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二章 廉价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整栋楼烧得面目全非,除了地基之外,需要直接推倒了重建,不过李明不打算建了,他直接躺到了医院里,水米不进。

    黄司仁在医院陪了李明一周之后,回到了大湾村,正赶上殷东在炒菜,就喊了了一嗓子:“东子,多弄点,我也吃点。”

    正趴在大金背上,跟兰子嬉闹的小宝,仰着小脸说:“不给,宝宝吃!”

    黄司仁把拎着的一大袋零食水果,搁在小宝身上,笑骂道:“小坏蛋,伯伯都给小宝买了好多好吃的,你真不给伯伯饭吃吗?”

    小宝嘴皮子很利索的改口:“假的,给伯伯吃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!”

    黄司仁笑骂道,顺手打了一下小宝的小屁屁,走到厨房,看到殷东神不守舍的,也没看锅里,手里拿着小勺子,加了一勺盐,又加一勺,而锅里都开始冒青烟了。他赶紧上前去把煤气灶的火拧小了,问道:“东子,你要加多少盐啊?”

    殷东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老李好点了没?”

    “打击挺大的,不过今天开始吃饭了,他老婆来接他了,明天转院到省城。”黄司仁说着,拿筷子尝了一下锅里的炒白菜,又赶紧吐了,“咸得没法吃了,再重炒吧,我来吧,你出去歇一会儿。文子没在吗?”

    殷东确实没心思炒菜,就退到一边,答道:“凌哥让我跟他换班,轮换着过去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的手抖了一下,说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能不能给我透一点底啊?”

    “你努力修炼吧,总不会是坏事。现在有些事跟你说了,也是徒增烦恼。你就在修炼的同时,帮我把厂子的销售抓一下,培养一下海生。”

    说着,殷东往外走去,到厨房门口的时候,又停下来,用低得几不可闻的声音说:“李明的话,也许不完全是胡话吧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心里本来就是这样的猜测的,此刻得到殷东的亲口证实,脸色也更见苍白。他没再说啥,努力保持着镇定,格外认真的开始炒菜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手机响起,吓得他把手里的锅铲都掉了。

    把手机接通后,就听到前妻柳曼略带傲慢的嗓音说:“我们到了白山镇,你过来接儿子吧。把殷东也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听到她的声音就一阵心头火起,硬梆梆的回了句:“你送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柳曼在电话里趾高的昂的叫嚣:“黄司仁,你不想要儿子了,是吧?让你来白山镇接儿子都不肯,你让我怎么放心让儿子跟你生活?”

    “你爱来不来!”黄司仁没好气的说完,就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柳曼再打,他也不接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柳曼的电话,倒是让黄司仁惶恐的心情平静了很多,灾难纪元太遥远了,而给他羞辱的前妻马上要来了,他不能在她面前表现得失魂落魄,把最后的尊严也丢掉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等他真为真正的修炼者了,到时候,看她哭去!

    黄司仁把菜炒好了,叫了殷东父子进来吃饭,快吃完的时候,大金冲了出去,在大门口汪汪的叫了起来,还有村里不知道是谁喊:“东子,黄总在不在你家啊,有人找他!”

    殷东杨声应道:“他在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踹了一下仍然不紧不慢挟菜的黄司仁,说道:“有人找你啊,老黄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妻送儿子来了。晾她一会儿,免得她盛气凌人的,看着心烦。”黄司仁慢条斯理的说着,又挟了一筷子红烧鱿鱼,津津有味的吃着。

    见状,殷东就不说啥了,也默默的吃着。

    小宝似乎察觉到黄司仁心情不好,小爪子拿着勺子,舀了一勺自己小碗里的蛋肉羹,倒在黄司仁碗里,软萌的说:“伯伯吃,不气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乐了:“小宝哪只眼睛看到伯伯生气了?”

    小宝把勺子放下,朝自己双眼指了一下,很认真的说:“两只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两只眼睛都看到伯伯生气了,是吧?”黄司仁大笑,亲了一下小宝粘满了饭粒和蛋羹的小脸,说道:“伯伯不生气了,好了,现在伯伯去见一见外面的坏女人,小宝乖乖吃饭哦。”

    出门的刹那,黄司仁的脸色冷了,跟刮了一层寒霜似的,走到大门外,看着打扮得相当妖娆的前妻柳曼,曾经一头柔顺得如同黑缎的黑发,现在染成深紫色,还烫成了大波浪披散肩头,让他格外的陌生。

    同时,柳曼那张总是温婉带笑的瓜子脸上,也透着他陌生的冷漠和厌恶,让他的心也是彻底冷透了。

    再看旁边一脸不情不愿的儿子黄斌,黄司仁就是气不打一处来,这个认贼作父的小混蛋,连亲爹都不想认了,亏得老子还为他,差点得罪了殷东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黄司仁冲着柳曼嘲弄道:“你的母爱还真是廉价啊,我以为,你说不放心让儿子跟我过,就会带他回京城去的,没想到,为了达成你现任老公的心愿,你还是舍弃了儿子,巴巴的把儿子给我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撕破了脸皮,一点脸面也不想给这个狠心又奸诈的女人留下,要让儿子看清楚亲妈真实的嘴脸。

    柳曼低声骂道:“黄司仁人,我疯了!”

    黄司仁淡漠的说:“你现在还有机会带儿子离开,柳曼,你还可以证明你是有多么爱儿子。反正这小子也不想跟我过,我也不想强迫他跟我过苦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出尔反尔?”柳曼喝道。这一刻,她真是慌了,要是黄司仁不在乎儿子了,让她拿什么挟制他呢?

    呵呵一声冷笑,黄司仁慢条斯理的说:“是你说,你不放心儿子跟我过,儿子到现在也没喊过我一声爸,明显是不想认我这个亲爸,我成全你们母子,让你们母子跟那个男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,不好吗?”

    柳曼己经顾不上有不少村里人围观了,陡然提高了音量,气急败坏的尖叫道:“你不能反悔!黄司仁,现在,我给你把儿子送来了,我是不会带回去的,你别想再把他推给我!你答应过我的事情,就要做到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