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二章 回道观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烟锁群山,五夷山处在烟岚涌动的边缘地带,前一世,师父曾神神叨叨的说过,眼望处,这连绵起伏的十万大山,都是师门故地。

    事情真相如何,殷东不得而知,不过五夷山里还有人迹,越过五夷山的范围,就看不到人烟了,只有长年浓得化不开的迷雾,还有此起彼伏的兽吼。当地再勇敢和老猎人,都不敢越过五夷山深处。

    这座五夷山,并不是那三教名山的武夷山,相隔极远,却也是自秦汉以来,为羽流禅家栖息之地,留下了一些道观和庵堂故址,当然,名气跟武夷山那边不可比。

    殷东落水的那条河,就是跟五夷山深处的暗河相通,而那条暗河,则是通向了十万大山的深处。

    溯水而上,殷东感觉到河里的水温渐渐低了,心情却越发热乎了,因为这代表暗河离得不远了,而从这里上岸,沿山上行,到达山顶,就能看到那个破道观了。

    殷东的,小心脏以前所未有的狂野姿态怦怦直跳,脑子里也忍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。

    会不会,他所谓的前世,都是自己臆症发作了,幻想出来的?

    殷东都开始怀疑人生了,一时间,竟然泡在河水里不敢浮出水面。不想,河边来了一个微胖少年,手上是自制的钓竿,看到河面上有水漩,一甩钓竿,鱼钩直接从水漩处入水,钩在殷东的身上。

    鱼钩上没饵,锋利的钓尖穿透了殷东肩上的衣服,把他给钓住了。那少年用力一扯,没扯上来,挑了下眉头,兴奋的念叨着:“无量那个天尊,这么大条的鱼,道爷大发了!”

    “死胖子,真呱噪!”

    那熟悉的声音,简直天簌之音,让殷东听得喜不自胜,不是臆症,是真的,这死胖子没入师门以前,也经常来山上混吃混喝,总喜欢自称道爷。

    “哗”的一声水响,殷东直接从水里蹿了出来,浑身淋湿湿的跳到岸上。

    岸上的少年吓得倒跌出去,又一个翻身,顾头不顾腚的缩到旁边草丛时,颤颤的说:“无量那个天尊,有水鬼啊!道爷有驱鬼符,你……你不要过来……你去找老道士吧,那个老骗子坑蒙拐骗,害了不少人,你是来找他报仇的,是不?”

    殷东哈哈大笑,脸上淌落的,不知道是水,还是泪。他上前两步,踹了那少年蹶起的肥屁股一脚,笑骂道:“死胖子,别发神经了,走,回道观去。老骗子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在,现在不知道了,老骗子神出鬼没的,鬼大爷,你自己去……咦,回道观去,你也是道观的人?”

    那少年总算后知后觉的咂出话味儿了,转头看了过来,发现是人,不是水鬼,顿时松了一口长气。随即,他又上下打量了殷东一般,疑惑的问:“无量那个天尊,道爷以前没见过你吧?”

    “走吧,死胖子,你趁着老骗子不在道观,又没少骗香客的钱吧,要请客哦。”殷东笑着,一把扯起了体型己经在横向发展的胖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胖子大惊失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?”殷东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,拽着他往上山的小径走去。

    在前世,这少年跟他一起被老骗子师父收入门下,是他师弟。胖子家在山下的王家村里,叫王岩,现在离后娘把他赶出家门的时间也不远了,到时候,胖子就会到道观里混吃混喝,直到师父把这胖子也收入门下。

    这一世自然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算神秘贝壳,他的天赋是拍马也不及胖子,如今他己经跨进了修炼的门槛,胖子就算晚了一点,有他的帮助,胖子的修炼速度一定会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至于说,胖子会不会被挡在门槛之外……不存在的,胖子前一世修炼老骗子教的破功法,都能达到淬骨镜,这一世修习《天龙真解》,还有灰岛那边的资源无限供给,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尤其是胖子前一世的死仇血刀,己经被他给干掉了,胖子命里注定的那一场死劫被他提前化解,胖子也一定可以鱼跃龙门,大放异彩的。

    殷东心潮澎湃,一时忍不住,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山顶,那座年久失修坍塌了一半的道观前,那一株枝繁叶藏的老枣树,挂满了翠绿的小枣,沉甸甸的枝条垂落下来,垂落树下的老道发髻上。

    在老道一身道袍不知道多久没洗了,眼角还挂着眼屎,手里抱着一个破旧的收音机,沙沙的响着,里面的播放着什么营养液的广告,信号不好,声音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明明老道士站在这里,看不到山下的情形,可是在殷东从水里出来的瞬间,他神神叨叨的说了句:“蛟龙出水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老道的笑容看上去很有些猥琐,树上的一只小猴子,直接抓起一颗小枣朝他砸过来。

    “孽畜!休得无礼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一半,老道仿佛感应到了什么,抱着收音机,转回了道观。

    很快,殷东和胖子王岩上来了,看到树上的猴子,殷东脸上不由笑得一脸灿烂,挥挥手说:“小金毛,快下来,大师兄带你下山吃肉!”

    王岩说:“小金毛吃素,不吃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不吃肉的猴子,叫猴子吗?”殷东怼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前世小金毛本来是一只不吃肉的猴子,却在他拜入师门后,硬生生的给改造成了酒肉猴子,跟他们一起吃肉喝酒。

    小金毛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,直接从树上跳下来,落到殷东的肩头,吱吱的,似乎在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卧槽!这只野猴子怎以听你的话?无量那个天尊,道爷来多少回了,这猴子都不爱答理的,还挠道爷呢,你这是个什么神操作?”王岩不由得惊奇叫道。

    “人品问题。”殷东哈哈笑着,朝着道观走了过去,在大门口的时候,他顿住了脚步,望着连牌匾都碎了大半的破败道观,一时间,他百感交集,情不自禁的双膝一弯,直挺挺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三跪九拜,每次一叩拜,殷东都是真心实意的,额头在青石板地上磕出了血渍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