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八章 一见钟情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其余的圣门弟子也没有顽抗之意,顽抗的都被杀掉了,余下全都束手就擒,一个个都被殷东打上了灵魂禁制,再被驭蛇战士们用驱赶到一处,等待处理。

    凌凡那个不靠谱的家伙,这时候也不管战况如何,反正有东子盯着,出不了岔子,他就跟着看个热闹。咳,也不是看热闹,他想瞅个机会也练练手。

    有变异海葵的协助,凌凡觉得,他收拾一两只圣门的小鱼小虾,应该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对于文子当女儿养的这株海葵,凌凡也是很照顾的,经常抽空去跟它联络感情,带些岸上才有的变异兽过去喂它,就连这次灭狼大战中,他也送了一头妖狼尸体过来。

    海葵的灵智渐长,对凌凡也是很亲近的,看他过来,立马就有两条长长的触手伸过来,缠绕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凌凡听到楼船内有轰隆隆的撞击声,明显是顾文跟圣门弟子在激战,想进去看看,不过他刚走了两步,就被海葵触手给拽了回来,不让他进去,却是因为刚才顾文交待过,让海葵守好门,别让逃出来,也不要让凌凡进去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要不要那么听文子的话啊,他出去那么久,也没管过你,都是我给你送好吃的!”凌凡抱怨着,又不禁笑了,因为海葵触手缠在他的腰上,还挠他痒痒。

    顾文在里面听到了,笑骂道:“凌哥,你不要抄拨我们父女关系啊!什么叫我没管过?我那不是不是被你抓差,出了一趟远……啊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顾文惨叫一声,却是因为刚才走神,被围攻他的圣门弟子逮到机会,一刀砍在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无数触手暴闪而来,直接扎进了圣门弟子们的身体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汲取血肉精华,痛得他们凄厉惨叫。

    刚才顾文也就是想要练手,所以只让海葵看场子,并没有插手他的战斗,此际,看到他受伤,顿时让海葵暴怒,暴起噬人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暴脾气的闺女啊!”顾文愕然,又抹了一把汗,小海葵的实力暴增,比他都要强悍了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饶命!我们投降,不要杀我们!”

    角落中还在负隅顽抗的一帮圣门弟子中,有人惊惶的嚎叫起来,更多的人则是吓得呆若木鸡,或者是精神崩溃的哭号起来。

    这株妖植太可怕了,被它吞噬,远远比被一刀砍死来得更可怕!

    刚才顾文杀进来时,他们还有斗志,还敢提起刀剑跟他战斗,可是这株妖植一展凶威,顿时让他们本来所剩不多的斗志,都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怂包的样子,顾文也没有再战的兴趣了。更何况,小海葵看到他受伤己*,估计他再打下去,小海葵能把这些人全部吞噬。

    顾文带着这些俘虏走了出去,小海葵的触手一直在俘虏们身周晃悠,吓得他们一个个战战惊惊的,到了甲板上,好几个人直接腿发软,跌坐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“文子,你受伤了?”凌凡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伤,不碍事。”顾文满不在乎的说着,又问:“凌哥,这些俘虏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看下东子能不能给他们打下灵魂禁制吧。”

    凌凡说着,皱了一下眉头,又道:“要是不行,或者说,打灵魂禁制,对东子有损耗,那就废掉他们的丹田,让他们到海底工厂去干活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对俘虏们而言,其实是很残酷的,可是在恐怖的海葵威胁之下,他们竟然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,还好,不用喂海葵,不会被吸成干尸了!

    顾文也没异议,审问过俘虏之后,确定楼船中的强者都在围杀殷东时,全被殷东反杀,还有一部分人跑到海岛上,楼船中除了死掉的,就只剩甲板上这些人了。他还是进楼船搜索了一遍,又发现了一个秘密舱室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并不是顾文发现的,而是海葵触手戮破了舱壁,让他听到了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间秘密舱室里,有一个双马尾少女,还有一些孩子。

    顾文破壁而入时,对上双马尾少女的眼睛,顿时一呆。

    那一双眼睛,如同雪山冰湖一般,清澈纯净,不含一丝杂质。顾文的心瞬间沦陷了。书上说,有一种感情,叫一见钟情。他觉得,现在自己的状况,就是了!

    这货也是情商极度缺乏,目光一扫,看清舱室中的情况,没有任何过渡,跟土匪抢媳妇的一样:“做我的女人,你可以养他们。”

    双马尾少女,也就是阵法师小九,在看到殷东追来之后,感应到巨大的危机,就冲回楼船,开启了秘密舱室的阵法,带着几个孩子躲进来,没想到这样都会被顾文找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顾文进来,小九是很崩溃的,不过他一开口说话,她迅速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要保住孩子们,尤其中其中一个小孩杨阳,是收养她的恩人阵堂堂主的孙子,她豁出命也要保小阳阳的命。所以,她没有一丝犹豫的点头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文反倒纠结了:“你就不反抗一下?”

    小九有些懵逼,反问:“我打不过你,反抗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意义。”顾文说着,很没有绅士风度的转走走了,只丢下一句:“跟我上来。”

    双马尾少女小九似乎很习惯被命令,立马应了一声“好”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男人刚说了要她做自己的女人,却连搭把手帮个忙的意思都没有,小九也不觉得有什么委屈,甩着双马尾,把最小的孩子抱上,又让大一点的孩子牵着小些的孩子,排队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外面一片狼藉,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,就算孩子们还小,也知道出大事了,一个个像受惊的鹌鹑似的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小九姐,我们要去哪里?”有懂了事的大孩子惊惶的问,稚嫩的嗓音里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前想抢别人的地盘,没有抢到,被打败了,逃到这里,又被人家追了上来,现在我们成了俘虏,所以,你们都要乖一点,不要闹,才能活下去,懂吗?”

    小九用很平实的话语,给这些懵懂不知世事的孩子讲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,有的孩子懂了,有的没懂,但不管懂没懂,孩子们都懂了一个道理,就是他们得乖一点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