宽度就必须增加,那会得不偿失。所在,这个问题也是迫在眉睫,要马上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殷东对上秋莹那双会说话的眸子,明明不想答应的,觉得再急,也不急这一时,嘴里却不由自主的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秋莹闻声笑了,美眸中波光流转,瞟了瞟四周。洞壁上火把燃烧的光,映得地下通道内影影绰绰,看东西都不是太清楚,附近的人也都在看轮车,没人注意他们。

    她冷不丁的来了个突然袭击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悄声说:“真乖,奖励一下。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中,殷东得了一个香吻,整个人全身的毛孔都通透了,简直是飘飘欲仙。这可是迄今为止,秋莹头一次亲他啊,这滋味,还真是不一样啊!

    小宝不乐意了:“宝宝也要!”

    “要什么要!妈妈有正事要做,咱们不给拖妈妈后腿!”殷东义正词严的斥道,心里却乐开了花,收到了奖励,就更要听媳妇儿的话,才能得到更多的奖励嘛!

    殷东美滋滋的想着,压根不给小宝纠缠秋莹的机会,抱着这小不点儿就往矿洞外走了。

    “耙耙坏,宝宝的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矿洞中,小宝的声音在回荡着,让秋莹想笑,美眸中却又有泪光浮动。但很快,她就转身过身,加入到专家们的讨论圈里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地下通道也在一点点向江边延伸……

    省城内。

    “矿区的阵道宗师,有可能是一个渔夫?”

    由防空洞扩建改造的无极门驻地中,一个装修得古色古香的厅堂中,响起掌门的惊呼声。他的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,双眸如刀一般的逼视着面前的执事。

    那名执事躬身禀报:“沈红雷派他的手下沈丰,杀白山基地来的吴新贵等人灭口,被吴新贵逃脱,弟子等人拿下了沈丰以及吴新贵。综合二人的口供,弟子认为,矿区的阵道宗师,可能就是那个渔夫殷东。”

    掌门捋了捋长须,没说话,静等下文。

    “据吴新贵说,那个叫殷东的渔民,阵道造诣很高,独自布下了覆盖整个白山基地的大阵。沈丰也招供,是秋莹提议去的矿区。而秋莹跟殷东关系密切,在白山基地一直形同夫妻。所以,弟子大胆推测,秋莹一开始就知道殷东在矿区,才直奔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名执事停顿了一下,压低了嗓音说:“沈红雷一开始并没打算去矿区,而是准备带秋莹姐弟去青苇镇看热闹的。他,跟阵道宗师勾结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掌门的眼皮跳了一下,真要是沈红雷是无辜的,所有去矿区的无极门高层的脸都要被打肿了,老祖更是丢脸智能到家了,所以,真相只能是沈红雷包藏祸心,勾结了神秘的阵道宗师,夺走了矿区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森然下令:“沈丰和那个吴新贵直接处死,此事,就此作罢。”

    那名执事躬身道:“弟子明白,弟子保证不会泄露一点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掌门满意的点了点头,挥手让那名执事退下,然后匆匆离开,去了老祖闭关之处。

    省城底下有灵脉,而老祖闭关之所就在灵脉之内,从无极门驻地中,有一条通道可以直达。掌门进入通道之后,没到十分钟,就到了灵脉之内的那座石门之前,并不敢大声喧哗,只是轻叩了两下石门,就束手静立。

    等了大约两分钟,门内才有声音传来:“何事?”

    掌门连门都不能进,却没一点不满,恭敬的把刚得到的消息说了。

    门内传来“砰”的一声响,像是什么重物砸在地上的声响,随后,就是好一阵沉默,久得都让掌门怀疑自家老祖是不是睡着了时,老祖显得低沉了几分的声音传来: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掌门眼里闪过一抹戾气,语气依然恭敬:“孙儿想用裂天灵符,无极门的的声誉不容轻辱,让区区一个卑贱的渔夫,占据我无极门的矿区,简直就是无极门的奇耻大辱!哪怕是要动用裂天灵符这样的宗门底蕴,也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他没说是为了维护老祖的威望,说了,就是打老祖的脸了,老祖在矿区受锉还受了伤的事不能提,要当没有发生过,所以,现在必须维护的是无极门的声誉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,让老祖气顺了不少,石门自内而开,一身青色身影突兀的闪现,像一尊雕塑伫立那里,速度太快,让人看不清他移动的轨迹,连掌门都有一种错觉,好像老祖亘古以来就一直站在那里,从未移动过。

    老祖虽然足够老了,满头银发,外表看着不老,长得粗犷而威严,古铜色的脸上在这么黯淡的光线下,依然泛着极微弱的金属的光泽。

    掌门看到自家老祖,就感觉一阵扑面而来的气势压迫而来,不由自主的躬身,就听到老祖威严的声音传来:“取裂天灵符来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