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五章 秋莹的体质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日落时分,大湾村升起了袅袅青烟,有着饭菜的香味弥漫在村子里。良叔等几家设了灵堂的院子里,也没见哭声,大家都议论纷纷,话题都跟山上的青风藤和蛇窟有关。

    等到殷东等人抬着死蛇下山时,整个村子都轰动了。

    那一条条庞大的蛇尸,那怕己经死了,依然狰狞无比,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,大湾村的人都后怕不己。

    人群中,有人惊悸道:“我勒个去!这要不是东子今天带人上山清理,说不定晚上蛇群就进村了,合村的老少能活几个?”

    顿时响起了一片附合的声音,好些人都向殷东表示感激。

    殷东重生时,村里流传着他跟小宝父子带煞的谣言,虽然是二婶的谣言,但村里人做法也让他心生芥蒂,所以,他跟村里人一直保持着不冷不热的关系。

    就算,殷东也愿意守护这一方乡土,并一直为之努力,但那更多的,是出于责任。毕竟,是这一方水土养大了他。

    此时,感受到全村人发自肺腑的感激之情,殷东那些冷了很久的心,还是焐热了,感觉自己像被净化了一般,芥蒂也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脑子里突然像是有什么桎梏被打破,整个人进入了一种空明的奇妙状态,仿佛灵魂中的凡尘杂质都被涤清,很玄妙,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此刻,周围的一切都清晰的映现在他的脑海中,但他的心神,却像是悬浮在上方,超脱于外。仿佛过了很久,又似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他的灵识之力,像潮水一般往外蔓延,延伸到村外,一直延伸……

    恍惚间,他“看”到军舰上的凌凡,跟一个中年美妇对面站着,似乎发生了争执,不过,没等他听到两人吵什么,画面消失了,他的视野里,仍然是大湾村里堆满蛇尸的空场,离他家,不过百步之遥。

    这好像是……顿悟?

    “东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忽然,耳畔响起一道温柔的嗓音,殷东回过神来,转头一看,是秋莹走了过来,小宝窝在她的怀里,小爪子捧着一个苹果在啃,嘴角的口水滴到了她胸前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殷东很自然的伸手去给小宝擦了一下口水,顺手还擦了一下她胸前沾了口水的衣服,嘴里还教训:“小笨猪啊,你吃东西能不能悠着点,看你呀,口水把妈妈衣服都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这本来是正常的,可他的手落在某处之后,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美妙感觉,从指腹处传来,令他欲罢不能,手就像是被粘住了,蹭了下,又再蹭一下,舍不得移开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宝扬起小爪子,拍了殷东的手一下,霸气的宣告所有权:“不许摸,宝宝的!”

    秋莹:“”……

    殷东: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两人对视一眼,都是大窘,脸不由自主的都红了。

    殷东的脸皮略厚,很快恢复如常,轻拍了一下小宝粉嫩的小脸,笑骂道:“小混蛋,找揍是不?”

    小宝马上告状:“麻麻,宝宝好疼!”

    秋莹顺手拍了殷东一下,又给小宝揉了下脸,宠溺的笑道:“好啦,打了爸爸了,小宝不疼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疼!”小宝的报复心还是挺重了,一歪头,找到了自家院子门口站着的老道士,马上招手叫道:“师祖,耙耙打宝宝,疼!”

    “小坏蛋,你还没完没了了!”

    殷东一头黑线,抓过小宝,往他屁股上给了两巴掌,打得脆响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!”秋莹赶紧把小宝又抢回去,护崽的母狮子般,把小宝护在怀里,美眸中染上火焰般,怒视着殷东说:“你好好跟他讲道理不行吗?”

    殷东莫名的心虚,都顾不上周围好多人看热闹,讪讪的笑道:“我跟这小子讲不通道理,不打,他就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秋莹更火大了:“小宝哪有不讲道理了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们先回家吧,我还有事问师父。”殷东有种捅了马蜂窝的感觉,赶紧脚底抹油跑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小宝还觉得不过瘾,小爪子指着殷东,嘟着嘴说:“耙耙跑了,麻麻,追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不过秋莹是银河集团的总裁,大家心里都莫名的有一种敬畏感,不敢放肆的开玩笑,只有中二少年王二俊怂恿道:“小宝,必须要你爸跪搓衣板,跪到他不敢再打你为止。”

    小宝歪头看过去,小爪子一摊,萌萌的说:“宝宝没有,搓衣板。”

    秋莹都忍不住“噗哧”笑了,狠狠亲了一下小宝的脸,笑道:“没有搓衣板,就让爸爸自己做一个,他不听,就让师祖揍他。”

    殷东跑到了自家小院门口,闻言,脚下打了一个踉跄,差点一头栽倒,转头,望着后面那神情如出一辙的母子俩,很无奈的说:“这小坏蛋己经很会使唤师祖了,你再教唆,这小子更皮了,我真没法管教了。”

    秋莹很不给面子的说:“小宝不用你管,有他师祖看着,他再怎样,也不会比你更坏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老道士格外顺耳,眉开眼笑,看秋莹就觉得格外顺眼了。

    等秋莹抱着小宝进院子,老道士就主动给她把了个脉,表情顿时古怪起来,还转头狠狠瞪了一眼殷东。

    殷东有些惴惴不安的问:“师父,怎么了?秋莹的身体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秋莹的俏脸也是一白,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老道士摆摆手,叹道:“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殷东毛焦火辣,语气急躁的说:“到底怎么回事?师父,不要神神叨叨的,直接说重点行不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老道士又甩了殷东一记爆栗,斥道:“臭小子,说谁神神叨叨的?”

    殷东捂着脑门子,一脸幽怨的说:“师父,我错了,求您了,直接说重点,行不?”

    “说也无益,小宝妈的体质被破坏了,现在修炼成就也有限了。”老道士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很是惋惜。

    玄灵之体啊,可惜还未筑基就生了孩子,而且过了最佳的修炼时间,现在开始修炼,成就有限。

    可惜了啊!要是等秋莹筑基有成,跟殷东这个逆命之人成亲,生下天生道体的小宝,啧啧,这一家三口将会达到怎样的高度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