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十五章 口供有个鬼用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顾文疑惑的问:“东子,讲真,你不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,才会倒打一耙的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滚!”殷东悻悻的骂道。

    他跟超级战士们都是避开了白澜的致命要害,大家都清楚要抓活口,搞清楚究竟是白澜的私人行动,还是乾宗要对灰岛秘境下手了。

    顾文压根不认为自己有错,给了个鄙夷的眼神,奚落道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难道是乾宗要对灰岛秘境下手,你能放弃?你丫的就是属狼的,咬到猎物就不会撒口,你当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需要问口供,知此知彼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殷东说完,顾文就打断了话头:“拉倒吧,乾宗对我们而言,就是一个巨无霸,口供有个鬼用。杀了白澜,也免得夜长梦多。现在,我们就是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懒得跟你个二货讲了。”事实上,殷东也觉得顾文说得对,也许不知道乾宗的情况更好,不然会失了锐气。当然,主要也是白澜都死了,说也白搭。

    看到俩徒弟走过来,老道士心情大好,布满褶皱的面容堆积在一起,笑开了花。殷东这个大弟子是他造就出来的逆命之人,也就罢了,顾文绝对是白拣的宝贝啊,比小胖子王岩的天赋还要好,这是师门在大兴之兆啊!

    殷东觉得不对劲,前世今生,他都没见过师父这样高兴过,不由疑惑的问:“小宝,师祖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了,笑得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趴在甲板上,跟凌军那小子一起玩小螃蟹的小宝,抬起小脑瓜,朝老道士瞅了一眼,很干脆的摇头,吐了两个字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老道士直接一记爆栗甩了殷东头上,笑骂道:“臭小子,一点都不懂得尊师重道,老道就不该给你这一番造化。”

    要说得了造化,殷东还真得承认,逆命之人呐,重生之后,他尽碰上好事了,就算是有危险,那也是遇难呈祥,尤其是找回了小宝,还找到了几乎可以肯定是阿夏的秋莹。

    也因此,就算是当棋子,殷东也是甘心情愿的。

    所以,殷东嘿嘿的一笑,却道:“不能我,你还能给谁?”

    老道士被噎了一下,再甩他一栗子,又对顾文说:“乾宗弟子的核心弟子被杀,会有一丝血气凝成血魂咒,缠上凶手,在眉心形成咒印,一年之内都不会消散。乾宗能凭藉血魂咒,追踪到凶手。你小子老实点,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顾文吓了一跳:“那我眉心有咒印了吗?”

    殷东也赶紧看去,果然看到殷文眉心有一道如蛇扭曲的血印,散发阴冷诡异的气息。他连忙问道:“师父,你不能除掉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很干脆的说,在殷东和顾文都眼一亮时,他给浇了一瓢凉水:“可是我不会插手,这是顾文要承受的因果,”

    “和尚才讲因果的吧,你是道士啊!”殷东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蠢材!血魂咒消除了,乾宗弟子怎么来寻仇?他们不来,你们拿什么练手?”

    顺手甩了殷东一记锅贴,老道士接着又强调:“记住,实力,要在实战中才能提升,闭门苦练,练出来的也是花架子。生死之间的磨砥,才能更快的蜕变。时间,不多了啊!”

    被打得脑门生疼的殷东,吡了吡牙,怎么感觉被老骗子一说,觉得好有道理呢?

    顾文没想太多,一脸崇拜的抱拳说道:“弟子明白了,谢师父指点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对这个小弟子更满意了,天赋好,还尊师重道,比起殷东这臭小子强多了,不由得抚须夸道:“嗯,不错。”

    小宝竟也有样学样,也对老道士抱拳说:“宝宝明白了,谢师祖指点。”

    顿时,老道士乐开了怀:“哈哈,乖孙,比你爸聪明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宝咧着小嘴儿一笑,给他爸再补一刀:“宝宝聪明,像麻麻。”

    “小坏蛋,你皮痒了是吧?”

    殷东笑骂,好想揍这小子,可是守着老道士鹰一样锐利的目光,他明白没戏,只能虚晃了一下拳头,吓唬一下小宝。

    “师祖,耙耙要打,宝宝怕。”小宝朝老道士扑了过去,一脸坏笑的告了个黑状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老道士这个宠孙狂魔,直接一巴掌把可怜的殷东抽飞,就听一声巨大的水响,殷东倒栽葱的砸进海里,正好撞上一条鱼,他顺手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这条鱼不是海怪,个头也不小,鱼鳞橙褐色,腹部银灰色,目测得有上百公斤了。殷东乐了:“竟然还是一条褐毛鲿啊!”

    这种鱼性情凶猛,喜栖息岩礁流急海域,昼伏夜动,没想到直接撞到殷东手里,也算是命里注定了。

    褐毛鲿近在在东海很罕见了,鱼鳔贵若黄金,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中药材,具有降压、补元气,还有滋补养颜的功效,市场价每公斤3-5万元,能够繁殖鱼苗的亲鱼,都要重达80-100公斤。

    在台岛那边,这种鱼也称为“鱼免”,有“有钱吃鱼免,无钱免吃”一说,

    殷东手指如爪,牢牢抓住鱼头,浮出水面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就听顾文哈哈笑道:“东子,咱儿子己经在黑化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,你斗不过他的。”

    对此,殷东深以为然,有了师祖当靠山,小宝天不怕地不怕了,黑化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不过,要收拾自己的儿子,尤其还是一个小吃货,殷东觉得不是难事,抓着还在拼命挣扎的鱼上了舷梯。

    到了甲板上,殷东也不看小宝,直接一把抄起小军,说道:“走,你太爷爷他们来了,东子叔带你去看他们,等下东子叔还给你们弄鱼吃,这个褐毛鲿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正窝在师祖怀里笑的小宝,看到自家老爸抱起小宝走了,顿时急了:“耙耙,宝宝也要去!”

    殷东不答理,抱着小军继续走。

    小宝在后面扯着嗓子叫:“宝宝错了!”

    殷东转身,看着古灵精怪的儿子,要笑不笑的问:“错在哪里?”

    朝师祖看了看,小宝眨巴了一下眼睛,迟疑了一下,小爪子一摊,软萌的说:“宝宝不知道!”

    殷东汗了一个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