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五章 小宝很难受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秋莹己经劈手夺过小宝,护在怀里,伸手给小宝擦着泪水,心疼的哄道:“小宝不哭了,跟妈妈说,是不是爸爸骂你了?”

    小宝扁着嘴角,吸了吸鼻子,好委屈的说:“耙耙不记得,宝宝生日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秋莹马上明白了:“爸爸这次回来,都还没想起我们小宝的生日过了,所以,小宝更难过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被老道士抱进来的小军跟着补刀:“是啊,东子叔都不知道小宝弟弟为什么生气,还是我告诉东子叔,小宝弟弟的生日过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手有点痒,很想给这小子耳朵拧两下,可惜有老道士护着,他的手刚伸出去,就被一道指风击中手腕,痛得他甩手不迭。

    “小宝,这不能忍啊,必要让你爸跪搓衣板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王海生说完,又被殷空隔空一巴掌拍飞,然后,殷东没好气的说:“还不带人去把狗群尸体去处理掉,记住,要烧掉,那些狗身上都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,狗肉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提到正事,王海生不敢再嬉闹,连忙叫上清剿队的兄弟们,赶往后山。

    村长跟一群老人的神情也变得沉重起来,也没兴趣再八卦殷东跟秋莹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村里的狗除了殷东家的大金,全都吃了坟地的变异花生,把王家的祖坟刨了,这对于整个王家族人来讲,都是一种耻辱,迷信风水的人更觉得这是一场塌天祸事,是被刨了王家的根,坏了王家的气运。

    秋莹带着俩小到楼上去了,老道士也没参与大家的谈话,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坐了下来,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摇椅。

    嘎吱,嘎吱……

    摇椅晃动发出的声音,让村长等人都更加的心烦意乱,但是没人敢表示一丁点的不烦烦,因为所有人都清楚,大湾村在殷东离开之后,之所以还平安无事,就是有这个看似猥琐的老道士在庇护着。

    村长点了个名:“六叔,八叔,村里现在就是您二老年纪最大了,您二老说下,后山坟地那里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被村长点名的二叔公吐了一口烟,闷闷的说:“后山坟地长出的变异花生,让咱们家的狗都连主人不认了,这种邪门的东西,肯定是要清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八叔公不赞成的说:“二哥,你的意思,是想再把祖坟犁一遍吗?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七嘴八杂的发表议论,各持己见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谁也不能说服谁,唾沫星子乱飞,一个个很快争得脸红脖子粗了。

    殷东就听着,也不插话,毕竟被变异狗群祸害的,是王家祖坟,他一个外姓人也不方便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直到他被村长点名时,他才不得不说:“我年轻,也没什么好的意见。不过,要是像二叔公说的迁坟的话,能找到一处有灵脉的风水宝地,我可以布一个阵法,护住坟地,至少不会再有狗群祸害坟地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,就是赞成迁坟,并彻底清理后山坟地里的变异花生了,不过因为他考虑得更周全,提到把祖坟迁到一个有灵脉的风水宝地,再布阵法保护,就让所有王家老人都心动了,就连反对得最激烈的八叔公也转变立场了。

    事情,就这样初步定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迁祖坟这种事情毕竟是大事,村里的青壮年男子都不在,还有如五叔公等长人被子弟接到外地的老人也需要通知,因而,这件事也不可能现场就定下来。

    村长在这个话题结束以后,又向殷东说了药酒厂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提到凌凡送过不少药酒生产原材料过来,说是殷东带着渔民们从深海捕捞的海洋变异生物,都是经过相关部门检验过,可以用于药酒生产的原材料。

    随后,他沾沾自喜的说,现在药酒厂都己经交过三批货了,己经*而红,大湾村牌系列药酒,现在供不应求了。

    今年村里人可以分不少钱,外村有不少人想把闺女嫁到大湾村来了,这段时间都有不少媒婆往大湾村跑了。

    听到村长喜滋滋的说着这些琐碎的事,殷东心里淌过一道温馨的感觉,内心里觉得他的努力,值了。

    很快,村长话锋一转,又目光灼灼的说:“东子啊,现在药酒厂的原材料不足啊,你看是不是再弄一批来?”

    说实话,药酒厂的情况,让殷东略有些意外,本来一开始他是打算药酒厂今年建成,明年初再开始生产的。所以,他出海之后,就没怎么关注药酒厂的建设情况。

    这一趟回来,正好赶上刚清剿了一个变异海马族群,想着海马酒本来就是市面上的热销产品,才会用直升机把剿获的海马都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听村长这么一说,这一批变异海马带回来倒是应急了,殷东不由得笑道:“叔,我带了一批海马回来,年前,就生产这一批海马酒吧。另外,地下迷宫当仓库可以,生产厂房还是要建在地面。明年初,把村子东头的那片林子跟洼地都圈起来,盖厂房。”

    村长听着眉头一皱,忧心忡忡的问:“东子,是不是形势很严峻了,你是怕设备占了地下迷宫的位置是吧?”

    殷东笑笑说:“也不是很严峻,可是我们能做的准备,也是要开始做了。像棉被之类的御寒又能长久存放的生活物资,从现在就可以大量预备。还有粮食,也可以大量采购,反正药酒厂也要用的。至于钱的话,可以去银行贷款,用药酒厂、扇贝加工厂还有村里的资产,尽量多贷一些,不怕还不上。”

    村长跟老人们听着,表情更沉重了。这些长年在海浪中搏击的渔民,从海洋生物的变化中,早就嗅到了危机,是危及整个人类生存的大恐怖。

    哪怕殷东不想引起恐慌,故意轻描淡写的说,却还是被这些老人察觉到了形势在恶化,生存的危机进一步加剧了。

    在场年纪最大的二叔公把烟头在水晶烟缸里摁灭了,浑浊的老眼里闪着锐利的光芒,说道:“富贵啊,迁坟的事情,我跟你八叔公负责吧,你跟其他人赶紧把厂房迁出来,再按东子说的,把能储备的东西,抓紧时间都采购回来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