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章 我不能随便杀人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不管是躺在地上的那些人,还是仍在垂死挣扎的那些人,都下意识的朝大师兄看去,就连小师妹也看向了大师兄。

    平时慷慨激昂的大师兄,满口大义的大师兄,在这一刻怂了,彻底的怂了,像个小丑一般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小师妹,不要听他挑拨离间,这个魔头,他是在戏弄你,他根本不会放过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还是想死,那我成全你好了!”殷东神色一冷,没等大师兄反应过来,身躯猛的前冲两步,血龙爪再度施出,血光暴闪,直击而去。

    致命的危机感笼上心头,大师兄全身冰寒,简直像凛冬里扔进了冰湖一样,冷得血液都要成冰,什么气节完全顾不上了,惊恐万分的大喊:“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血光顿散,殷东的手指离大师兄不过一指之遥。他缓缓的收手,双目中神光闪闪,看向像受惊的鹌鹑瑟瑟发抖的大师兄。

    周围的打斗也停了,变得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其余的师弟们都沉默着,看向大师兄都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小师妹更是张大了樱红小嘴,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太震惊了,太意外了,总是威猛霸道的大师兄,也会救饶?他不是一条响当当的铁汉,宁可站着死,不可跪着生的吗?

    她就算以前不喜欢大师兄约束自己,内心里还是很尊重他的,觉得他是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,可是他喵的大错特错了啊!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事情,太颠覆她的认知了。

    她以是殷东主动攻击大师兄,是纯属找虐,结果虐是虐了,但被虐的不是殷东,是她的大师兄。而她以为铁骨铮铮的大师兄,却是一个怂包?!

    “哎呀我去!眼瞎了啊!”小师妹哀嚎了一嗓子,也不知道究竟是指谁。

    大师兄脸皮涨得发紫了,又转黑。

    他忍了!

    忍字头上一把刀,他现在忍辱偷生,是为了日后师门崛起的荣光。总有一天,他会连本带利找回今天的场子,把这对狗男女打入十八层地狱,让他们后悔活在这个世上!

    在心里发狠的时候,大师兄还怕眼里露出的凶光,被殷东发现,低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殷东撕掉了这个伪君子的脸皮,也觉得无趣:“你丫的就不能硬气一点?电视电影里用到滥的一句台词,脑袋掉碗大的疤,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,你就没学过?兄弟,这是法制社会,我不能随便杀人的,那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R啊!”顾文都忍不住笑骂了一声,东子太损了,把人脸皮撕下来还不算完,还要放地上再踩几脚,他替这个倒霉 催的大师兄憋屈了。

    大师兄己经不在乎丢脸了……脸皮己经拣不起来了,只要命能留着就好!

    如同大师兄一样,其他师弟们也暗自松了一口气,世俗界的这种法律很好,他们的命是真的保住了。

    殷东又来一个急转弯:“当然,放了你们也是不可能的。再说了,我是平头老百姓,我没有杀人的权利,但是军方的人有啊,我身后这些全副武装的兄弟,都是军人,有杀人执照的,你们敢拒捕,他们就敢开枪,砰!一颗花生米,送你们回西天姥姥家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可不可以说话别大喘气儿?给我们希望,又摧毁,耍我们很好玩吗?”小师妹忍不住喊了一声,也喊出了师兄们的心声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在耍你们?”殷东神情一冷,凛冽的眼神寒芒暴起。

    小师妹的眼里,这个青涩未脱的小哥哥,好像突然变成了凶残无比的恶狼,要吃掉她这只肥美的小羊羔了。她吞了吞口水,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殷东冷冷的说:“以你们在临海县犯下的罪行,够枪毙了。我身后的这些军方兄弟们,就是专门处理你们这类古武修士的,他们有权直接击毙你们。妹子,你天性善良,我真不想为难你,刚才你也帮了我一个大忙,所以,你不想你的师兄们死掉,就要给我一个理由,我才能帮你求情。”

    小师妹急得快哭了,脱口说:“你是个好人,你帮我想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个好人卡一发,殷东都不好意思吓唬她了,这妹子太单纯了,欺负她真是有罪恶感。

    殷东摸了摸鼻子说:“你让你师兄们想吧,说实话,我能帮你的其实也有限,只提友情提示一下,军方有高层来了,你们最好不要指望用金银财宝跟灵石什么的当筹码,没用。你们最好能提供有价值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小师妹跟她的师兄们,觉得殷东的话是实话,凌凡之前在远处喊的那一嗓子,大家都听到了,而四面八方由远及近的沙沙脚步声,也让他们清楚来的人数量不少,实力也不弱,带队的人肯定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他们都开始思索起来,该提供什么样有价值的情报,才能保住小命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压抑的气氛中,凌凡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看了看场中的情形,凌凡略有些遗憾,他都没到场,战斗就结束了,害他大老远的跑来,简直浪费表情。

    凌凡不高兴了,脸沉着。他本身是京城世家少主,在军中也是身居高位,那一股气势也是颇为慑人的。

    他跟殷东都不用沟通,就很有默契的按殷东编的戏本来演了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俘虏抓起来,带回去审讯,有胆敢反抗者,以盗窃军方机密企图逃跑罪,就地处决!”

    随着凌凡杀气腾腾的大吼出声,三十多名战士们越众而出,如狼似虎的扑上来,两人架起一个俘虏,并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们的脑袋。

    包括大师兄在类的,这帮俘虏没有一个也反抗的,全都乖乖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凌凡又询问跟顾文一起被救的那四个人的身份,得知其中那个吴新武是回乡探亲的本地人,李诚是陪同他来的好友,余下两个是国安局的,他不觉皱眉道:“你们国安局的来临海县干什么?”

    国安局那位艾处长微笑道:“我们来调查血风楼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血风楼老巢那边,我就不派人去搜查了,你们国家局去查吧。”凌凡说着,让手下战士把吴新武和李诚也一起带上,就准备返回来,却被拦住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