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九章 两个选择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隐约间,殷东仿佛感觉到,那一道巨浪之墙要破开了天穹,呼啸之间风云激荡,也让他身体里某种桎梏被打破一般,磅礴的气势暴起。

    侧殿内的老龙龟瑟瑟发抖,被殷东身上的气势震慑,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极度危机感。

    它后悔了,不该打龙的传人的主意。

    吞掉那一个死掉的龙的传人尸体,让它膨胀了,也让它因为激活了龙族血脉,对龙的传人没了畏惧之心,想要再吞掉这个活着的龙的传人。

    它这是作死啊!

    老龙龟吓得要死的死候,穹顶上方的光之海洋又发生了巨变。

    在那一片光之海洋里,海水在倒卷,伴随着海浪的咆啸,不断卷进巨浪之墙里,那一道恐怖己极的浪墙,越来越高,如山峦一般,在老龙龟惊骇的目光下,重重撞击在那一片光之海洋上方的虚空中。

    光之海洋上方的虚空,也并非空无。在受到巨浪的撞击之后,无形的空间,荡起无数空间涟漪,就像一道透明屏障出现无数的裂纹。

    然而,透明屏障就算布满裂纹,却也将巨浪隔绝,未被击穿,只是被撞击得震动不休,并且裂纹在震动时有灰光闪烁。

    殷东此时的心神,仍然沉浸在巨浪之墙里,仿佛化身为了那一道巨浪之墙,一击之下,没能击穿虚空屏障,他的心头也腾起一道怒火,就好像那是一座禁锢住他的牢笼,有着不打破不罢休的执念。

    一击不行,那就再来一击!

    殷东的心神在这一刻,似乎可以引动巨浪之墙,占据了主导地位,就像将军率领麾下士兵冲锋一样,再次向透明的虚空屏境撞击而去。

    仿佛巨龙要打破牢笼一般,殷东悍然引导着巨浪之墙不断的撞击着,直到“咔”的一声微响,随后是无数炸裂的响声,虚空裂来。

    从虚空屏障裂开处,如同无边夜色蒸腾,乌黑地如同墨汁一般的黑暗泼洒下来,在穹顶的光之海洋里弥漫,那一片无比璀璨的光芒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殷东瞠目结舌,也不清楚这个变化是好,还是坏,近乎呆滞的看着,直到脑海中一道清凉的气流涌现,神秘贝壳的意念波动随之传来——快上殿顶,吸收能量!

    在神秘贝壳的意念波动里,殷东能明显感觉到它异乎寻常的激动,心知殿顶的能量肯定是高等级的。

    他身形迅速朝上暴掠,冲到殿顶之上。

    此刻,殷东都没察觉之前缠卷着自己的诡异阴风和水流为什么消失了,也没有察觉到近在咫尺的老龙龟,他的心神激荡……好庞大的虚空能量!

    殷东落足在殿顶之上,身体就变成了一个黑洞般,狂猛的吞噬着海量的虚空能量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那庞大的虚空能量最终都被神秘贝壳吞噬了,他的身体就是起了个输油管道的作用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的身体经过如此庞大的虚空能量的冲刷,也冲刷出不少的杂质,但更多的,却是给他的骨肉筋脉造成庞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很快,殷东身上渐渐扩散的血渍,显示着他的身体己不堪重负。可他没有退缩,仍在坚持着。

    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!

    能多让神秘贝壳吸收一点,就多吸收一点吧。

    他强忍着那种身体要崩碎的痛苦,开始调集丹田中残余的龙元,运转功法,试图给身体减轻一点负担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作法,一个不慎,他都可能因为受到虚空能量的狂暴冲击,而心神不稳,进而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然而,殷东没有一丁点的犹隐。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危机,跟机遇,都是并存的。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想要有收获,没有付出,不冒风险,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在养蛊计划里,己经输在了时间的起跑线上,必须抓住所有能抓住的机缘,才有可能反超那些强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,从一开始就没有退路!

    随着他艰涩的运转功法之后,残余不多的龙元也像猛虎捕食一般,兴奋的吞噬炼化虚空能量,并修复他不堪重负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意志的持久战,坚持了多久,殷东压根没去想,只想着,再坚持一下,还可以再坚持……

    直到身周的虚空能量消失,周围一片死寂,殷东才意识到……他终于撑过来了!

    随后,一道庞大的清凉气流涌来,冲刷着他的身体,那是神秘贝壳反馈的能量精华,将他身心的疲惫瞬间修复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脑海里星光闪动,浮现出“龙腾术”的字样,随后又幻化成一篇近百个字的蝌蚪文。

    神秘贝壳传来一道愉快的意念波动——你的身体经过虚空之力的改造,不到筑基期,就可能控制虚空之力,可以修炼龙腾术了,储物空间也扩大了,以后再碰到灵脉树那样的好东西,都可以收进来。

    殷东忙问:“可以把龙龟族群一起收进去吗?”

    活下来了,殷东就又开始惦记把整个龙鱼族群打包弄走了。

    神秘贝壳传来一道不高兴的意念波动——龙龟那种垃圾怎么能收进储物空间呢?绝对不行!不过,我可以帮你压制下面那只大龙龟,你可以给它施展驭龙术,以后,它还有很大的进化空间。

    殷东吓了一跳:“老龙龟就在下面?”

    这时,他发现眼前己经不是那种极致的黑,有殿堂里嵌的残破夜明珠散发的光,映亮了整个倾斜的殿堂,也映出了那只老龙龟匍匐在地的庞大身形。

    这只庞大得像小岛的老龙龟,正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它要吓死了。

    刚才殷东疯狂吞噬虚空能量时,搞出来的动静,简直让老龙龟感觉到一种天都崩塌了的危机感,它都以为自己要死了。

    此刻,在殷东的眼神看过来时,老龙龟觉得这个龙的传人一定是要找它算账了,但是它毫无反抗之意。

    就在老龙龟以为必死无疑时,殷东从殿顶跳了下去,直接落在老龙龟的的龟壳上,伸手拍在龟壳的边缘,问道:“老龙龟,给你两个选择,一个是臣服,让我打下灵魂烙印,一个,是我宰了你,你选哪个?”

    有神秘贝壳主动表示可以帮他压制龙龟,殷东底气十足,霸气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老龙龟听了,给了个很呆的回答:“还可以选择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