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四章 把脑子炼坏了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顾文摸索到这时候,己经能将灵识顺着阵法之力延伸,所以能看清白澜的脸,看这妹子楚楚可怜的模样,忍不住骂道:“东子你个牲口啊,对妹子也下手这么狠,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,那你去跟那妹子友好交流一下吧。”殷东戏谑的笑道,只是目光如炬,眼中杀机迸射。

    白澜现在看着可怜,但事实上,她手里一直紧握着剑,在蓄势,保持着攻击的姿势,等待着敌人出现的刹那,给予对方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可是顾文被骗了,觉得这样的情况下,一个大男人都可能吓得精神崩溃,像白澜这样娇滴滴的妹子被吓坏了,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殷东忽然想到了,文子并没有上一世亡命天涯的经历,在他的庇护下,至今还没有真正经血腥洗礼,所以,还很稚嫩,那么,让文子在这个女人手里受点教训,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他怂恿了一下,顾文就真的朝白澜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文在阵法覆兽的区域之内,行动不受影响,灵活如游鱼一样,转眼间就来到了白澜面前,哗的一声,从水里冒出来,挥挥手,笑着打了个招呼:“嗨,美女!”

    白澜一惊,身上气势爆起,手中剑指向了顾文,剑尖轻颤……庞大的阵法之力,压制了她的实力,让她无法驭剑,否则,剑尖就不是轻颤,而直飞出去,一剑枭首!

    殷东冷眼看着,目光能清晰的捕捉到剑的颤动,也能感应到,那柄剑试图挣脱阵法束缚之力的波动。哼,这女人的第一反应,还是想杀顾文,该死!

    从这个美得像仙子一样的女人身上,迸发出狂暴的气机,也让顾文感到了一种生死危机,不敢有丝毫的动弹,涩声叫道:“我没有恶意!”

    尽管受阵法之力压迫,可白澜仍能看出顾文只是个淬血境的小虾米,这让她更加羞愤,刚才她哭着求饶,竟然让这样一只小虾米看到了,而不是她以为的强者!

    向强者服软,求饶,并不丢人,可如果换了一个境界远低于自己的小虾米,那就是绝大的羞辱,必须用鲜血来洗刷!

    “你,自裁吧,我留你一个全尸!”

    白澜的话里,充斥着杀机,还有无尽的厌弃,让顾文有点懵。

    不仅顾文懵了,在场的超级战士们也懵,剧本不对吧?

    殷东却很清楚,白澜的心态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修士的心态。

    尽管前一世他连修士门槛都没跨进去过,却没少听老道士神神叨叨的灌输一些修炼界很残酷,修士视人命如草芥的话,那时候,他都当是老神棍喝醉了,说酒话,但现在白澜的态度,印证了老道士的话。

    如白澜这样的修士,视人命如草芥,尤其是世俗界的人,更是随手可杀。哦,不,让她动手杀,都是对她的亵渎,那人得自栽,比如,现在的顾文。

    顾文懂了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懂了,他才觉得更荒谬:“妞儿,你是修炼,把脑子炼坏了?真不懂你的迷之自信从何而来,待宰羔羊,说的就是你啊,你翻着花样求哥哥饶你一命,懂?”

    听到文子说出这番话,殷东笑了,还好这二货没有二到家,没被美色迷昏头。

    白澜的脸庞上寒霜密布,仿佛受到莫大羞辱一般,居高临下的怒视着顾文,厉声喝道:“我是乾宗核心弟子,你现在自裁,还能留你一具全尸,否则,待我脱困,必将你碎尸万段,锉骨扬灰!”

    顾文纳闷的问:“我R哦,东子,这妹子是个神经病吧,乾宗是什么,精神病院吗?”

    众人都哄然大笑,笑声里,殷东淡然的声音响起:“白澜这样的修士,代表了修炼界主流的态度,视我们世俗界的人为蝼蚁。所以,兄弟们,灾难纪元来临,我们指望不上修士。我们需要争分夺秒的提升实力。而灰岛的资源,就绝对不能让修士夺走。”

    大家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连顾文也不再嬉闹搞怪,神情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白澜听到了殷东的声音,惊怒叫道:“我是乾宗弟子,你们快放了我,否则,我在这里出了事,你们都得给我陪葬!”

    “你猜我怕不怕?”

    殷东略带调侃的声音响起,操纵阵法之力,心念一动之间,竟然凝成一道无形的长矛,带着狂暴的杀机,朝着白澜划空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军舰上懒洋洋坐着的老道士,老眼朝这个方向看来,精芒一闪,抚须微笑道:“还算是有一点小聪明,竟然摸到一点运用阵法之力的皮毛了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噗噗!

    一道阵法之力形成的长矛洞穿了,突兀的洞穿了白澜的身体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又是数道无形长矛扎来,血骨迸溅,鲜血迸飞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卑贱的蝼蚁,敢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澜惨叫,叫声凄厉无比,却让殷东他们的心更冷,更硬,如铁石一般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间,她感觉全身的血都要流干了,下方的海水都被血染红。

    对死亡的恐惧终于战胜了骄傲,她朝着不远处的顾文求救:“救救我!我可以赏赐你乾宗功法,还可以带你入乾宗,做个杂役弟子,我发誓,我绝不会报复!”

    “真是迷之自信啊!”

    顾文低叹,黑眸中凝聚的却是寒冽的杀机,到了现在,这个女人都还要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态,赏赐,杂役弟子,呵呵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,眼睛捕捉到了一道无形长矛的轨迹,意念渗入阵法之中,竟然也调动了阵法之力,形成一道无形利箭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这一道无形利箭直接射中白澜的眉心,直接洞穿了她的眉心,在脑中爆开。“啊”的惨叫一声,她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顾文懵了,这么容易?

    刚才一群人拿异能枪集火都没秒了她,现在被他弄出的一道无形的箭,就给杀了?

    这就是天赋了!

    殷东嫉妒不来,只能望着发呆的文子,羡慕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殷东一道咆哮声响起:“文子你个二货,把这女人杀了,还怎么问口供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