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三章 师徒相见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弟子殷东,回来了!”

    拜完,殷东哽声说道,不知不觉中己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在的叩头之时,他仿佛感到了一种冥冥之中的意志被唤醒了,那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意志,仿佛从亘古横跨时空而来,传来一道无比缥缈的声音:“好……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王岩不知什么时候,也跪下了,可能 是在殷东跪拜的时候,受到了感染,他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跪拜。不过,他没有听到那一道来自亘古时空的传音,只是有一种很奇妙的触动,整个人陷入一种空灵的境界,身体周围突然有气流涌来,其中蕴含有丝丝缕缕的灵气。

    引气入体!

    道观内,盘坐在蒲团上的老道士,老眼闪过一道喜色,几乎都忍不住要放声大笑了,山羊胡子一抖一抖的,这个逆天转命的大弟子回归,小弟子也跟着沾光,直接就引气入体,这是师门要大兴之兆啊!

    殷东自然也察觉到了王岩的变化,直接伸手按在他的背心,运转龙元,引导灵气在王岩体内按《天龙真解》淬血篇的功法运行。

    在这五夷山顶,竟然也有极稀薄的虚空能量,虽然不如在飞机上时,但只要引来一丝,就足以给王岩打下深厚的根基了。

    老道士有所感应,终于坐不住了,原本还想要端个架子的,这时也忍不住出来,仔细观察着殷东掌上浮现的龙元,以及被龙元引来的虚空能量,他的脸皮一阵颤动,老眼放光,简直像是发现了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整个修炼界,哪个门派的老怪物发现门派中有殷东这样的弟子,都会当成稀世珍宝的。

    “果然成功了,逆命之人,才能……”

    老道士喃喃的说着,没等说完,又怕谁听到似的,握拳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……

    灿烂的朝霞笼罩了整个五夷山顶时,殷东撤掌,看向身边站着的老道士,眼圈红了,嘴里却一点也恭敬的说:“老骗子,你没出去坑蒙拐骗啊!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找抽是不?”老道士骂着,一记锅贴甩了殷东的脑门子上,打得脆响。

    殷东吡了吡牙,站了起来,没好气的说:“你这是打徒弟,还是打贼啊!”

    老道士不理他,飘然转身,走进了道观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形象似乎不猥琐了,哪怕仍是那一身破烂的道袍,蓬头垢面,趿着鞋子,跟电视剧里的济公形象有得一拼了,但是在殷东眼里,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此时师父的背影里,多了一种神韵,好像明珠拂去了蒙尘,珠子还是那颗珠子,却散发出莹莹的光辉。

    王岩还没有醒来,殷东让小猴子守着他,就进了道观。

    老道士在蒲团上坐着,等到殷东进来拜神上香之后,他说:“拜完之后,就赶紧滚吧,这里不是你久留之地。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师父吗?亲的?

    殷东就看着师父,还有一肚子问题要问呢,这老道就赶他走?

    师徒俩僵持了片刻,殷东语气不善的问:“师父,你真不打算说点啥?”

    老道士抚须,摇头说:“佛曰,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殷东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的说:“师父,你是道士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那个天尊,老道一时口误,勿怪,勿怪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双手合什,对着虚空拜了拜,转头,对上殷东的眼,忽然骂道:“蠢材!天机不可泄露,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这话好有道理啊,虽然听上去是在忽悠人,可殷东觉得还是宁可信其有吧。

    毕竟,重生在年少时,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,说不定师父真是花费了很大的代价,真的是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不问了。”殷东吐了一口浊气,把疑团继续揣回肚子里。然后,他又不满的说:“我这么久没回来了,你不得弄点好吃的,给我尝尝,咱师徒仨个好好喝一顿?”

    老道士瞅了殷东一眼,心里暗自得意。

    徒弟什么的,就是欠骂,一骂就老实了!

    随后,他继续骂:“蠢货!喝什么喝?你印堂发黑,留下来,会有血光之灾。让你滚,就滚!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差一点就被炸得尸骨无存了,死劫还没消?”殷东惊疑道,究竟是谁这么狠,发现他诈死了,还死咬着不放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老道士很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尽管师父是个神棍,但殷东坚信他是一个有真本事的神棍,师父的话,得听。他果断站了起来,把师父也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道士拍开他的手说:“拉拉扯扯干什么了?你还想让为师跟你一起逃命?”

    殷东理直气壮的说:“弟子有难,肯定需要师父挡灾嘛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骂道:“孽徒!”

    前世没少挨骂,殷东直接当耳旁风了,反正是要赖上师父,逮着就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“师父,徒弟野生放养就算了,徒孙,你不得花点心思教啊。我还给你收了一堆弟子记名弟子呢。”

    听了殷东的话,老道士满头黑线:“你到底是来找师父的,还是给你儿子找保姆的?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管你徒孙了?”殷东问,带着威胁的意味。

    本来想说个“不管”,话到嘴边,老道忽然心血来潮,冥冥之中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就改了口:“管!”

    师徒三人带着那只小金猴离开了道观,从后山的密林里离开,进入了那一片迷雾笼罩的山区,不过也只是在边缘地带穿行。

    王岩胆子小,进入浓雾之后,下意识的抱住了殷东的胳膊,颤声说:“你们要去哪里啊?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被你后妈骂吗?”殷东没好气的喝道。

    小金毛从下山之后,就一直趴在殷东的肩上,这时候还拿小爪子拍了一下王岩,吱吱的叫了几声,似乎在嘲笑他胆小。

    王岩震惊的问:“你为什么知道我家的事,我以前明明没有见过你!你真的是鬼吗?”

    殷东正要说话,却见师父猛的刹住身形,转头看向道观的方向,他不由得问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问完,就听到轰然一声巨响,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在五夷山顶腾升而起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