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六章 河底的袭击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还想跟另一株火蜈藤王来个亲密接触吗?”殷东满头黑线,这个草包纨绔不学无术,竟然还知道电灯泡。

    返程,殷东带了些魔鬼树和火蜈藤王当样品,用藤条拴了,挂在肩上,这造型把萧湄儿跟罗平他们快要笑翻了。

    殷东不在乎,爱笑不笑。他就是一个渔民,没那么多穷讲究。当然,下次再来古武界,必须要搞一个芥子袋了。

    为免生事端,殷东两人到了温泉带跟混沌丘陵交界处,并没有再进混沌丘陵,而是从外侧的河谷绕行。

    进入河谷地带,殷东有些震惊了,河里生长着许许多多高壮的水花生,藤蔓覆盖了大半个河面,有些藤蔓都有小臂粗了,但并不是异植,倒是跟魔鬼树的气息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河谷的两侧都是悬崖峭壁,殷东不想浪费时间,决定从水里走。

    萧湄儿纠结了两秒,决定不要反对了——反对也无效,这个男人就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坏人!

    被水花生藤蔓挡得严实的河面,透不下半点光线,黑乎乎的一片,萧湄儿入水的瞬间,只觉得眼前景物突然都消失了,就下意识的抱住了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殷东带着一个人,速度也是快得惊人,引动水流翻腾,形成庞大的漩涡,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惊人威势,仿佛要把周围的一切都吞噬掉,惊得河中生物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突然间,殷东心生一丝悸动。在他原本纤毫毕现的视野里,水花生的根、河床、礁石、鱼虾……等等,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连同挂在他身上的萧湄儿,也消失了,世界里只余下他一个——不,还有一轮煌煌升起的大日,在耀眼的金色阳光里,隐约有一道宛如神明的巨大身影,举手投足前,仿佛能崩碎虚空,倾天覆地,令人油然生出一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。

    殷东仿佛受到一种难以抗衡的威势压制,几乎要倒头拜伏的一刻,脑子里突然涌现一道清流,顿时有一种意识回归的错觉,眼前的视野恢复,河中的景物复原如初,并没有大日,也没有神明的影子,只是多了一条雾气缭绕的怪鱼。

    是那条鱼在搞鬼?

    他心里好奇,正要去抓那条鱼,身形微动时,从河底的礁石后、水花生密集的藤蔓间,同时有好几道身影扑出,隐隐呈包抄之势,向他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竟然有人知道他要走这条水路,在这里提前埋伏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确定会走这条路,纯粹是临时起意,除非是神算子,有未卜先知之能。

    靠谱一点的猜测,一是,这些人的目标是别人,而他躺枪了。二是,这些人算准了他要返回世俗界,在他可能出现的途径,全都布下了埋伏圈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是后者,宁可是躺枪了。但很快,他知道这希望破灭了。

    “龙的传人,果然是有两把刷子。”

    在殷东的手抓住那条怪鱼时,斜侧方响起一道阴恻恻的声音,得意又猖狂的说:“交出你的功法,留你一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殷东确信,自己就是他们的伏击目标,心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脑子里的“灵物宝鉴”被引动,星光涌动,浮现出鱼的图案,以及图说。

    蜃鱼:有一丝蜃龙的血脉,天赋技能为浓雾领域,有迷幻效果。

    这倒是个稀罕品种,殷东决定带回去给小宝玩,就没有一把抓爆鱼头,而是捏在手里,另一只手则抓了一把魔鬼树的树枝。

    包抄过来的袭击者一共六人,形成一个半包围圈,蜃鱼就在半包围圈的中间,他冲过来抓蜃鱼,就是冲进了包围圈。他们的装束跟暗影楼金牌杀手鬼王的不一样,倒是跟混乱丘陵的魔修们装束差不多,估计是出自混乱丘陵里的同一个魔修组织。

    刚才说话的那人在前方的礁石后浮现,整个人像是从礁石上分离出来的阴影,脸上蒙着黑布,看不到五官,只露出一双眼睛,闪烁着猫戏老鼠般的残忍目光,阴恻恻的说:“相信我,在我手底下,能留下全尸,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幸福的事情,还是留给你自己享受吧。”殷东淡漠的说着,环顾四周,见四面都被封死,包围圈缩小了很多,己经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蒙面男似乎很享受猫抓耗子的游戏,并不急着杀死殷东,还跟个话痨似的碎碎念:“还有,我的蜃鱼宝宝,你不要弄伤它了,一点小伤都不要有。要不然我会把你的肉撕成一条一条,在你活着的时候,喂给它吃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丫的一个老魔修,还蜃鱼宝宝,别让老子隔夜饭都吐出来了!”在最后三个字时,殷东抓在手里的魔鬼树枝飞洒而出。

    距离太近,洒出的树枝很密集,每个袭击者身上都同时被好几根树枝击中。

    袭击者们身上都穿着鲨皮护甲,一般刀枪都扎不破,但是,附着了龙元的树枝,却轻易的洞穿了护甲,当场皮破血流。

    本来,这伤是小伤,以袭击者们的实力而言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可是,魔鬼树惧怕殷东身上散发的龙元气息,被他用藤条拴着,挂在身前,它压根就不敢有异动,等到枝条被他折断,洒出去后,那些树枝的还有意识似的,都像憋坏了的蛇,拼了命的往伤口里钻。

    那种痛真是很难言的痛,尤其是刚才威胁了殷东的那个倒霉蛋,直接是眼睛被扎中,魔鬼树的枝条往脑子深处钻,简直就是一种酷刑,痛得让人想死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顾不上杀殷东,赶紧连肉带魔鬼树枝条一起剜下来,但还是免不了被魔鬼树枝条吞噬血肉,皮肤迅速干瘪下去。

    袭击者们的惨叫声,在水中也凄厉无比,倒是把陷入昏迷的萧湄儿惊醒,她一脸懵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还以为眼花了,再揉一下,才确定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殷东好整以暇的看着几个倒霉的杀手,手里又折了一把魔鬼树的枝条,微笑道:“我们可以谈谈了吧,如果,你们不想身上再多几根魔鬼树枝的话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