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章 不会怕翻车吧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公路上飞驰而过的军车,像一道闪电呼啸而过,路面的积水洼水花四溅。开车的这位年轻的少尉,简直比殷东开车时还猛,拐弯从来不带刹车。

    萧湄儿那么神经大条的妹子,都吓得忍不住哇哇大叫:“喂喂喂,搞慢一点啊,你不怕翻车啊!”

    开车的那位兵哥哥还转头吡牙一笑道:“凌哥说,你们都是高手,不会怕翻车吧?”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殷东,笑着问道:“你跟凌凡认识?”

    少尉笑道:“不敢不认识,他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校霸,我属于在他的拳头下被摧残的幼苗群里的一颗。”

    这个八卦顿时治愈了萧湄儿心头的惊慌,浑然忘了车在路上狂飙,随时都可能翻车,她两眼放光的望着少尉。

    没多大一会儿,萧湄儿就跟这个叫李伟的少尉聊得热火朝天了,知道他是李*的侄子,还挖了不少凌凡的八卦,几乎把凌凡从幼儿园到高中的糗事都扒出来了,直接让凌凡的形象崩毁。

    在李伟的形容之下,那根本就是一个好勇斗狠的混世魔王,一天不打架就手痒,幼儿园就敢带着小兄弟们打一年级的孩子,在校内打得鸡飞狗跳,打得没意思了,又往校外发展,要不是高中之后,被凌老爷子踢进军校,他都能弄一个帮派出来。

    “哇噻!凌叔真会玩!”萧湄儿惊叹道。

    李伟猛一脚踩了个刹车,在萧湄儿的尖叫声里,转头问道:“你喊凌哥什么?叔?他比你没大多少吧?”

    萧湄儿的头在车窗上撞了一下,她揉着被撞痛的额头,都顾不上抱怨李伟突然踩刹车了,一脸幽怨的瞅向殷东,很是悲愤的说:“他跟东子叔两个坏人,逼着我喊叔嘛,我又打过不他们,在人矮檐下,不能不低头嘛!”

    李伟一脸同病相怜的表情说:“这个确实是凌哥的风格,他从小到大就不解风情,拳头从来不懂得怜香惜玉。我姐都被他打得破相,去医院缝过针,她说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凌哥这头暴龙。”

    萧湄儿叹气说:“凌叔其实还好啦,最要是东子叔,他们俩个狼狈为奸,唉!我就没有见过像他们这么坏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熊孩子当着和尚骂秃驴了,殷东很无语。

    李伟也是个二货,还巴啦马啦的问:“你这么萌的软妹子,凌哥那个单细胞男不懂怜香惜玉就算了,还有别的男人也舍得欺负吗?你说,那个牲口现在在哪儿,李哥回头替你收拾他去。”

    现在还没把蛇果给自家老祖送到,萧湄儿可不想节外生枝,忙说:“不用了,就是喊个叔,过年我还可以要红包,我不吃亏,不用你多事。”

    殷东扭脸,看向车这外,懒得看这两个活宝,只是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,这熊孩子竟然还想着过年要红包的,看样子,等过年的时候,他还得准备红包了。

    李伟看萧湄儿坚持,就换了个话题,天南海北的瞎侃一气,就这么侃到了省军区的停机坪,在停机坪上,己经有一架军用直升机等在那里,李伟直接把车开到了直升机旁边,很是不舍的冲她说:“回来打我电话,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车还没停稳,就跳下车的萧湄儿,回眸一笑,欢快的说:“那要看东子叔让不让我打电话了,我得听他的。”

    李伟愣了一下,朝殷东看了过去:“她的东子叔是?”

    殷东犹带青涩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笑意,自我介绍:“殷东,这熊孩子喊我东子叔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李伟爆了个粗口,回想着自己一路上没少骂萧妹子的东子叔是牲口,合则这位就坐在旁边啊!

    “回来要是从这边走的话,再联系,多谢李少尉了。”殷东说着也跳下车,冲李伟挥了挥手,把背包甩到背上,朝直升机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湄儿己经先一步上来,跟飞行员又聊上了。这妹子是自来熟,跟谁都能迅速聊是火热,不过这一次聊的是正事儿,她得告诉飞行员往哪个方向飞。

    直升机里就一个飞行员,加上他们两个乘客,殷东没打扰萧湄儿跟飞行员沟通,就安静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直升机飞了起来,朝着西南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殷东从舷窗往下看,忽然想起了前一世离开省城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当时可没钱坐飞机,而是坐的火车,还是逃票,因为看到一个坐火车的女人抱着的小孩,很像是小宝,他追着那女人上了火车,钱包被偷了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在火车上,被列车员查票的时候,查出了出来,他也没钱补票,列车长听他说了原因之后,让他在火车上找了一圈,找到了那个抱小孩的女人,可那小孩并不是小宝。

    不过,那小孩也不是那女人的,是她偷来的,看到列车长带着殷东来看小孩,就慌了神,扔下孩子就跳窗想逃,被列车长抓住了。也算是殷东误打误撞的做了件好事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那件事还有一个多月就发生了,他这一趟去无极门,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回来,要不就通知罗队长去一趟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殷东从背包里翻出纸笔,画了张图,是他前世记忆中那女人抱小孩的图像,以及火车的车次及座号,还有一些相关的信息,都写在上面,然后用手机给拍了个照,用邮件发给了罗队长。

    “东子叔,你画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萧湄儿的声音,殷东直接把画了图的那张低撕了,不答反问道:“你跟飞行员说清楚了我们去哪里了吧?别弄错了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嘛!”萧湄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随即,脸上又浮现诡异的笑容说:“我看到你画的女人,不是秋莹姐啊,东子叔,你老实交待,在外面是不是养小三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

    伸手给了熊孩子一个爆栗,殷东扯开了话题,问道:“刚才你跟飞行员聊的时候,我听他说什么那一片区域长期有空气乱流,还有浓雾长年不散,那你们平时出入,都是步行,没有车的吗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