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六章 我奶想要什么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老太太不讲道理的话,让殷东气笑了。

    殷东走上前,弯腰抱起儿子,能听到小家伙呼哧呼哧真喘气,明显是气坏了。他对奶奶的怨恨一下子压不住了,语气更冷淡了。

    “堂哥而己,就算是亲哥,也没有管弟弟结婚的,奶奶,你们老王家有这个规矩吗?有哪一家是哥哥负担弟弟结婚费用的?”

    他说完,还朝围观的村里人扫眼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现在村里人哪会愿意得罪殷东,纷纷表示不可能,都说老王家没这种规矩,并且还有人翻老账,指责老太太不该帮着小儿子一家侵吞殷东父母的死亡赔偿金。

    一时间,老太太成了千夫所指,整张老脸都气得泛紫了。

    殷东也怕老太太气坏了,对殷明说:“明子,你先把奶奶送回家去,再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殷明一口答应了,叫了两个小伙伴一起,死拉活拽的把奶奶弄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把儿子抱进屋去之后,殷东拿脸蹭了蹭小家伙的脑袋,轻声说:“小宝还在生太奶奶的气吗?算了,她是老人,人老了,脑子就会糊涂的,我们要大度一点,原谅她。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小宝很干脆的吐了两个字,还不要殷东抱了,跑过去搂着虎宝宝和豹宝宝,愤愤然说:“就不原谅!宝宝的家,虎宝宝和豹宝宝,都是宝宝的,就不给!”

    殷东挑了挑眉,转头看向跟进来的王海生,问道:“我奶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王海生一摊手说:“你听到的啊,老太太想让你把房子让出来,说要让明子在老宅里结婚,还要把小宝的虎宝宝和豹宝宝,送给明子相亲对象的弟弟,听说是那边提的附加要求,不算在彩礼清单之内的。彩礼清单听说都有好几页呢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殷东一头黑线,他那个堂弟是找了个什么样的对象啊,感觉是一窝子吸血虫的感觉?

    才哥也跟了进来,说道:“我打听过,殷明的对象是东海市的人,叫严玲,是个名校大学生,比他大三岁,你奶奶说,女大三,抱金砖,对方才貌双全,又是大城市来的城里妹子,彩礼要多一点,也是在情在理的。好货不便宜,便宜没好货。所以,你奶奶是千肯万肯的,不嫌人家要的彩礼多。”

    “嗤”的一声笑了,王海生嘲弄道:“老太太那是打着让东子出彩礼的主意,才会不嫌人家要得多,要是都让殷明自己筹备,你看她嫌不嫌多,早把人家祖宗都骂遍了。”

    才哥知道他说的是实情,却斥道:“海生,不要瞎说!”

    王海生不服气的说:“我瞎说什么了?我说的都是实话,明子找的那个对象,就是个扶弟魔,她妈公开对外面讲,就是要拿这个女儿给儿子换一笔丰厚的彩礼,以后这女儿还得照管这儿子。”

    才哥没有驳斥,因为他也听说过,还知道天灾降临以前,那个叫严玲的妹子也定过亲,彩礼一到手就给她弟买了房,未婚夫不干,要悔婚,要求他们家退彩礼,闹腾得很凶,可是这家人耍无赖,宁可让女儿吃官司,也不肯退钱。

    天灾降临之后,未婚夫一家死得只剩一个瘸腿妹妹了,严玲一家子倒是平安无事,她妈还对外说她未婚夫一家黑了良心,遭天谴,所以一家死得就剩一个瘸子了。

    按才哥的想法,殷明娶了严玲,就是招了一堆麻烦进门,以后肯定要拖累殷东父子的。所以,他也觉得这门亲事不妥,只是宁破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,他这个外人也没立场说什么,就只能把实际情况都跟殷东说一下,让殷东心里有个数。

    殷东听了,倒是不太在意:“这是明子自己的事,婚是他自己结,日子是他自己过。我帮不了他,也管不了他的事。随他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殷东就看到出现在院门口的殷明,兄弟俩对视一眼,殷东招呼了一声:“明子,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小宝嚷道:“他是坏人,不要他进来!”

    殷明的尴尬癌都要犯了。

    殷东蹲在活像一只斗鸡的小宝面前,笑着说:“小宝,要讲道理,是太奶奶要抢咱们家的房子,二叔没抢吧?”

    小宝歪着小脑瓜子想了一下,勉强承认了这个说法:“二叔没抢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殷明心里一暖,还好大哥心里亮堂,知道他并没有想谋夺大哥家产的意思。进来之后,他也就不拐弯抹角了,开门见山的说:“哥,我不想娶那个严玲,我想娶我同钟楚红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殷东也记起来了:“对了,我记得你之前就是说想娶钟楚红的,奶奶当时也默认了,怎么后来又变卦了?”

    “严玲她妈是钟楚红的姨妈,听说我们家去钟家提亲之后,她妈找了奶奶,把严玲推销给奶奶。本来奶奶就不满意钟楚红,那个严玲嘴巴又甜会哄人,个人条件也让奶奶满意得不行,所以,奶奶就改主意了,死活非逼我娶严玲。”

    殷明一肚子怨气,眼圈儿都红了:“我根本不是严玲那种心机婊的对手,跟她结婚,我就得给他们家做牛做马一辈子。最重要的是,我喜欢钟楚红,我欠她的,这一次因为定亲的事情,我又狠狠的伤了她一次,她都被家里人赶出来了,嫌她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是个直肠子,立马打抱不平:“这事儿也怨不着她,是她姨妈跟她表姐太缺德了,她家里人就算是有怨气,也是冲她姨妈娘俩去发吧?”

    殷明说:“她姨父是东海基地城的一个领导,分管食物发放,她家里人还想跟着沾点便宜,哪敢得罪她姨妈一家子啊!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她姨父己经通过职务之便,给了封口费,让钟家人倒戈了。”殷东冷哼道,心里对钟家人跟严家人都厌恶不己。

    不过,殷东不打算给殷明出什么主意,还是那句话,这是明子自己的事,婚是他自己结,日子是他自己过。所以,他只是看着殷明说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