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四章 奶奶的猜测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忽然,小宝稚嫩的嗓音响起:“麻麻走,下去玩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小家伙一脸兴奋的样子,秋莹不忍扫他的兴致,哪怕心里发毛,腿肚子都要抽筋了,仍然一咬牙,抱着小宝朝湾鳄群走去。

    殷东看着秋莹一幅誓死如归的样子,觉得好笑,但心里同时又泛起一股酸涩之意,眼眶也有一些湿润了。

    小宝能感应到秋莹害怕,安慰说:“麻麻不怕,蠢鳄不听话,宝宝打死!”

    说着,这小不点儿还举起小拳头,炫耀了一下武力。

    殷东哑然失笑,真是知子莫如父,他就知道这小子会把湾鳄喊“蠢鳄”的,所以,他给契约兽起名,都是蠢系列的,还真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蠢猿和湾鳄们其实都接到了殷东的命令,不准伤害人类,并且灵智最高的蠢猿和蠢鳄,都知道小宝是小主人,而秋莹是女主人,母子俩的命令,就跟殷东的命令一样,它们都需要完全服从。

    小宝是天生道体,能感应到蠢猿和湾鳄们都对他释放着善意,一点也不怕。看到秋莹在礁石间走动,有些走不稳的样子,他还朝着蠢猿勾了一下手指头,喊道:“蠢猿,来!”

    按殷东的指令,老实呆在湾鳄背上的蠢猿,兴奋的仰天嚎了一嗓子,双手捶打了胸口两下,身体就朝前猛的一蹿,几个纵跃间,就冲到秋莹母子身侧。

    围在岸上观看的人群中,爆发出一阵惊呼,好些人都下意识的后退。

    秋莹也吓得不轻,腿一软,差点跌倒了,却被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扶住,然后,她就看那个长相狰狞可怕的猿猴咧嘴一笑,竟然有几分憨厚的意味,令她不由得一怔。

    小宝能感应到蠢猿的善意,淘气的扯着它的长毛,就往它身上爬。而它也很高兴,用蒲扇和的大手,把小宝捧起来,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己头顶上,可把小宝乐坏了。

    “蠢猿,跑,后山!”

    随着小宝一声令下,蠢猿几个纵跃,就带着他冲进了后山,一阵风似的消失在密林中,原处仍有他稚嫩的嗓音在回荡。

    秋莹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又惊急冲着殷东叫道:“你快追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,蠢猿通人性,不会伤害小宝的。”殷东说着,朝蠢鳄一指,说道:“你去跟蠢鳄熟悉一下吧,它的灵智也很高,能听懂你的简单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?”秋莹有点懵,不过看殷东不像是开玩笑,她犹豫了一下,鼓起勇气朝体型最庞大的蠢鳄走去。

    蠢鳄很温驯的趴在那里,一动不动,生怕惊扰了秋莹。等到她战战惊惊走过来,它用一双没什么表情的眼睛看着她,就连一只飞到嘴边的小雀儿落下,也没让它动一下,以免吓坏了秋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秋莹终于确定蠢鳄不会攻击自己,就指向旁边的礁石,试探着下了一道命令:“到那边礁石上去!”

    蠢鳄不懂礁石是什么,不过,它懂得看手势,顺着秋莹手指的方向,缓缓的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秋莹喜坏了:“哎呀!蠢鳄是真懂我的意思耶!”

    她高兴之下,一发不可收拾,让蠢鳄一会爬到东,一会儿爬到西,差点把蠢鳄玩坏了。所幸蠢鳄没脾气,由着她折腾。

    从远海掠来的徐徐海风,撩起了秋莹的长发,将白皙的瓜子脸半遮半掩,大大的杏眼里流光溢彩,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此刻,漫天的红光,都成了她的背景板,也给她笼上一层神秘的气质。她站在巨大湾鳄背上的这一幕,就仿佛一幅旷世名画,在殷东眼里定格,却也让他心头莫名的害怕……

    他以为这个害怕的感觉,是缘于秋莹即将冒险回江南省,很快不再深想了,因为怕自己再多想一些,就会控制不住的后悔,强行留下秋莹。

    然后,在以后的某一天,秋莹得到她爷爷的死讯,会怨恨他今天的阻拦。

    殷东用力攥了攥双拳,压下心头的杂念,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而……冷酷!

    他还没有资格阻拦,在这个操淡的天灾纪元,秋莹必须要有自保的能力,而他,还属于师门的养蛊计划中的一只最弱小的蛊虫,随时可能有遭到强大竞争者的击杀,或者是被抓去当猪仔。

    比如修炼界雪澜山秦家子弟秦远峰,就是一个强大到让他无法抗衡的竞争者,对方的追随者秦威境界都比他要高了。而秦威还不是秦元峰追随者中战力最强的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,把秋莹强行留在身边,他也不能长久的护住她的周全。

    他只能放手,放她自己去飞了!

    殷东没有再看下去,接下来秋莹的行程就是要跟湾鳄们一起走,她跟它们需要尽快熟悉起来,不需要他在旁边守着,因为她的征途,并不会有他的守护。

    他心情不好,冷着一张脸,让本来想上来答话的村里人,都有些面面相觑,不由自主的各自退开,让出一条通道,让他回了自家的小院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殷东竟然看到了他奶,不由得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老太太被大金堵在大门口没上进,一看到他走过来,整张脸都是黑的。进了院子,她就忍不住质问:“你个小兔崽子是什么意思?大金那个畜牲连主人都不认了?”

    殷东不想理这茬,就问:“您有事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才想起正事,顾不上再责骂殷东,用命令的语气说:“你马上去县城找一找你二叔吧,他没来临海基地城,也许躲在县城哪个犄角旮旯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隔了这么久,殷东对二叔生还不抱希望了,上一次他去临海县时,把能找的地方,都找过了,除了那些安全点的人,再没有活人了。时隔这么久,他再去,又能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“你个无情无义的畜牲!”老太太气得破口大骂,看殷东的眼神就像看生死仇敌,怨毒的骂道:“你把你二叔害死了,所以,你不敢去县城找他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殷东己经猜到了他奶奶会发火,可还是没想到她给扣这么大一个黑锅过来,难以置信的望着她,都忘了要辩解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