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四章 师父真的是高手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好大一个烟花啊……啊!干嘛打我!”

    王岩捂着脑门子,无比委屈的看向老道士,刚才挨了一记脑瓜崩,好疼,可是在对上老道士的冷厉的眸光时,蓦的打了个寒颤,不敢再吭声了。

    无量那个天尊,老道士是不是被厉鬼附体了,好可怕,道爷想回家!

    不过王岩也就是想想罢了,壮硕的身体僵直,连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回去看一下。”殷东黑沉着脸说。山顶的道观,在他重生归来时,己经是心目中的圣地了,现在竟然被人毁掉了,这简直比他乘坐的飞机被撞爆,还要让他愤怒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就在殷东身形要动时,却被老道士一把按住。

    现在,殷东己经半只脚踏进筑基期了,在他丹田中己经凝成混沌之种,只要用龙元孕育混沌之种,直到用龙元催生出混沌之莲,就可以进入丹田筑莲台的筑基期了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,他也被老道士轻飘飘的一掌给按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师父真的是高手!

    伴随着师人那一掌压下,殷东心头也是震动不己。

    “山上的那个道观不过是为师临身栖身之所,并不是师门所在,毁了,也就毁了吧。”雾气中,传开了老道士的声音,平静,不带一丝烟火气。

    殷东觉得这样的师父,像是变了一个人,真有点世外高人的范儿了。

    尽管重生之后,他一直觉得师父应该是个高人,但是,真的见到师父的这一面时,他又觉得好不习惯,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怀念那个猥琐的老骗子了。

    还有,如果道观被毁真的无所谓,师父为什么神情大变……被毁掉的道观,一定让师父损失重大,也许师父坑蒙拐骗多年攒下的私房都藏在道观里?

    “臭小子,少胡思乱想,为师带你来这里,可不是来踏青的,速速宁神静气,细心感悟!”

    挨了老道士一记锅贴之后,殷东耳边响起他的低斥声,顿时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这时,老道士念动咒语,那柄用来装神弄鬼的桃木剑上,凝空画符,顿时有一道白光浮现,随着剑尖缭绕,渐渐的,演化出一道白色的门形光影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仅是殷东和王岩,就连小金毛两只眼睛都瞪得溜圆溜圆的,简直太神奇了,是大变魔术吗?

    这简直了!

    殷东咂嘴,刚想说点什么,却发现根本张不开口。

    而且,随着那个门形光影洞开,有一股古老沧桑的气息涌现,刹那间铺开,几乎是在感应到的一瞬间,他的心神就被吸引进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殷东在心头狂喊,可是没有人答应,也感应不到师父他们的存在了,好像天地之间,就剩下他一个了。

    他走向了光门。

    那道光门里,隐约间有星辰转动,随着他走近,走入了光门,星光震颤,牵连着冥冥之中的一道古老的意志,仿佛从沉寂中转醒,充盈着无尽岁月的沧桑和荒芜之气。

    这真不是个梦吗?

    师父,你太牛了,这个戏法耍得太酷了,我给九分,留一分,怕你骄傲了!

    殷东用力的眨眼,又疑惑了,好真实的世界啊,师父弄出来的障眼法都能这么真实,连他的感知都骗过了?

    忽然,殷东感受到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悸动,心神之间,仿佛映照出一道无比伟岸的身影,身穿灰袍,背着大剑,仿佛横跨了无尽岁月时空而来,带着一种浩潮无比的气机笼罩了这一片时空。

    那一道伟岸的身影上,投射出的眸光,落到了殷东的身上,让他感觉自己连每一个细胞都被看透了。

    “逆命之人啊!”

    在殷东的脑子里,响起的一声长叹中,透着一种意味深长的气息。

    殷东的神情凝滞,面前的这一道伟岸身影说的啥意思啊,他是带着师门至宝重生,算是逆天改命了,难道不值得庆幸,听着还有些遗憾的味道?

    那一道伟岸的身影微微摇头,似乎在打量了殷东一番之后,好像有些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这一条路不好走,有进无退。然而,在上路之前,你要先将你的道补全,需要你自己补全残缺,在你有能力的时候,还要顺便给师门解决一点小麻烦,你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个语气,更像是“无鱼,虾也好了”,很无奈,很勉强,好像被迫接受了一个残次品,而让身为残次品的殷东一颗玻璃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殷东没说话,说不出来,但没关系,他的心思都被看透了,一丝微小的波动都无法隐藏,对方都不屑安抚,只静静的等他的回复。

    这都被嫌弃了,还要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兴趣吗?算了,他就当没听到了。

    被选中的小卒子,就不要面子的吗?

    再说了,他不用猜就知道,所谓的顺便给师门解决一点小麻烦,肯定是那种要命的麻烦,他又不傻,儿子也还小,没那么多的热血激荡,就安分的守好自己一亩三分地吧。

    他不回答,那一道伟岸的身影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顿时,仿佛天地都为之一暗,那一声冷哼,仿佛惊雷,在这片昏暗的天地中,引起轰鸣阵阵,像是有一道道星辰从天外撞来,在虚空中炸开,整个虚空如同凶兽撕咬过一般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在裂开的虚空中,流光划空而过,激起虚空涟漪震荡,直撞向殷东。

    顿时,殷东给吓得他亡魂大冒,大喊:“我准备好了,就解决一点小麻烦嘛,当仁不让,舍我其谁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用勉强的,逆命之人的路,真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那一道伟岸的身影笼在朦胧白光里,像是投影,却有意志一般,此时传来的声音里露出一抹戏谑,在戏耍殷东。

    “为师门效力,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殷东大义凛然的说,眼眸深处却有一抹悻然,莫名其妙的就被扔了来一桩麻烦,他想不接都不行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连师门是什么来头都不清楚,就要卷进师门恩怨中,流年不利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殷东摸了摸鼻子,朝那一道伟岸的身影望去,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,想回头偷偷画个小人扎针诅咒他都办不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