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七章 劣徒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不是诳凌凡的,刚才顾文都进不了灰岛的主阵范围之内,而且阵法中一直有无形的力量波动在震荡。

    凌凡忧形于色,不过也没深问,把话题转向了白澜之死。

    他己经听顾文他们讲了事情经过,知道白澜是来自乾宗的核心弟子,这件事情肯定不会随着白澜的死而结束,相反,轩然大波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为此,他己经直接派人去审讯凌峻,并且拒绝了家人要见凌峻的要求,被他妈骂了一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奇怪的是,我家老爷子跟我爸没骂我,也没发火,我都不知道他们想什么。”凌凡摸了摸脑袋,满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凌哥,你这是典型的欠骂啊!”顾文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滚蛋!”凌凡笑骂一声,看老道士就抱着小宝一个,把顾文肩膀上拍一下,说道:“我儿子呢?去把小军接过来,直接去渔场。这几天我让人收集了不少食材,还请了一个大厨过来准备拜师宴,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凌凡再对老道士恭敬的说:“师父,虽然条件简陋了一点,也是弟子一番孝心,请您老赏光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听了,就朝殷东瞟了一眼,看吧,这才是当弟子的,对师父得讲个孝心,你个臭小子,把师父拉来是给你儿子当保姆的,拜师宴的毛都没看到一根。

    殷东懂了,干咳了一声,说道:“师父,修道之人,不讲那么多俗礼。凌哥既然说了,您将就一下,去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毛病吗?没毛病!

    可就是让老道士和凌凡听了,都想抽他。

    到了渔场,殷东本来轻松的心情,变得沉重了。

    不仅所有的扇贝笼子都被震散了,还有不少原本露出水面的礁石很多都消失了,就连停泊在渔场的军舰上,甲板和船舷都有受到重物撞击的痕迹,还有海浪冲刷之后的残留的水渍和海藻,都在显示着不久前这一片海域受到的震荡波有我大。

    殷东忍不住问:“师父,在灾难纪元,像这样的天灾降临的情况,算是什么程度的?”

    凌凡跟周围人都看了过来,竖着耳朵听。

    老道士把怀里己经睡着的小宝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才慢条斯理的说:“这不过是日常状态,只要不被砸死,就算机缘了。在灾难纪元来临之前,这样的机缘多得一分,对实力的提升都会更大一分。比如,今天之后,四九归元阵的阵法威力,就己经大幅提升。”

    凌凡问了个很实际的问题:“乾宗能强行破开四九归元阵吗?”

    对这个记名弟子,老道士态度温和了不少,至少不像之前直接漠视,神神叨叨的给回了句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殷东拍了一下凌凡,说道:“别问了,凌哥,老骗子不想说,问也白搭。反正现在乾宗核心弟子折了一个,他们肯定要来寻仇,我们就准备好,来一个杀一个,当是练兵了。兄弟们总不能光杀海怪,也要学着跟修士厮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忒么好有道理,他完全无法反驳了!

    再一想,凌凡心头又像是有一团火燃烧,拿一个高高在上的修炼界宗派练兵,想想都刺激啊,干了!

    看到这个记名弟子没有怂,反而战意盎然,老道士更满意的几分,哪怕凌凡资质差了一些,也值得培养,以后师门重开山门,凌凡当个外门长老也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每逢初一十五,也到东子家来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道士冷不丁的冲自己说了一句,就往前走了,凌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转头问殷东:“东子,师父刚才是跟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的马屁拍得很成功,老骗子要给你开小灶了。”殷东作死的撩拨着,不出意外又被老道士一巴掌拍飞到海里。

    殷东一脸无所谓的回到甲板上,运转龙元,蒸干了衣服,看到附近战士们在笑,他也笑了:“这就是会不会拍马屁的区别待遇,会拍的,师父就给开小灶,不会拍的,就像我这样,亲传大弟子也是随手就拍飞。”

    凌凡的笑骂声从餐厅方向传来:“东子,你还在那里胡说八道,还不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老道士这时候也到了餐厅,跟凌老爷子父子以及来灰岛坐镇的钟将军见了面,三位长者相谈甚欢,凌凡的父亲算是小辈,压根都插不上话。

    最让凌凡惊奇的是,不管是钟将军,还是自家老爷子,竟然都认识老道士,一口一个“道长”,相当的尊敬。

    殷东进来,看到这一幕,就有些懵了,低声问凌凡:“凌哥,你没搞错,老骗子跟你家老爷子和钟将军都认识?”

    老道士耳聪目明到夸张,听到殷东的话,就对凌老和钟将军无奈笑道:“老道这个劣徒一向顽劣不堪,让你们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钟将军说:“道长客气了,我们华国军方建的这个灰岛基地,可以说是靠殷东跟顾文他们撑起来的。这也是道长教导有方,门下弟子才会个个急公好义”

    在夸了殷东他们之后,钟将军再送了一顶高帽子给老道士,听得殷东嘴角一撇,老骗子教他的都是如何坑蒙拐骗,急公好义什么,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老道士呵呵笑道:“急公好义谈不上,老道这几个劣徒也不过是明白了‘天道无亲,常与善人’的道理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    殷东的嘴角抽了抽,师父教过他这个道理吗?好像有吧,前一世,师父坑蒙拐骗的时候,可没少说道家名言,他应该是听过的,也算是师父教过了。

    他一伸手捅了一下凌凡,说道:“你的拜师宴呢,赶紧的,上菜吧。大家说这么多话,口也该干了,正好喝点酒润嗓子。要好酒,老骗……咳咳,师父就好这一口。”

    凌凡兴奋的说:“我知道师父好这一口,准备了50年的陈酿茅台!”

    很快,酒菜上桌,凌老爷子亲自给老道士斟了酒,恭敬的举杯说:“承蒙道长不弃,把我那个不成器的孙子收入门下,我谨以此杯水酒聊表谢意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