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四章 心冷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柳曼姣好的脸庞上,阴沉得吓人,真想给殷东一耳光,可是大金在旁边虎视眈眈的,她用力攥了攥拳头,又森然道:“你敢跟姓黄的那个肥猪合起伙来耍我们?殷东,你就不怕赔上你父子的性命?”

    殷东的脸色一寒,凛然道:“我还真不怕,有什么手段,你们都使出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大金似乎察觉到殷东了愤怒,低呜着,弓起了后背,作势欲扑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

    柳曼怕了,仓皇跑了出去,冲到院门外,看到黄司仁父子,她上前一把抓起儿子的手,竖眉怒目瞪着黄司仁,骂道:“你敢骗我!你还想要儿子,做梦!小斌,走,跟妈回去!”

    说着,她用力一扯,却不妨黄斌猛的抽回了手。

    柳曼愕然看向八岁的儿子,喝问:“你不想跟妈妈回家,要留在这个破烂的渔村,弄得一身臭不可闻的鱼腥味吗?”

    黄斌红着眼圈说:“不是你要我跟爸爸的吗?你说爸爸抢走了我的监护权,你只能带走姐姐,我必须要跟我爸。你还说,等过段时间,你再想办法接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柳曼没弄懂儿子的意思,强势的说:“不用等过段时间,现在你就跟妈回去!”

    “把我带回去,当你的筹码,来要胁我爸,是吧?”说着,黄斌吼了起来,眼泪也终于忍不住滚落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柳曼气急败坏的甩了一耳光,狠狠的打在黄斌的脸上,惊怒道:“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!”

    黄司仁没防到她突然动手,慢了一拍,等到儿子被打了之后,才抓住她的手腕,吼道:“你够了!别使孩子撒气!”

    “死肥猪!别假惺惺的装好人了,你什么时候关心过孩子?别让我恶心了!”柳曼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嫌恶之色,让黄司仁终于明白了,她打心底就嫌弃自己,憎恶自己,从没爱过他,爱的,只是他黄家子弟的身份。

    黄司仁心冷透了,连跟这个女人吵架的兴趣都没有。但是黄斌不干了,愤怒的吼道:“你不许骂我爸爸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柳曼又甩手想抽儿子耳光时,被黄司仁眼疾手快一把攥住她的手腕,随即,他语气低沉的说:“别再撒泼了,走吧,在孩子面前,给你自己留点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!你别以为骗我把儿子送来,这事就算完了,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些一点意思都没有,柳曼,走吧,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走!我们,己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柳曼轻蔑的看了黄司仁一眼,再看向愤怒的儿子,一扭身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柳曼上了车,驶离开村子,黄司仁拍拍像木桩子的儿子,笑道:“好啦,儿子,我们现在开始寄人篱下的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黄斌本来看到妈妈走远了,不见了,心头愤怒被悲伤取而代之,结果,耳畔响起爸爸这番话,顿时凌乱了。

    寄人篱下?

    他的爸爸混得这么惨了吗?

    黄司仁又冲着四周围观的村里人,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儿子,仿佛刚才根本没跟柳曼大闹过一场,态度相当自然。然后,他从才嫂怀里把小宝抱过来,笑着说:“小宝,这是小斌哥哥,要不要哥哥住你家?”

    “要。”

    小宝愉快的答应了,然后伸出小爪子,轻轻的碰了碰黄斌被打肿的半边脸,软萌的说:“哥哥,痛!”

    黄斌这时才感觉到脸上的痛,“咝”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小宝眨了下眼睛,从从罩衣的口袋里摸了一块软糖出来,递给黄斌说:“吃,不痛!”

    黄司仁看儿子没动,笑着替他接了过来,又说:“哥哥想去凌叔那里玩,小宝让你爸送我们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小宝看到黄斌脸都被他妈打肿了,同情心泛滥,格外的好说话,扯着嗓子就喊:“耙耙,走!”

    殷东己经从院子里走了出来,笑道:“走哪里去啊,天都黑了。”

    小宝很认真的说:“哥哥,看蠢蛇!”

    黄司仁也在旁边说:“我刚才跟凌凡打了招呼的,他说只要你送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闻言,殷东就没再说啥,走了两步,看到才嫂身边的兰子,就把小丫头也带上了。

    上了快艇,黄斌这小子也兴趣起来,被妈妈抛弃的悲伤,一下子忘到了爪哇国,还主动凑到殷东旁边,看他开快艇。

    “想开吗?”殷东看了这小子眉眼透着机灵劲儿,也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黄斌一下子瞪圆了眼睛,惊喜的问:“我行吗?”

    殷东笑着开了个玩笑:“男子汉,必须行嘛!”

    坐在小宝的特制座位里的兰子,细声细气的说:“东叔,我也要开。”

    黄斌马上说:“不要吵!女孩子一边玩去!”

    小宝被黄司仁抱着,就在旁边,小爪子够不着,直接一脚踹在黄斌后脑勺上,嘴里还嚷道:“欺负姐姐,要打!”

    黄斌被踢懵了,扭头,看到他无良老爸嘿嘿的笑着,气坏了:“他踢我,你还笑!”

    殷东笑着给了小宝一栗了,笑骂道:“小坏蛋,不许欺负哥哥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小宝摸了摸脑门子,委屈极了:“痛!”

    “不打痛一点,你记不住!你那一脚踢得哥哥好痛,知道吗?”殷东教训完儿子,就去教黄斌开快艇了。

    到了渔场之后,小宝一见凌凡,就扑了过去,撅着小嘴告状:“哥哥坏,耙耙打宝宝!”

    接触久了,凌凡也挺会猜小宝话里的意思,一听就懂了:“小宝教训坏哥哥,又被你爸给打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宝用力的点着小脑瓜,撅着嘴说:“坏哥哥,给蠢蛇吃掉!”

    凌凡笑道:“你爸打的你,干嘛要把哥哥给蠢蛇吃掉啊?凌叔把你爸扔去给蠢蛇吃掉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宝扭头,瞅了一眼他爸,又说:“不要!蠢蛇吃,坏哥哥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笑着推了儿子一把,说道:“小斌,快认个错吧,要不然这小坏蛋把你扔给大海蛇吃掉了。”

    黄斌吃惊的问:“真有大海蛇?”

    “老凌,海蛇又开始狂躁了,喂食也不管用,得把东子找来看看!”有个军官扬声喊道。

    殷东其实己经感应到了,海底灵穴的那条海蛇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危机,像笼子里的困兽陷入了一种惊恐之中。

    它在怕什么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