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章 都是短剑惹的祸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对铁振说了那番话之后,又看向罗平说:“还有罗平,你跟着我们,会很危险的,你确定要跟我们走?”

    “义无反顾。”罗平咧嘴笑笑,能随便弄到蛇果和灵液的地方,他必须要跟去看看的。

    “不会用成语,别乱用,不学无术的草包!”铁振嘲弄道。

    罗平并不答理,脸上的轻佻笑意都消失了,很认真的说:“我确定以及肯定,我不想留在铁林城当个草包纨绔,混吃等死,或者是哪天被我的好大哥直接阴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就一起逃亡吧,先离开这里。”殷东不再劝罗平了,让他带路往混乱丘陵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罗平平时娇生惯养,还真没吃过这种苦。哪怕他是个修士,背着老猴子在山林中穿行,其实并不怎么费力,他也忍不住抱怨:“要是没把龙鳞角马摔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铁振自觉做错了事,一直跟在后面,这时说:“我帮你背这只猴子吧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记粉拳飞来,直接把铁振砸飞了,哭得两眼肿成桃子的萧湄儿,怒目圆睁的瞪着铁振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这是我萧家老祖,你才是猴子,你全家都是猴子。”

    殷东挺同情的看了黑塔少年一眼,真是祸从口出啊,只这一句话,这少年的单相思就彻底没了开花结果的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罗平更是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,还假惺惺的说:“萧妹子,你别跟这个傻大个子一般见识,他是乡下土包子,没见识过猴老祖大展神威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废话!”萧湄儿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够了,你想把追兵都引来吗?”殷东低斥一声,忽然听到了什么似的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并示意大家都在灌木丛里藏好身形,没他的话,都不要动。

    天色己经很黑了,在这密林深处,光线就更暗了,他们藏在灌林丛里,身体跟黑暗融入在了一起,就算是从灌木丛边走过,也不可能看到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灌木丛边,突兀的闪现了一道人影,淡而威严的说: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片山林,忽然安静了,死一般的寂静,虫鸣鸟叫声都消失了。有殷东之前的交待,罗平和铁振倒还稳得住,没有动弹,而萧湄儿身形颤抖了一下,下意识的想跳起来,却被殷东的手按住肩膀。

    随后,殷东深吸了一口气,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,他走得很慢,心脏也跟敲小鼓似的,砰砰乱敲。一直走到距离黑影不到一米的地方,他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暗夜中,殷东的视线也不受影响,能看清这是个温文儒雅的男子,甚至有些俊秀,看上去也就是四十来岁的样子,目光中并不带杀机,却在两人对视时,让殷东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,又像是陷入无尽星河。

    这是个比王家老祖更恐怖的强者!

    殷东有了这样的认知,反倒没有了刚才的紧张,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说:“请问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的胆子很大,还要装傻?”

    这人有些意外了,脸上甚至浮现了一丝笑意,但他随后一扬手,就让殷东感到一道掌风袭来,抽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尽管只是一道掌风而己,可是掌风的冲击力,却让殷东全身气血狂震,身体不由自主的高高飞起,撞在旁边树干上,又蓦的反弹回来,空中洒下血珠无数,连成了线,然后像死鱼一样砸落在那人脚下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就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剧痛,如同电流般掠遍全身,纵然殷东心性坚韧,也忍不住惨叫一声。但随即,殷东嘶吼道:“你都没说什么事,为什么说我装傻?这片山林,难道是你家的?”

    那人淡淡的问:“王家老祖的法器,在你身上,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法器?那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殷东懵比了,很快又反应过来,从背包里拿出那把短剑,难道是这把短剑惹的祸?

    他举起短剑,冲那人晃了晃,问道:“是这个破玩意吗?我刚拣的,你想要,我给你,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那人手一招,短剑落在他手上,打量了一番,淡淡的问道:“拣的?”

    殷东镇定的说:“我肯定不可能杀人夺宝,我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那人都笑了:“凭你这小子的实力,想杀人夺宝,也没那个实力,那怕,他只是一具傀儡分身,也足够一指头捻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轰然一声,殷东心里有如巨浪翻腾,傀儡分身,被老猴子杀死的只是一具傀儡分身?所以,老猴子在昏迷之前,才提醒他,要小心王家老祖?

    差一点,殷东就要脱口问道:“你是王家老祖的本尊?”

    话到舌尖上,他的牙齿咬了舌头,那一丝痛感,让他清醒,改口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傀儡分身,反正是罗少让我来这里等他的,我看到断涧边有把短剑,就拣了起来。你要,就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倒是有些惊讶了:“哪个罗少?”

    闻言,殷东心头一动,冒了一个猜测,就试探着忽悠说:“就是罗平,他不想留在罗家混吃等死,哪天不小心就被他那个暖床丫头养的大哥阴死了,可是又干不过他大哥跟他老子,就想破坏王家的计划,然后远走高飞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远走高飞,跟来无极门捣乱有什么关系?”那人问道,很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换个人,或许会觉得这个强者关注重点错了,但殷东却是心头一定,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了。

    心里对罗平道了个歉,殷东接着瞎扯:“罗少说过,他妻子的娘家,就是无极门的王家,是他支持他大哥的,连他妻子都是他大哥玩过的烂货,被他大哥废物利用,来监视他的。他大哥想让王家夺取无极门的基业,他就偏不让他们如意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那人冷哼一声,目光逼视着殷东,像刀子一样锋利。

    殷东坦然与之对视,哪怕在对方的气势压迫下,后背生凉,冒了一层白毛汗,仍极力保持着镇定。

    那人默了片刻,没好气的说道:“所以,那个小混蛋就带你们进无极门后山禁地,把老猴子救出来了,是吧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