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一章 飞机被撞毁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个消息,还真是意外的收获,听得沈红雷心头大震,忙让对方调查殷东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有意插花花不发,无心栽柳柳成荫,殷东,是老天都不想让你活着了!”得到殷东确切的行踪,沈红雷低声说着,俊雅的脸庞上都有些狰狞扭曲了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他都没有见过殷东,但是,他在临海的布局,全都让这个渔民给毁掉了,甚至他最重要的谋划——寻找白山附近海域的海底灵脉,都被殷东捷足先登了!

    最可恨的不是这个渔民捷足先登,而是直接把这个海底灵脉交给了军方!

    可笑他还一直以为那仅仅是个海底灵穴,还在临海县城这边的白山附近,按古藉里提到的线索,来搜索那个在灾难纪元来临之前会出现的海底灵脉!

    那个渔民,就是他的克星,必须除之而后快!

    沈红雷想到这里,压制不住心头的恨意,咆哮一声:“殷东,必须死!五夷山,就是你的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殷东还真没想到,死神的阴影己经逼近。

    跟秋莹煲完电话粥之后,又眯了一小会儿,武夷山己经在望,他的心情不由得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天色晴好,正适合在外面坑蒙拐骗,师父不会没在道观,又跑得没影儿了吧?

    就算那老骗子在道观,可他突然跑来认师父,会不会被打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飞身突然一震,被什么东西撞上了,殷东猝不防及防,额头狠狠撞在舷窗上,眼角余光就扫到舷窗外的爆开一团巨大的火球。

    空中交通事故?

    殷东脑子发蒙,却听飞行员大喊:“快跳出去!飞机要爆炸了,他们是故意撞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飞机轰然炸开,飞行员的身体随之炸开,最后的喊声,也消失在了巨大的爆炸声里。

    外面撞过来的飞机,也爆炸了,巨大的爆炸火云,在空中爆开,那*的温度,己经把飞机的碎片都融化了,而他有龙元护体,没被高温所伤,但却被爆炸波冲得更高……要是直接摔下去,摔死得也更快,更彻底了!

    殷东整个人像炮弹,直冲上去,又迅速下坠,而下坠的速度还越来越快,直线加速砸向地面。

    在这要命的紧要关头,他反而更冷静了。

    上次坐飞机时,殷东尝试过,能从虚空之中摄取一种奇异的能量了,这种能量有别于灵气,但又可以炼化成龙元。

    在这个高度,从虚空中摄来能量的速度很缓慢的,也很稀薄的,只有一丝丝的从虚空之中,被牵引而来。

    但当时,殷东在用灵识观察到飞机机身歪歪斜斜时,牵引来的虚空能量,就能让飞机迅速恢复正常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就在想,那一种虚空能量多弄一些,他就行飞行了,毕竟他修炼的是《天龙真解》,龙不能飞,就不叫龙,叫蛇了。

    他都顾不上调整自己身体的角度,全力牵引虚空能量,还真让他牵引来了。那种奇异能量涌入身体,渐渐的让他下坠的速度减缓。

    可虚空能量太少了,眼看他就要砸在一座陡峭的山峰上,他眼瞳里都映出峰顶那尖角形石头了,真要是撞下去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不行,要转向!

    殷东在心头咆哮一声,竟然小宇宙爆发,身体硬生生的凌空折转,朝山峰之外的深谷砸下去。

    下方,是一条蜿蜒流淌的河,像玉带一般……砸下去应该不会死吧?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候,殷东听到头顶上空有轰然撞击声传来,却是飞机残骸撞在峰顶,直接把尖角形巨石砸碎,迸碎的石块连同一些飞机碎片,砸向山峰之外。

    砸进水里不会死,但是受到二次撞击呢?

    殷东不敢赌,而这时高度降低,几乎牵引不到虚空能量了。

    一时情急,他直接让龙元从脚心涌泉穴透出,再用力一蹬,就听到空气被踩爆的炸响声里,他的身体不坠,而斜飞了起来,然后,那股龙元爆发的冲击力消失,他整个人像被施了魔法一般,悬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尽管只有不到过数秒的时间,但殷东清楚的感知到了,他真的在空中悬停了!

    片刻的欣喜之后,殷东的身体继续坠落,但这时候坠落的速度就慢了,而且也偏离了碎石和飞机残骸坠落的范围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,殷东落水之后,河底的游鱼惊散,不少鱼跳出水面,都是肥美的野草鱼,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合适,他都想先抓条鱼,在河边烤了吃,太馋这个鱼了,好多年都没吃过了!

    殷东压下馋虫,直接从水底游走,并没有留在原地等候。

    敢公然撞毁一架军方直升机,幕后黑手的背景很强大,他没必要跟对方正面死磕,先诈死几天,就让对方迎接军方的怒火吧。

    殷东在水底的速度很快,而且他知道这条河来自五夷山深处的暗河,距离师门的那座破道观不远,还流经胖子师弟所在的村子。

    等他从水底离开不久,就有当地驻军赶来了,迅速封锁了飞机失事区域,开始搜索飞机残骸,对飞机上的幸存者进行搜救。

    很快,飞行员的残尸被找到了,而殷东的尸体却疑似被河水冲走了。

    沈红雷得到这个消息,己经是在次日凌晨了。

    仍是他喊莫哥的那人传来的消息,对方气急败坏的骂:“沈红雷,你想死,就拿刀抹脖子跳楼都行,不要坑老子,行不行!你忒么胆子长毛了,敢撞军方的飞机!就算失踪的那个渔民没死,可死了一个飞行员,你以为,这事情要是败露了,沈家能扛得下?”

    “莫哥,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就算对方清楚了,但沈红雷也是抵死不认,故意打了个呵欠,问道:“我现在正要到临海县找我的未婚妻,顺便散个心,你是不是听到什么谣言了?什么飞机,什么失踪的,我怎么听不明白?”

    对方迟疑了一下,冷然说:“最好你什么都没干!”

    说完,对方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沈红雷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嘟嘟的声音,整个脸阴黑阴黑的。

    失踪,那个渔民只是失踪?!

    他都恨不得跑了飞机失事地点,去掘地三尺,找殷东的尸体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