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八章 冤家路窄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罗平完全想不出,什么时候珍稀的蛇果和灵液都成大白菜了,殷东到底是出自于哪个隐世不出的大势力?

    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跟殷东走的念头。

    老猴子哈哈的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,震得整个山洞的碎石都扑簌落下来,弄得殷东他们满头的石渣,只得赶紧往外跑。

    整个无极门都听到了老猴子的大笑声,顿时引发了一阵骚乱,这其中以王家子弟最为惊慌,暗自惊疑这只老猴子怎么还活着,而且刚才那一道啸声不长还罢了,现在这一阵大狂笑声,听着中气十足,并不像是重伤垂危啊?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这个老猴子恢复了,一定会清洗王家子弟,为萧家报仇的,老祖现在也不在无极山,还有谁能挡住它的杀戮?

    逃!

    不知是谁打头,无极门中的王家子弟纷纷往外逃蹿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老猴子身在禁地,似乎灵识能观察整个无极门,冷哼一声,一扬爪子,顿时从禁地腾起一道巨大的猴爪之影,向外拍击而去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好些往外飞蹿的身影爆开,血雨纷飞,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和惨叫,响彻整个无极门,恐惧蔓延,连那些不属于王家的弟子也惊骇无比,唯恐老猴子狂性大发,直接把屠了整个无极门。

    殷东虽然没有亲眼见到,可是禁地上腾升而起的巨大猴爪之影,他是亲眼见到的,紧接着又听到了无数惨叫声,心里也能猜到,不由心生忌惮……这是个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的老猴子,带它去灰岛,真没有问题吗?

    萧湄儿心思真是细腻,竟然猜到了殷东的想法,说道:“老祖不会滥杀无辜的,它都好多年没有杀过人了,这一次是萧家的根基几乎被连根拔起,它才会下死手的,而且这也能震慑王家,让王家不敢赶尽杀绝,能保住我爸跟二太公的命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,殷东姑且信了,不过,他心里还是决定,绝对不能让老猴子进灰岛,最多,就让它跟老海蛇做伴好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老猴子的手臂一扬,一股劲儿卷起三人,腾空而起,朝着后山禁地之外飞掠而出,很快落入山林之内。老猴子并没有在无极门内逗留,就朝断涧方向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殷东有点晕,哪怕两世为人,他也没少坐飞机上天,但,跟目前这种凌空飞掠的感觉完全不一样,有一种腾云驾雾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老猴子的速度真心很快,殷东感觉没多大一会儿,就到了断涧这里,过了断涧,就不再是无极门的范围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温和的男子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猴老沉疴初起,又何必匆匆离开呢?”

    声音入耳,老猴子把三人扔在地上,身上的气机明显腾升,带着一股暴戾的杀机,狞声道:“回来得很快,很好!”

    王家老祖?

    殷东用眼神向萧湄儿探询,却见她咬着下唇,两眼喷火的看向断涧对面。

    在断涧对面,一道人影突兀的闪现,掠过断涧的风撩不起他的青袍,整个人像一尊雕塑伫立那里,就好像他亘古以来就一直站在那里,从未移动过。

    殷东只觉得眼一花,对面就多了一个男子,完全没看出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而且一阵扑面而来的气势压迫而来,竟然让老猴子顿住身形,甚至气息都有些浮动了。

    强!很强!

    殷东直觉这个男子非常强大,带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,至少是比老猴子危险。当然,也可能是老猴子收敛了气息,不过,殷东觉得老猴子多半还是伤势太重,实力不如对方。

    先入为主,殷东本来觉得王家老祖不是个好东西,想象当中,那应该是个尖嘴猴腮的老头,长着一双毒蛇眼,阴森诡异,此时,才发现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此时一见,这位王家老祖虽然足够老了,满头银发,却并不老朽,看似中年,五官粗犷而威严,眼神平静,古铜色的脸膛暴露在阳光中,隐约有金属的光泽。

    不仅殷东和萧湄儿紧张,罗平在王家子弟面前敢耍威风,此时却像耗子见了猫,直接躲到了殷东身后,唯恐被王家老祖发现了。

    王家老祖直接无视了罗平和殷东,倒是落在了萧湄儿脸上,微微一笑:“湄丫头,看不出来,你这丫头心机足够,运气也不错,竟然能找到给猴老疗伤之物,不错。”

    萧湄儿小脸发白,吞了下口水,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是老天有眼,不想让你们王家阴谋得逞。”

    轻笑了一声,王家老祖淡淡的道:“乾儿跟那几小子没回来,都被你弄死了吧?果然是最毒妇人心,我早就说这孩子不是做大事的,果然,这一趟他带你去世俗界就出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拖延时间,猴老祖,上!”

    殷东轻轻说了一声,终于让王家老祖露出一抹意外之外,朝他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一眼,平静而淡漠,却透着无尽森寒,殷东只觉得心胆俱寒,就连灵魂仿佛瞬间冰冻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受死!”

    老猴子一声咆哮,如同炸雷,瞬间震碎了压向殷东的那一种森寒,形同魔神一般,朝着断涧对面冲去。

    “猴老,你不该这么冲动的,错过今天,等你伤势再恢复一些,我还真拿你没办法。”王家老祖说着,手一扬,气劲迸射,荡起一圈光纹,一甩,再骤然弹出。

    就见空气中扯出一道蛇形亮光,瞬间射向仍在半空的老猴子,又如毒蛇吐唁般,乍吐即收。老猴子扑到断涧中间时,胸口就多了一道血窟窿,正往外喷着血,在空中飙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此消彼涨,猴老,你不行了,不要做困兽之斗了。”王家老祖淡淡说着,用言语在乱老猴子的心智。

    老猴子气机一滞,或许是伤得太重,或许是被王家老祖的话影响了,没能直接跃过断涧,落在了铁索桥上。它每走一步,铁索桥密然震荡一番,像随时都会掉下去,引得后面三个小辈心惊不己,尤其是萧湄儿己经忍不住惊呼。

    殷东心往下沉,却叫:“猴老祖,他在害怕了,这是个好机会,快冲过去,跟他拼个鱼死网破,拼了,就能赢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