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五章 毛球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秋莹看到这一幕,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又开始后悔不该让殷东去的,忙喊:“殷东,不行就退回来,不要逞强!”

    殷东不退反进,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株植物浓密的枝杈间,除了己经干瘪的猫尸,还挂着一具具白森森的骨骸,大多数都是人类的骨骸,就他所看到了就不下十具了,毫无疑问,这都是码头上失踪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看看这株如同浮岛的巨大植物,还不知道浓密的枝叶间,藏着有多少白骨!

    殷东干咽了一下,随即又是一股怒火上冲,暴冲而上。

    他直接没管那些细刺,把野猫扎成刺猬的细刺,撞上他护体的龙元,直接就焚成了灰烬。而那些缠卷而来的枝条,也是相当粗暴的扯断了。

    然后,直扑这株植物的主干,顺着粗如巨柱的主干往下,潜到了海底,一脚跺开了海底岩石,把这株植物的庞大根系整个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带着整株变异植物往海面浮去时,它的枝干还在拼命的扭动,极力挣扎,而那些细长的枝条则拼命的抽打。

    周围的海面风平浪静,唯有这一片海面上海浪翻腾,还有无数枝条在疯狂舞动,这一幕在黑沉沉的夜色中,看上去格外的诡异。

    很快,镇派出所接到报警,罗队长带着几个*赶了过来,正要问发生什么事了,就看到殷东浮出了海面,拖着那株巨大的植物往岸上游来。

    罗队长扬声问道:“东子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码头上失踪的人,应该都是被这个鬼东西杀死的,海里还有不少骨骸。让大家都退后,不要过来,这个鬼东西至少可以杀五百米之外的人。秋莹,你也退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殷东己经到了岸边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等到秋莹和罗队长那些人退远了,他才上岸,把那株植物扔到师父的脚前,说道:“师父,这是个什么鬼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,应该是一种全新的变异植物。”老道士饶有兴致的折了一截枝条下来,仔细的观察,很快发出了其中端倪。

    枝条上长着一个个毛球,毛球表面就覆盖着细刺,毛球并不是中空的,里面有一种墨绿色的汁液,毛球炸开,细刺飞出,尾端沾的汁液遇到空气就凝固,柔韧如细丝,扎中目标之后,枝条回卷,就把连刺带猎物一起拽回。

    不过,每一个毛球炸开之后,就无法复原了。

    “毛球里的汁液就是这株植物的能量精华,可以强身健体。”老道士尝了一点毛球汁液之后,就让殷东把毛球采集起来,然后把植物枝干都烧了。

    码头附近的海域,竟然只有这一株变异植物,清理之后,这一片海域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随后,殷东让罗队长组织人手打捞海底的骸骨,并封锁码头,而他自己则以灵脉为中心,开始虚空刻阵。

    秋莹一直站在码头上看着,以她的眼力劲自然什么都看不到,能让她感受到的,是码头前的海面上,好似腾升起阵阵薄雾,在夜色之中并不明显,不注意的话根本就看不见。

    不过她一直密切的观察着,并不断跟其他方向的环境对比,能发现殷东所在的海面上,更显朦胧一些,这是海底灵脉受到阵纹牵引,灵气弥漫而来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秋莹一看,又是自家小叔打来的,秀气的眉毛不禁皱了起来,接通后问:“小叔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时?我到你住的地方,你怎么不在?”秋仲武很不高兴的质问。

    身为临海县县长,秋仲武肯定不是闲得无聊,连夜赶到白山镇来玩的,秋莹知道他是来者不善,语气也更冷淡了:“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秋仲武更生气了:“你马上回来,我有事情要当面交待你。”

    秋莹苦涩的一笑,以前小叔跟她说话可不是这个语气,比对他亲儿子还亲热,原来都是假的,撕掉伪装的面具之后,小叔竟然是这样的一幅嘴脸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也强硬起来:“我现在有事,回不来,小叔不妨直接说吧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秋仲武怒了,直接摔了电话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之后,就有一支车队呼啸而来,直接闯入镇派出所*的封锁线内。

    很快,车上下来一群人,为首的正是临海县县长秋仲武,他怒冲冲地走过来,一言不发,直接就甩了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秋莹完全没有想到,小叔会冲过来直接给抽她耳光,简直被打懵了。

    老道士也愣住了,在他眼里,秋莹就是他徒弟媳妇,是他徒孙的妈,守着他在,秋莹被打耳光的,这打的是他老脸啊!

    还没等老道士发飙,秋仲武就咆哮道:“秋莹,别以为老爷子宠你,扶你坐上银河集团的位置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!我让你下来,也就是一句话的事。”

    秋莹听了这番话,从发懵的状态中清醒,气笑了:“行啊!小叔,我就看你怎么一句话让我下台!”

    秋仲武怒道:“你这是要跟我叫板?”

    “我哪敢啊,让小叔说得好像我这个银河集团的总裁,是纸糊蔑扎的摆设,我哪有本事跟小叔叫板呢?”

    挨了一耳光,秋莹也火大,不再留情面,犀利的反击道:“白山镇码头建设项目,让小叔捞了不少政绩吧?怎么,你现在政绩捞足了,觉得可以过河拆桥了?还是沈家又许了你什么好处,你现在迫不及待的要卖侄女求荣了?”

    秋仲武眼中寒芒闪过,扬起手,想要再抽秋莹一耳光,却不料一道破空声袭来,直接撞在他的手掌上,砰的一声炸开,无数细刺暴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!”

    就听三道惨叫声响起,不仅秋仲武的手掌上扎满细刺,站在他身后的两个男子也遭殃了,都被细刺扎花了脸,叫声那叫一个凄惨。

    秋莹面对着他们,亲眼看到了这一幕,都觉得心惊肉跳。她一眼看出,这是殷东刚才收集的毛球,这杀伤力也太恐怖了!

    殷东淡淡的声音在这时响了起来:“秋县长,好久不见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