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七章 海葵的强悍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泽身体反应的速度慢了下来,整个却显得更加狂暴了,冲着殷东咆哮:“蝼蚁,过来受死吧!”

    吼的同时,他用力一跺甲板,直接把甲板震碎,同时一股磅礴的气劲朝四周席卷而去,竟然直接让整个快艇四分五裂了,崩飞的甲板碎片若雨水般,撞击在舱壁上,发出了噗噗的洞窗舱壁的声音。

    殷东脱口吐了一句:“我R哦,牲口!”

    他可不想直撄其锋,身形暴退,不过,他的速度受到船体震荡崩散的影响,比较慢,没能逃出白泽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白泽咆哮着,手中剑猛的一抖,剑芒暴闪,凶狠无匹扑向殷东。

    他能修炼到筑期基,不是闭门造车就能修修炼出来的,战斗经验也是十分丰富,比白澜之流更是老辣无比。

    就算此刻神智不太清楚,对周围的情势没有一个清晰的判断,但是手中这一式剑招击出,也堪称是剑气如匹练,势若长虹,带着裂空声直劈向殷东。

    此刻的殷东,不敢大意,整个人肃杀沉静,根本不像一只修炼小菜鸟,而是在长年在风口浪尖上摸爬滚打的老油条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剑气冲来时,殷东身形一闪,扬爪一击,一道凝实的血龙影扑击而出,在空中划出一道刁钻无比的弧度,暴射向白泽握剑的手腕。

    这一招攻击的角度真是有些诡异莫测,令人防不胜防,换个时候,白泽肯定能反应过来,撤剑回防,但现在他脑子不清不楚,带着一种一击必杀,一往无前的气势,原势不变的向殷东直劈而下。

    在剑气劈中殷东之时,就见疾若闪电的血龙影,扑到了白泽握剑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看似轻盈灵动的血龙影,扑击在白泽手腕上的刹那,一股强横的力量暴涌,直接震得他的手腕咔嚓一声暴碎,长剑脱手坠落。

    白泽惨叫一声,杀机更加狂暴,狰狞嘶吼:“该死!来日,乾宗必屠尽你们这些蝼蚁!”

    剧痛之下,他的神智有一丝清明,让他明白再不走,今天就得死在这里了!

    然而殷东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他,又怎么可能让他逃走?

    殷东抬脚将一个个海葵踹飞,封堵了白泽的退路,在白泽挥拳击碎了一个海葵时,余下几个海葵都扑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若仅仅如此,也还罢了,白泽凭着筑基期的修为,也足以震碎所有的海葵。只是他没想到,殷东那么奸诈,把更多的海葵抛过来,里三层,外三层的,压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白泽又惊又怒,这个奸滑似鬼的小子,竟然不跟他正面交手,用海葵这种变异的植物来恶心他,消耗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愤怒的震碎了覆盖在身上的海葵,被怒火和海葵毒素冲毁的脑子,完全没有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——以他的实力,竟然不能一下子把所有的海葵震成灰灰,这不科学好吧!

    白泽气劲暴起,震碎了一个又一个的海葵,无数的海葵碎片覆盖在他的身上,源源不断的海葵毒素渗进他的身体,加重他的麻痹感和幻觉。

    而殷东在这种时候,也不正面硬刚,仍在四分五裂的甲板上来回穿梭,把残余的海葵都抛向白泽,继续用海葵消耗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怜白泽这样一个堂堂的筑基期修士,就算之前受伤后实力跌落,但是他刚才服用了爆元丹,实力按说是不涨反跌,却没想到阴沟里翻船,被殷东这个淬骨期的菜鸟,用海葵就给活活耗死了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突然冒出来的这些海葵,被他震碎了以后,为什么还可以攻击到他?

    白泽比较茫然,动作越来越缓慢。他所余不多的脑细胞在思考——为什么他堂堂一个筑基大修士修为这么弱了,连世俗界的变异植物都可以欺负了?

    他的心乱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注意到一个被忽略了的事情……海葵竟然没有攻击殷东,这个奸诈的小贼是怎么做到让植物分辨敌我的?

    难道,世俗界的人类跟变异植物联手了?这个猜测,简直太可怕了,让他要崩溃了,心底寒意如泉水暴涌。

    要是海葵开了灵智,知道白泽此时所想,一定很愤怒……你丫的眼瞎啊,没看到殷东身上散发的龙元气息么?海洋物种有不畏惧龙的么?就算有,也不是弱小的海葵!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忽然,白泽的耳中听到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,思维还有些混乱,还在想这是什么声音,然后就感到脖子处传来一声剧痛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白泽在这一个刹那陡然清醒,脸呈死灰,那是他脖子骨头被打断发出的声音。他要死了,死在世俗界的这个穷乡僻壤!

    他感到无边的恐惧,满脸的痛苦,张嘴想喊,却连临终的嚎叫也没能发出,身体就轰然倒地,暴凸的眼珠转动,不甘的想要再看一眼殷东。

    汩汩的鲜血,从白泽脖子断处流淌出来,染红了覆盖在身上的海葵,让海葵愉快颤动着触动,又迫不及待的将触手扎进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殷东走了过来,自始至终,他都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杀光了甲板上的修士,快艇也快要彻底散架,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才低低的说:“不管是谁,不管有多强的背景,都别来老子的地盘搞事。敢来,老子就敢杀!”

    白泽己经说不出话来了,从海葵触手的缝隙里,他有些涣散的眼神跟殷东对视,也是一惊,有如看到一尊杀神,凶威滔天。

   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忽然觉得,宗门招惹这么一个敌人殊为不智。只不过,他更清楚楚,乾宗威严不容挑衅,在他们这一波弟子死后,宗门肯定还会派人来复仇。

    届时,这个阴险狡诈又狠辣的小子,会将这一片海域将成了绞肉场,不知道会有乾宗弟子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时光还能倒流,他希望没有带队来过世俗界,白澜贪功冒进,死在这个诡异的地方,本来就是该死!

    濒死的时候,白泽的怒火与恨意都集中到了侄女白澜身上,要是她的尸骨此时在他面前,他都想把她打爆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