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八章 这是什么悟性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其实,殷东也没抱什么希望,不妨神秘贝壳竟然回应了,跟最初在灰岛上虚空刻阵时一样,直接控制他的身体开始刻画阵纹。

    殷东的黑眸子里寒芒微闪,随即又平静下来,心神也陷入一种玄奥的状态,仿佛意识被抽离,又直接融入了一种清凉气流,让他脑子里直接烙印了天罡归元阵图。

    当初在灰岛时,神秘贝壳需要汲收大量灵石精华,转化为能量刻阵,现在连吸收灵石精华的步骤都省了。

    在他脑子里出现天罡归元阵图时,他的身体动了……是被来自神秘贝壳的一股无形力量操纵,身形快速晃动,双手以一种逆天的速度翻飞,一道道如蝴蝶穿花绕树般的掌影,凭空凝聚成无数龙元形成的符文线条。

    那些符文线条闪现的频率非常快,如有刹那间,千树万树梨花开,还透着一种玄奥无比的意韵,连殷东自己都看得失神,沉浸在其中,无法自拨。

    时间,过了有多久,殷东一点儿也不清楚,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一个符纹线条组成的世界当中,有很多感悟,又像是什么也没有悟出。

    此刻,在他的身周形成了一些玄奥无比的波动,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,仿佛他的身体己经脱离了现实的世界,融入到这一方天地之间,触碰到了很多大能穷其一生也难以感悟到的意韵。

    神秘贝壳都不淡定了,传出一道不稳定的意念波动——这是什么悟性?竟然触碰到了一丝天道法则的意韵!

    殷东的心神沉浸在那一种玄奥的状态中,并没有感知到神秘贝壳的惊讶,就算听到了,他也不懂天道法则的意韵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等到他终于从那种状态中退出来时,赫然发现三十六艘木船上的阵纹都刻画完毕,天罡归元阵也开始正常运转了!

    “卧槽!贝壳大神,你这效率逆天了啊!”

    殷东不禁惊叹出声,弄得周围造船厂的人都一头雾水,贝壳大神是谁?

    很快,殷东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,却也没有解释的意思,直接联系了凌凡,说道:“我这边万事俱备了,你把人调过来吧,我明早就走。”

    凌凡明显在那边喝茶,被茶水呛了,剧烈的咳嗽一番之后,咋咋呼呼的叫道:“东子啊,你个牲口没开玩笑吧?三十六艘船上的阵纹,你这么快就搞完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殷东很简洁的吐了两个字,没多说,有些事情不能说,但他也不想用谎话欺瞒凌凡,就结束了通话,然后进了村,打算趁着还有半天时间,好好陪一陪儿子。

    白沙村里,曾经辗得十分平整的晒谷场,都被挖成了一个个的大坑,全都变成了生产木胶的池子,只留了一条横贯村子东西的石板路,宽度仅供两辆手推车并行。

    殷东在村子西头的一户人家,找到了正在农家小院里粉碎树枝的小宝。

    粉碎树枝的工具,是一种很老式的铡刀,以前是用来铡草的,现在用来切一些藤条和细枝。小宝很娴熟的使用铡刀切着树枝,动作很快,就看到铡刀一上一下,树枝就变成了碎末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这家的主人是一位年迈的老奶奶,姓王,带着两个加起来不到十岁的孙子,他们也都没闲着,也在旁边拿刀切藤条,拿斧头剁着木头。靠墙的地方,摆放着一筐筐的油桐果,蠢猿正在把刚背回来的一筐油桐果,往院墙边摆放。

    殷东走进来的时候,小宝欢喜的喊了一声:“耙耙!宝宝干活!”

    看到满头大汗的儿子一幅“快夸夸我吧”的表情,殷东不由呵呵轻笑着,竖了个大拇指,赞道:“小宝真能干!”

    蠢猿也“嗷呜”的叫了几声,人性化的眼睛里也有着求夸奖的神情。殷东也不吝夸奖,冲它也竖了个大拇指,夸道:“蠢猿也很棒!”

    这一孩一猿都快活的笑起来,有些呆萌。

    王奶奶也是大湾村的出嫁女,跟殷东的奶奶是堂姐妹,小时候殷东还跟奶奶一起走过亲戚,眼神儿还挺利索,看到殷东就认出来了,皱成核桃的老脸笑开了花:“东子,你来了啊,快坐,小松,快给你表叔倒茶。”

    “姨婆,您老别客气了。”殷东说话时,那个六岁多点的小男孩跑进屋去,倒了一杯茶出来递过来,他接过茶,摸摸小家伙的脑袋,笑道:“小松真乖,都能帮奶奶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小松摸着脑袋,憨厚的笑道:“叔,我没有小宝弟弟乖,他帮我们村做了好多好多事。还有蠢猿,我们村的油桐果现在都是它从树上摘了,再运回村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松给自己表功,小宝和蠢猿都挺了挺胸脯,带点小骄傲的神情,这一孩一猿的动作表情都如出一辙,格外的搞笑。

    殷东轻笑着,把几个孩子一只巨猿再夸了一番,又看向姨婆说:“您老身子骨比以前好多了啊!”

    小松奶奶笑道:“是啊,现在我们这些黄土埋脖子的老家伙,都越活越年轻了。这个天灾啊,对死了的人说,是灾难。对我们这些活下来的老家伙,算是福缘了。可惜,小松他爷爷没这个福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老太太抹了一下眼泪,絮叨了几句,又问起殷东奶奶的情况。

    殷东略有些尴尬,讪讪的说:“这阵子忙,我有些日子没见奶奶了,她应该还好。要是有事,殷明会跟我讲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知道殷东祖孙俩之间的矛盾,老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,委婉的劝道:“你奶奶啊,打小儿就是个牛心古怪的性子,爱钻牛角尖,你做小辈的,就不要跟她计较了。有空没空,都要经常抽一点时间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平时,殷东或许不会跟旁人抱怨,此刻却忍不住说:“我奶奶看到我就来火,她只想看我二叔父子俩,看我跟仇人似的,有殷明陪着她就够了,不见我,还省得她心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被你奶奶伤透了心吧?”老太太没有责备殷东的意思,语气平和,很了然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殷东目光闪躲着,没承认,也没否认。这一刻他不再是基地的最强者,只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,鼻子都有些酸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