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八章 渔民也是很厉害的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秋莹本来想抗拒一下的,结果他说:“你没闻到这衣服都臭了吗?穿着衣服,真的洗不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没毛病,秋莹就算在水里也闻到了臭味,她简直难以想象,在自己身体里能排出如此恶臭的杂质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小白兔被掉进了狼外婆的圈套里……

    过了好久,殷东才带着秋莹从海里浮了起来,这时己经离海岸很远了,两具身体没有任何拦遮的缠在了起来。

    或者说,秋莹浑身酸软无力,整个人像八爪章鱼一样扒在殷东身上,浑然不知道被他带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夜幕下的大海,是那样的宁美和安谧,却又蕴藏着无尽凶险,浓黑的夜色弥漫在海天之间,随着海水涌动,也有危险在逼近。

    只不过殷东身上无形散发的气息,让海水中的那些悄然逼近的生物感到恐惧,仿佛是天敌的气息,它们逼近之后,又惊惶四散,无声无息的逃开,就连海底的海藻也像是洗过飘柔,顺滑无比。

    这一片海域,在今晚,平静宁和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秋莹睁开迷蒙的眼睛,看看四周,除了月光和海水,再没有其他,没有海岸,连礁岛都没有看到。她下意识的扒紧了殷东的身体,仿佛这样才能找到安全感。

    淬骨完成之后,殷东的身体精壮得像钢铁之躯,刀都砍不进去,硌得秋莹骨头都有些痛了,又不由得抱怨:“硬得像砖头一样,硌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有过刚才在海底的疯狂,更因为秋莹曾经遗失的记忆复苏了,此时,她并不在意跟殷东都是不着丝缕,只是脸颊上免不了像火烧云漫卷而过。

    殷东哈哈一笑,温香软玉在怀,真是让他整个身心都通透无比,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,好不畅快。

    前一世,他死活都没有找到小宝和秋莹,心一直都像是在油锅里煎熬着。

    重生之后,终于如愿以偿了。

    哪怕他看出秋莹记忆复苏了,也没有刨根究底,追问她为什么会从医院走掉,为什么不叫阿夏,改叫秋莹了,他只要知道,小宝妈就是她,就行了。其他的事情,他等着,等秋莹愿意开口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鬼叫什么啊,大晚上的,你不怕招来海怪?”秋莹有些惴惴不安的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一片海域,你男人就是最可怕的海怪了,你怕吗?”殷东笑问,眼神中又有异样的火焰在跳跃。

    “你就吹牛吧,反正不上税。”秋莹有些嫌弃的说着,忽然又慌了:“我们的衣服都被水冲走了,待会怎么回去啊!”

    “不回去了,我们就在海里住着,像这样什么也不用穿,多好。”殷东开玩笑的说着,被秋莹狠狠捶了一拳之后,又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衣服,自然是被殷东搁在海湾礁石间,用石头压着,经过海水冲刷浸泡之后,衣服上的异味己经消失了,再被殷东用龙元烘干,就干爽如故。当然衣服打皱了,这种小细节就不用关注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当烘干机用了。”秋莹惊叹,扯了扯穿在身上的衣裤,抬头,看殷东笑得一脸暧昧的样子,没来由的脸红了,心虚的嚷道:“笑什么笑?又憋什么坏水了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,就是看着你好好的,高兴,真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殷东的话里,有着一丝无法掩饰的哽咽。

    很多话,都不用说,就心知肚明,秋莹的眼圈儿也红了,犹豫着,不知道要不要说实话。

    殷东伸手抚着她的脸颊,像拂拭着稀世珍宝,唯恐用力大了一丝,就会碰坏了似的。

    把她眼里滚下的泪水擦了又擦,末了,他叹气说:“不想说的话,就什么都不用说,我总是在这里,小宝也在这里。不管你在哪里,有事只要说一声,我都可以赶过去,天塌下来,我顶不住,但是,我可以顶起你头上的那一片天。”

    秋莹的心里软得一塌糊涂,更不想把殷东扯进把她困住的漩涡里,娇嗔道:“说得你有多厉害似的,你就是一个小渔民罢了!”

    殷东不觉得受到了羞辱,呵呵笑道:“我是渔民,我骄傲。渔民也是很厉害的,不要不信哦,女人!”

    “好啦,相信你厉害!”秋莹横了一眼,终归还是没说实话,转身朝殷东家的小院走去,却没进门,而是上了自己开来的那辆路虎,说道:“我得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殷东也没有强留,不想给她压力,只是叮嘱她【玄灵诀】要坚持修炼。

    在海底的时候,殷东不仅做了少儿不宜的事,还教她修炼,直接帮她引气入体,跨进了修炼的门槛,现在她也是一只修炼小菜鸟了。

    秋莹对修士也是有一定了解的,闻言,用力点了点脑瓜,兴奋的说:“我会的!”

    “不懂或者觉得有问题,就来问我,我不在,就问我师父。”殷东说着,把秋莹赶到副驾驶座位上,让她眯一会儿。

    殷东开着车到了镇上,也没直接送秋莹去她的住处,而是到了镇卫生院前的美食街的街口,叫醒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她,温柔的说道:“要不要吃碗牛杂面了再回去?”

    秋莹含混的说:“要吃牛肉面,不要牛杂。”

    殷东莫名的想笑,宠溺的说:“那你是要在车上睡着,我去买来你吃,是吧?”

    累了,又饿了,秋莹还有点脾气了:“是啊,快去,真是好啰嗦哦!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再睡一会儿,我去买面。”殷东好性子的说着,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下车之后,他就朝街口的一家大排挡走过去,并没有发现有个人走到路虎车边,朝车里的秋莹看了一眼,就打了一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“秋总在车里,对,路虎车,现在就在镇卫生院前面的美食街,刚才有个男的下了车,我没看清脸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打草惊蛇,等那个男的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阴冷的声音,如果秋莹醒着听到了,一定能听出那女人是沈柠,沈红雷的堂妹,跟他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,也是他安插到自己身边的钉子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