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二章 村里的变故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凌哥,李明是关哪儿了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让凌凡也是眼前一亮:“对,李明也是搞科研的,省城也还有科研人员,我马上让人送他们过来!”

    说是送,可是看他杀气腾腾的样子,殷东觉得用押送可能更合适。不过,想想现在天灾肆虐,恐怕也没人有胆量乱跑了。

    看出殷东的小眼神,凌凡呵呵一笑:“你小看那些科研人员的胆量了,天才跟疯子只有一线之隔,要是让那些科研人员知道,来在这里能研究抗衡红光能量的阵法,他们会置生死于度外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脸上的笑容一敛,又变得十分沉重,重重叹道:“更何况,天灾肆虐,他们现在就算是躲在防空洞里也不安全啊!我们所有人都没有退路,只能拼死一搏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深以为然,却说:“想多了没用,开始干活吧!我先从大湾村的灵脉开始布阵,跟灰岛大阵对接,你赶紧探测白山灵脉分布情况,另外,跟文子强调一下,现在师父跑了,他必须留在阵内,以防不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很平淡,就好像说去自家菜园子摘一把青菜似的,语气平淡,却在无形中显露了一种泰山崩于顶不形于色的淡定从容,以及一种无比伦比的自信与强大意志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殷东就直接离开了,直接从海里一路游回了大湾村。

    途中,他发现海水中的灵气更浓郁了,不过很混杂,似乎除了灵脉溢散的灵气,还有不少湮灭之力的太阳真火的能量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有大量的红光落在了海里,这些能量扩散在海水中,却没有消散!

    这可不太妙啊,海里己经出现了大量变异物种,就算很多会死在红光之下,但肯定有相当一部分变异物种,会吸收湮灭之力和太阳真火,再一次进化。

    大海,会变得更加危险!

    殷东的脸上阴云密布,感到无比沉重的压力。不过,很快,他的脸上浮现出坚毅的神情,无非就是拼死一搏了!

    他不敢说救济天下,可是这一片生他养他的土地,一定要护住!除非,他死了,否则,不管是海怪,还是天灾,都不能毁灭这片土地!

    何况,海水中浓郁的能量,能让海怪们吸收进化,又何尝不能让人类增强实力?

    就算没有灵脉支撑,但是,只要阵法跟海水相连,就能源源不断的吸收海里的能量了吧……尽管有点异想天开了,可是不试试,谁知道就不行呢?

    人类如果不能异想开天,又怎么能有宇宙飞船飞上太空?

    殷东浮出水面,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,笑了。

    前方,己经能看到大湾村码头了,鸡鸣狗吠声此起彼伏,其中还夹杂着家畜们的叫声,声音都凄厉不己,仿佛感应到死神己经来临。

    村里,现在除了大金,其他的狗都死了,可它的叫声气势却是不弱,直接压过了所有。也许它是感应到了殷东的气息,本来很惊恐的,此刻,也透出一种狂喜。

    “大金,不要叫了!”

    在殷东上了村子码头时,从村里蹿出来一道黄色淡影,“汪”的一声,扑到了他的身上,被他一巴掌拍翻,笑骂道:“行了,让你不要叫了,还叫!”

    大金听懂了,闭上了嘴巴,睁大了两眼盯着殷东,能看到它眼里的猩红未褪。

    “村里也出事了吗?”殷东疑惑的问着,就见村里人养的家禽和家畜成群结队冲来,这让他不由猜测:“你刚才是跟它们在对峙?”

    大金“汪”的叫了一声,也不懂是什么意思,不过,它掉头又冲追兵们吡牙,这个动作让殷东明白,他或许猜错。

    不过,这让他更奇怪了:“大金,你怎么成公敌了?”

    大金自然不会回答,摇了摇尾巴,温驯的跟在殷东身边。

    殷东身上散发着一股龙元的气息,堵往路口的家禽和家畜们都没敢再叫,在他带着大金走来是,都避让不迭。

    走进村子内,殷东都呆了一下,村里像是经历过一场激战,好些房子都成了废墟,满地羽毛跟残尸断骸。有家禽和家畜的,还有……很多都是人类的!

    这是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村里人剩下的人不多,而且不是都被接到灰岛基地避难了,为什么村里还会有那么多尸体?不对,这些尸体并不是村里的人,甚至不是白山镇的人,而是修士!

    殷东的心往下一沉,揣测村里被杀的修士,是不是跟师父匆匆离开有关?这个猜测,在他进入自家小院时,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死在他家院子内外的修士最多,血水跟残尸像是经过焚烧,却也没能烧光,还残余了不少,小院中弥漫着一股很难闻的血腥味和焦臭味。

    刚盖的新楼倒是没受什么损毁,只是老屋留下来的厨房和厢房,都成了废墟,老道士用灵液泡的蛇果酒酒坛子碎了,酒水的香气还能从废墟里飘出来,香味很淡,不过在这么浓的血腥味和焦臭味里,还能闻到酒味,本来就不容易。

    殷东走到酒味飘出来的地方,从废墟里挖出了半个酒坛子,旁边还有老道士的酒葫芦碎片,这让他心不妙的猜测更强烈了。

    有强敌来袭,老道士才匆匆逃走了!

    否则,这个酒葫芦是他的随身之物,他是不会扔掉,甚至让葫芦醉掉的。

    能威胁到老道士的强敌,有多强?

    殷东用力的摇了摇头,想太多了,老道士都解决不了的强敌,就跟天上的红光一样,不是他能解决的,他只要做力所能及的事,无愧于心,就行了!

    把杂念都抛开,殷东进了屋,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,也没有看到……血,或者尸体,干净,非常的干净!

    这不对吧,怎么会这么干净的?

    小楼内外,形成了强大的反差,外面就是屠宰场,楼内是一方净土,连空气都清新如昨。置身其间,殷东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有强烈的危机感浮上心头来。

    老道士随身的酒葫芦都被打碎了,他还有余力护住这栋小楼不受损毁吗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