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五章 大人也不能打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宝闯了祸,本来有些吓到了,这时看凌凡没生气,再偷瞄一下他爸好像也没生气,顿时又精神了,软萌的说:“吃参,吃雾,吃粥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还一边扳着小指头数。换个人都不会把这小不点儿的话当回事,但是凌凡早习惯了这小家伙的聪颖,顿时明白了:“哦,小宝吃了参,还有灰雾,还有爸爸煮的粥,就变得这么大力气的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哪。”小宝儿眨巴着眼睛回应着,好认真的表情,萌得一脸血。

    凌凡狠狠亲了小宝一口,笑道:“小宝真乖,凌叔接个哥哥来跟小宝一起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宝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:“不好,宝宝有,哥哥玩。”

    看到凌凡吃瘪,旁边的官兵们都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凌凡笑骂道:“小坏蛋,哥哥多一点好吗?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,不听话,你还可以揍他,反正他也打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小宝听得眼都亮了,小嘴咧开笑,还流口水了。

    殷东忙道:“你别乱讲,回头你儿子来了,被小宝打残,你别心疼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凌凡赶紧说:“哥哥听话,小宝肯定也不揍他,是吧?把哥哥揍傻了,就不好玩了,对吧?”

    小宝用力的点了点小脑瓜,认真的说:“哥哥乖,听话,宝宝不打。”

    殷东拉下脸来问:“那你刚才为什么打凌叔?爸爸不是跟你说过,不准打人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小宝还有些委屈,摊开小爪子说:“宝宝,没石子,没打哥哥,姐姐。”

    这小包子的意思,是殷东只让他不准用石子砸人,不准玩石子,不准打哥哥姐姐,所以,他打了凌叔,不算错。

    殷东:“……”

    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的,对视片刻,殷东拍了一下他的小爪子,沉着脸道:“大人也不能打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凌凡哀声叹气的说:“我想跳海死一死了,我忒么在这小不点儿的面前,都成纸糊蔑扎的样子货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惭愧的可不止一个两个,在场的官兵们都躁红了脸。

    殷东赶紧解释说:“小宝是特殊情况,他用灰雾淬体了,力气稍大点。”说完,他赶紧带着小宝走了。

    凌凡还在后面大声问:“文子跟我说,要回县城看他妈,他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赶紧跟我说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殷东应了一声。说起来,他都不知道顾文回县城了,还以为顾文是去了珊瑚礁峡谷呢。

    难道文子他妈病情有了变化?

    殷东疑惑着,但也没深想。想必问题不大吧,要不然文子应该会给他电话的。

    很快,他带着小宝回到了村里,整个村子仍然是热火朝天的,都因为他提议的几个旅游项目,感到致富的希望就在眼前,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想要大展拳脚。

    殷东一路走过,碰到的村里人都热情的跟他打招呼,笑得都格外的真诚,完全没有他刚重生回来时那种看怪物的冷漠了。

    碰到有人打招呼,小宝嘴巴可甜了,喊得可甜了,就算是辈份都很少弄错的,所有人都夸他聪明。

    等殷东父子俩走远了,还能听到有人说:“东子父子俩根本不是带煞,是有大气运。东子二婶就是想抢他们父子的气运,才造谣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人也跟着附和:“肯定是的,那女人心坏,想夺了东子父子俩的气运,也不会回馈咱们村子,他们直接就在县城买房子。还是东子心地好,咱们以前那样对他们父子俩,现在他也不计恨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东子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自己也是太蠢了,竟然信了东子二婶的鬼话,那女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恶人有恶报,那女人也没讨了好去,她一家三口都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东子奶奶也真是老糊涂了,有这么好的孙子不疼,非要老二那一家子扶不上墙的烂泥,也是让人无语了。听说,她现在在县城拣破烂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里,殷东脚下打了个踉跄。纵然前世今生,对于奶奶都有着浓浓的怨气,他完全不想去见那老太太。

    总归还是亲祖孙,他不能在听到奶奶拣破烂为生,还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该去看一看奶奶吧?

    殷东心里纠结着,仿佛感觉到在天上的父亲谴责的目光了。他爸在天有灵,肯定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亲妈过得这么惨吧?

    无论有什么前因,说到底他们还是有着斩不断的血脉亲情,他不管二叔一家子就算了,连年迈的奶奶也不管,就真的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殷东犹豫的时候,一道欢快的女人声音响了起来:“小宝!”

    正低头逗狗的小宝,猛的抬头,看到了从自家小院里出来的秋莹,马上喊道:“麻麻!”

    秋莹跑过来,把小宝接过来,看他像小猪一样在怀里拱着,笑得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殷东都看得有些羡慕了,脑子里冒出一句……儿子让开,让老爸来!

    汗!

    好无耻的感觉……尤其是好像被秋莹发现了,她脸上的笑意变得古怪了。

    殷东有些作贼心虚,掐断了脑子里那个无耻的念头,一本正经的说:“秋总,你怎么突然来了,也不打个电话,让我们村里也准备一个欢迎会什么的?”

    秋莹斜了一眼,有一种叫做鄙夷的眼波流转,装什么正经?

    干笑了两声,殷东直接落荒而逃:“我去烧饭,秋总,帮我看一下小宝,中午就在我家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秋莹觉得他这心虚来得莫名其妙,就问小宝:“你爸干什么坏事了?”

    小宝立马告状:“耙耙骂宝宝,还,打宝宝。”

    说到“打”字的时候,这小子还比划了一下殷东打他的样子,逗得秋莹咯咯直笑,看他委屈的撅起了嘴,忙又哄道:“嗯,爸爸打宝宝是错的,我们等下骂他去。”

    小宝立马眉开眼笑道:“好,麻麻骂!”

    这意思是秋莹骂就行了,他还是不敢的。看着他这古灵精怪的模样,秋莹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殷东在院子里听到了,心头有一种温馨的暖意在流淌,如果能证明秋莹就是阿夏,该有多么完美啊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