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六章 师门传承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欲哭无泪,好歹是师门长辈,不带这么耍着自家小辈吧?

    不过瞬息间,他就把这个念头给掐断了,准确的说是被敲断的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那一道伟岸的身影扬手,朝他虚拍数掌,就有凝实的掌影朝他全身砸落,每一掌落下,都闪烁白光,带着千钧之力。

    “还想要果子!淬血境,血不生曦,淬骨境,骨未生纹,给你这个蠢材修炼天龙真解,简直就是浪费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弱,何以承担大任!”

    “耍你?臭小子,要不是这么长久的岁月来,就你一个逆命之人进入这里,本座一巴掌就拍你死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一顿怒骂中,殷东被揍得七荤八素,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,皮下的血管暴起如蚯,从全身每一个毛孔里往外渗血。

    殷东痛得想骂娘了,但很快又察觉到了异常……现在身体流出的都是污血,散发腥臭味,而且身体感觉通透了不少。

    明白了!

    这是师门长辈在替他梳理身体里的杂质污血!

    “我身体里竟然还有这么多杂质跟污血?”

    真是有些难以置信了,他体内血炼如汞,骨如淬金,他以为不会有什么杂质了,没想到现在挨了一顿暴打,又排出这么多的杂质跟污血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祖!”

    惊了一下之后,殷东看向那一道伟岸的身影,诚心实意的叩拜道谢。尽管老祖的手法太粗犷了一些,但效果杠杠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你小子快点提升实力,快点滚回来,取走你的造化,让本座能破开枷锁,离开这个鬼地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的信息量有些大,殷东心头一动,嘴里毫不迟疑的承诺:“弟子一定努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向星辰古树,能让神秘贝壳都惊动,自动浮现出来,还告诉他那是什么宝物,这棵古树以及结的果子,肯定是了不得的宝贝,他不贪多,也不要几个,就要一个总可以吧?

    不过,很快他收敛了心思,不再打星辰果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并不仅仅是怕心里所想,被对方洞悉,再挨揍,而是殷东想到一个可能……星辰古树也许是跟幽灵船一样,并不是存在于这一方时空,而仅仅是时空投影!

    “小家伙反应还挺快的。”

    耳畔响起那一道苍老的声音,带着一丝戏谑的意味,显然是发现了殷东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殷东讪笑了一下,忙扯开了话题:“那您老能给说下,咱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还在地球吗?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别想多了,这不是你要关心的中情。当务之急,你还是先提升实力,补全自己的道,等你凝炼出天龙法相的时候,再滚回来,那造化说是你的,能不能拿到手,还得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造化是什么,总可以说吧,还有,有没时限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该是你的,你拿到了,自然知道。不然,说也无益。”

    “我终于知道,我师父那个老骗子为什么那么能忽悠了,根本就是师门传承。”殷东冒着被胖揍一顿的危险,作死的撩拨道,可惜,他算盘打错了。

    那一道伟岸的身影并没有出手了,而是遥望星空深处,低叹道:“小子,抓住这个机会吧。唯有纪元之末,方有这般的晋升捷径。借着纪元之末的风云变化,为人族征战,亦是为自己铺路,记住,你起于微末,机缘靠争,造化要夺,并不是等来的,没有机会,也要给自己创造机会。”

    声音入耳,殷东心头悸动,仿佛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萦绕,体内的血液被激发,烙印战意,*沸腾,恨不能马上就去浴血厮杀。

    那苍老声音还在继续说:“灾难纪元降临,是灾劫,却也是气运复苏之机,抓住了,就能蜕变,就能超脱。”

    说这番话时,那一道伟岸的身影震颤,缭绕的白光有溃散的迹象。

    殷东心头一紧,知道这道身影可能要消散了。

    他还有一肚子的话也不敢问了,仔细捕捉着这位师门长辈所说的每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得说,小子,你运气不错,生在这个风起云涌的纪元之末。人族从来不缺少天才和妖孽,却都葬在了这一片灵气匮乏的天地。你比他们幸运多在。但,大世当争,大势所趋,风起云涌之间,一切都将见得分晓,争不过,你,还有指望着你的无数人,都将毁于一旦,连转世重生的机会都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殷东身子一颤,感觉自己小身板有着承受不住的重。骤然之间,他感觉到,在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道无形伟力,要压垮他。

    究竟要交给他的师门一点小麻烦,是什么呀?

    殷东忽然觉得肝儿颤。

    “记住,在这片天地间,个人和身后部族是分不开的,纵然是超脱了天地,没有族群,不过是无根浮萍。换言之,在灾劫降临之下,你能庇护住身后部族的人越多,庇护的山河大地越广袤,你的气运就越浓郁,而你超脱的可能性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那一道伟岸的身影更模糊了,传来的声音也变得飘忽了。

    抬眼望过去,殷东犹带青涩的面容上,有着浓浓的疑惑。

    纪元之末的灾劫之下,不都是应劫者,只有两条路的吗?那么,接受庇护的那些人,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这不是有点前后矛盾嘛!

    貌似,眼前这位师门长辈好像跟师父一样,是个大忽悠,有点不靠谱啊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隔空给了殷东一巴掌,直接把他当木桩打得陷进土里半截。

    “小混球,乱抠什么字眼儿!纪元之末只有应劫者,要么,毁在灾劫之下,要么,抢夺气运,蜕去凡胎,挣脱枷锁,没有第三条路可走,但,是身为应劫者无路!另外还有,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这么个简单的道理,你没听过?蠢材!”

    在殷东被打得眼前金星乱冒之时,又挨了一顿训,弄得他一点脾气也没有。算了,自家师门长辈,咋说都是对的,他就听着,听着就好了。

    再说,不听着也不行,他又打不过这个老家伙,识时务者为俊杰,嗯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将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什么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