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一章 血龙变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血龙变!”

    殷东心神恍惚,“看”向天空那一道夭骄腾空的龙影。

    浩渺无垠的星空,没有一丝红光,有的只是璀璨的星河,无边无限的星光笼罩一切,洒遍天地之间,那一道龙影从星光之外的虚无中乍现,仿佛冲破虚空而来,给这一片静寂的星空带来了变化。

    龙影腾飞间,在星空中留下一道道玄奥的光影,变化无穷,相互纠缠,最后都化为螺旋状的流光,呼啸着朝着他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殷东的头顿时一阵剧痛,像有潮水涌入,脑子像要被挤爆一般,痛得生不如死,连昏迷在这一刻都变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他的脑子里被烙印了一篇战技《血龙变》,又是跟血龙爪和龙腾术一样,像下载的软件,点开即可修炼,己经完全理解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不同的是,殷东感觉这一篇战技传承时,似乎还有一道极其微弱的意识涌入到他的脑子里,或者不能说是意识,只是曾经修炼过这篇功法的某人的一点感悟,就是这一点感悟烙印在他的意识中。

    殷东感受到了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情绪波动,似乎释然,又似乎是因为传承不绝而欣喜,而这一股情绪波动对他没有一丝恶意,反而让他对《血龙变》的理解更加深刻,没有任何的生涩或者隔阂。

    那一种情绪波动,也影响了殷东,让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欢喜愉悦,然后,就像是烟消云散,润入他灵魂的那一种情绪波动消失了,仿佛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殷东叹了一口气,猛地睁开眼睛,对上的是小宝的小脸,这小子正凑到他面前,像小狗一样也不知道在嗅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抬头,依然是红光漫天,没有星星,也没有什么龙影,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。再低头,发现小宝还在嗅着,不由问道:“小宝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耙耙好……好……”小宝不知道怎么形容,小爪子使劲的抓着头发,想了一下又说:“跟松爷爷一样……宝宝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最终小宝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只能遗憾的给了一个“不知道”的结论。

    殷东若有所悟,难道说刚才他得到《血龙变》的战技传承时,也产生了类似于生命气息,或者天道法则之类的,让小宝这个天生道体感知到了?

    不过,很快殷东就顾不上管了,因为他饿了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饥火,就像是星火燎原,一下子就把他整个人都点燃了,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好像被烤干的田地,急需甘霖的滋养。他需要大量的血肉精华,来滋养全身,不然,他就会被这一种恐怖的饥饿感击溃。

    “小宝,快,给爸爸拿罐头来。大金,去抓鱼,要快!”殷东快速的说完,身体肌肉就因为极度的饥饿,开始痉挛,根本没法自己去海里捕食,手脚发软,呼吸也有些困难,整个人一下子虚弱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小宝有点慌,但他动作还是挺麻利的,很快去把罐头拿过来,打罐头盖子,直接用小手把里面的豆鼓鱼抓出来,塞进殷东嘴里。

    “哗!”的一声水响,大金也跳进水里。在小宝又给殷东喂了两个肉罐头三个蔬菜罐头之后,它也拖着一条小黄鱼上来了。

    大金还挺聪明的,直接在海里就开膛破肚,洗干净了才拿上来。而且它看到小宝给殷东喂食,它也用爪子把鱼肉撕下来,直接给殷东喂到嘴里。

    在这一孩一狗的帮助下,总算是让殷东体内那一股突如其来的饥火压下去了,他又把之前给小宝吃剩的那条烤熟的小黄鱼也吃了,才舒了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耙耙,病了?”小宝忽然问道,稚嫩的嗓音里都带着哭腔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爸爸很好。”殷东说着,低头看了一下,也愣住了。他发现自己的手臂得直就是皮毛骨头,手臂上的血管都像蚯蚓一样浮凸出来。

    全身的血气损失有些严重啊,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殷东愣了一下,又对大金说:“再去抓鱼,越多越好!”

    小宝一听,麻溜儿去拿罐头,但殷东没要,去江南省还有不少的路程,罐头都要留给小宝吃,小孩子必须营养均衡,他只是血气亏损过大,多吃一些血肉精华就能补充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要吃鱼,多吃鱼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对小宝解释了一下,又问神秘贝壳:“贝壳你大爷的,这个血龙变是什么情况,你好歹给个介绍啊,你忒么总是搞些三无产品丢过来,什么都不说!”

    神秘贝壳传来一道意念波动——你自己说在线等,急,大爷我火急火燎的给你传过去了,你还有意见?还有,什么叫三无产品?血龙变,顾名思义,肯定是要消耗大量的血气的,你多补充一些血肉精华不就行了?

    听了这一番话,殷东差点没背过气去,真忒么的好有道理啊,他完全无言以对了!

    殷东淬了口唾沫,没再跟这家伙较劲,换了个话题:“那一道残余意识是什么东西?对我会不会有什么影响?有没有夺舍的隐患?”

    神秘贝壳不答反问——咦?你竟然发现了那是一道残余意识?

    殷东一头黑线,让他更气的是,神秘贝壳问完之后,就沉寂了,没下文。

    “贝壳你大爷!”殷东气得直接骂出声来,吓得小宝打了一个哆嗦,他赶紧安抚说:“小宝不怕,爸爸没骂你。”

    小宝眨了眨眼,伸出小手说:“贝壳大爷,宝宝要。”

    殷东的嘴角抽了两下,糊弄说:“贝壳大爷不是好东西,到了江南省,让妈妈再给小宝买个新的小熊背包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把话题转到妈妈身上,果然把小宝的注意力移开,小家伙咧开嘴欢天喜地的说:“好,妈妈买,小熊背包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笑,故意说:“哎呀,爸爸忘了给妈妈带礼物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宝头一仰,很得意的说:“宝宝带了!”

    本来,殷东就是随口那么一说,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知道带礼物,不由好奇:“你带什么礼物了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