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六章 这就是报应啊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反应很快了,但是他离得稍远,而萧湄儿跟她六叔近在咫尺,触手可及,所以,他的攻击虽快,却还是迟了,被萧六叔先一步扣住了萧媚儿的肩膀。

    看着迅速放大的一掌,在鼻尖前停下,萧六叔惊了一身冷汗之后,又得意的笑了,从从退开半步,嘴角兀自浮现出一丝笑意,只不过笑容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们现在可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的。不然,我不保证手中劲力一吐,不会直接震爆这死丫头的半截身体。”

    萧六叔有恃无恐的说,心中仍是余悸犹存,这个世俗界的穷乡僻壤,怎么会有这样的高手,连他这个筑基修士都躲不开对方一击?

    难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渔民,也是筑基修士,甚至是更强大的大能不成?

    所幸,他及时把萧湄儿抓为人质,而对方似乎很看重这个小贱人,要不然今天他们这些人恐怕很难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有人质在手,你就有谈判的资本了?天真!”

    说话的,是萧湄儿。这妹子看着娇美如花,也是一个狠人,对自己狠。

    在她开口说话之时,猛地一拧腰肢,脚步斜跨,肩膀随之一扭,“咔嚓”一声,肩骨被硬生生的扭断,再迅速下沉,从六叔的手下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中,萧六叔反应慢了半拍,被萧湄儿挣脱了,要再抓她时,殷东再次出手,一记血龙爪暴击而出。

    血色龙影暴闪,劲风呼啸,带起尖锐的破空声,裹挟着一股沛然大力,迅猛无匹的撞向了一脸惊骇的萧六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萧六叔被血色龙影撞在胸口上,一声爆响之后,整个人像陀螺似的滴溜溜打转,不过他的身体并没有受伤出血,而是“咔咔”的一阵碎响。

    “混帐玩意儿,你竟然打碎了我的护甲!这是无极门老祖赐下的宝物!你这是对我无极门的老祖不敬!你,还有你们整个基地都准备承受老祖的怒火吧!”

    连护甲都被这个渔民打碎了,萧六叔惶急无措,昏头了,暴退闪避之际,竟然还拿无极门老祖恐吓殷东,希望可以震慑殷东,让他不敢下杀手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威胁,殷东面上杀机更甚,身影一纵,再度扑杀上前。

    一招鲜,吃遍天。殷东再度施展血龙爪……呃,其实是他一直没空修炼别的战技,反正血龙爪也很好用,他就一直用这招了,娴熟度达到百分百,己经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看似清秀斯文的殷东,动起手来,更显凶悍剽勇,散发出一种极其可怕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凌空虚拍,爪影霍霍,宛如一条条凝实的血玉小龙腾跃扑击,灵动矫捷,忽闪而至,直接覆盖了萧六叔所在的十米方圆,直接封锁了他所有的退路。

    萧六叔避无可避,被迫硬抗,就听一阵轰然爆响,瞬息之间,他身上就像有无数的炮仗炸开,空气中发出沉闷的爆音,整个人都包裹在爆开的血光中,被爆炸波狠狠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倒飞的萧六叔吐出一口血箭,刺耳的惨叫声骤然响起。叫声未己,他的身体像死狗一样砸倒在地上,感觉全身的骨头架子都断掉了,剧痛钻心,

    但是,更痛的是他的自信心,仿佛受到十万次的雷击,几乎被摧毁殆尽。

    他一个宗门弟子,堂堂筑基期修士,竟然被一个跟他儿子一样年轻的渔民完全压制,尤其这个渔民还是世俗界的土著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这个渔民的战斗力怎会如此的强悍?

    萧六叔的心头无比骇然,原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的任务,谁曾想,却是一头撞进了狼窝,这个世俗界土著根本就是一头恐怖的妖狼,而他们这些人在他面前,不过是一群小羊。

    这一次真的要凶多吉少了,不行,必须要逃!

    生死危机之下,萧六叔迅速做出决断,连亲儿子也不管了,全身骨头在痛的伤势也不管,猛地一个鱼跃而起,倏忽间,朝地下通道入口冲去。几个呼吸间,他的身形就己经冲到了地下通道入口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

    殷东冷笑一声,并没有追赶,不是想要放过萧六叔,而是海蛇王己经先一步扬起尾巴抽向了地下通道入口。

    守护地下通道,是小军跟它的职责,现在海蛇王都担心会被殷东追责,因为萧家这些人来的时候,打伤了守护地下通道的几名战士。

    海蛇王肯定不能让萧六叔这个罪魁祸首,再从地下通道逃走,所以在他跃起要逃时,它的蛇尾巴就飞向了地下通道入口,等他扑过来时,简直就像是一头撞上蛇尾巴,被抽得一张脸都崩碎,鲜血迸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!”

    倒霉催的萧六叔,被倒抽回来,砸倒在萧家人中间,正好撞在他儿子萧贵身上。由于海蛇王全力一击的余力仍在,他的身体带着那一股狂暴刚猛的劲力撞来,他儿子只觉得有如千钧巨石砸下,下意识的横肘一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可怜的萧六叔的脑袋,恰好在那一肘横击之处。他又没练过铁头功,那一击超过了他头骨承受力极限,连临终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,头骨被撞断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瞬间,火爆的场面平静了,所有人都看向死不瞑目的萧六叔。

    萧贵是个娇宠长大的孩子,虽然比萧湄儿大,心理承受能力却极差,精神快要崩溃的叫道:“我……杀了我爸爸?”

    萧湄儿都顾不上肩头的伤,慨然长叹:“人在做,天在看,做了亏心事,总归有一日会遭报应的。六叔数典忘祖,背叛家族,终于还是死在了亲儿子手里,这就是报应啊!”

    她的话,不仅让其他的萧家人也惊惶不己,萧贵更加惊恐,倒退几步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找我!是我爸找王家人合作的!”

    萧贵脸色煞白无比,看着他爸,跟鬼附身似的尖叫:“我爸说,萧家嫡支男丁不死绝,就没有我的出头之日,我们这一支也不可能掌控萧家。宁为鸡首,不为牛后,无极门的大阵必须萧家血脉才能掌控,王家就算夺取无极门主之位,也一样离不开萧家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