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九章 诡异的情况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明看了他一眼,又低头看着显微镜,说道:“当然,要不然他干嘛一直想要找到幽灵船呢?”

    要是林老没死,殷东都有种跟他畅谈一番的想法了,想想,要是真让他说中了,那自己爸妈岂不是还有可能活着?

    半晌没吭声的黄司仁,冷不丁儿问:“老李,你脑子还清醒吧?”

    抬头,朝他看了一眼,李明正要反驳,突然又没了兴趣,低头专注的做实验。他现在忽然能理解老师的想法了,一些超前的理念,根本没法被人接受,就算说出来,也只会被当成神经错乱的疯子。

    还是做自己的研究,让别人说去吧!

    可惜了,老师走得太急了,白白的送命在了登幽灵船的路上。

    要是老师没走,今天也在,肯定能给他更多更好的建议,而不是像这几个家伙,一个个都当他脑子不清醒。

    章鱼有三个心脏,两个记忆系统,一个记忆就是连接着吸盘,所以,他用老师的方法,利用章鱼触手上的细胞,触发了章鱼的记忆,这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吧!

    不过,章鱼怪的记忆,也是很恐怖啊,地球真的会迎来毁灭纪元吗?

    李明分心两用,一边在做着检测,一边思绪飘远,思索着触发的那一段章鱼怪记忆,却忽略了殷东神色变了,变得极为诡异。

    殷东担心吸收的那枚章鱼晶核,会给自己惹出什么麻烦,就开始感应那枚晶核的存在。当时晶核里暴起一道墨蓝色光华,直接没入到他脑子里,那种狂暴的能量,都快把他脑子撑爆了,想必没那么容易消化吧?

    他意念一动,竟似引动了神秘贝壳,脑子里一阵星光闪现,映射出一团墨蓝色光华,外形竟然像一只章鱼,顿时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我去!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这是白日做梦了吧!

    殷东努力晃着自己的脑袋,想让自己从突如其来的梦境中清醒过来,却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接近了这团墨蓝色光华,然后……融入其中!

    随后,他看到了——

    李明说的情形,在他眼前浮现,像默片一样播放,非常逼真,像是在看一部冗长的记录片,片子里纪录着灾难纪元之始,直到最后的毁灭。

    在章鱼的完整记忆里,它经历过三次灾难纪元,一次是大旱纪,两次是冰川纪。

    关于冰川纪,因为后来经历了两次,太冷,它大多数时间都在休眠,所以没什么印象。而大旱纪的记忆,对它而言是最深刻的,因为是它幼年时开始的,而它也是因为在那个纪元之末得到了再生的能力,印象特别深刻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安静的夜晚,它像往常一样趴在珊瑚礁上,看到一团漆黑的夜空里,不见月亮,也不见一颗星星,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忽然,漆黑的天空,像被撕裂了,突然从红光爆发,映得整个夜空火一样的红光,像漫天燃烧的熊熊烈火。

    它不知道火是什么,但是湖边经常有人类升起篝火,烤它的同类吃,它害怕夜空中的红光,就往珊瑚礁的洞穴里钻进去了一些。

    夜空中的红色向下蔓延而来,漆黑的湖里也照得如同白昼,通明一片。最令它惊恐的是,随着红光渐近,湖水变热了,它讨厌那么热的湖水,就往湖底潜去,钻到了珊瑚礁石底部的一下洞穴里。

    这时,天空更红了,红色蔓延下来,湖边的花草树木一片通红,很快又化为点点火红的飞灰,消失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平时在湖边抓它的同类烤着吃的人类,往湖边跑,有两个还没跑到湖边,就被蔓延而来的红色笼罩,化为了点点红光散了。另外几个跳进了湖里,在湖里爆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嚎。

    红色蔓延到了湖里,那几个人类的声音消失了,人也跟着湖里水也在瞬间被蒸发,湖里的鱼虾水草之类的都来不及感知到痛苦,也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,湖底密布的珊瑚礁瞬间像是被烈火烤焦了一样。

    它逃到了湖底,藏在了珊瑚礁下方的洞穴里,看到上方的珊瑚先是瞬间变得通红,又在极短的时间里变得焦黑,散发*的温度,烤得整个洞穴里都像着火了,它都闻到了自己的肉香。

    洞穴深处,吹来一阵微凉的风,还有水从里面流出来,很快又灌满了洞穴,它就顺着水流来的方向,拼命的游了过去,最后钻进一条裂缝。

    裂缝后面是一条地底的河流,它在河里生活了很多久,后来不能再从那条裂缝出去,就沿着河水飘了出去,它的个头己经长得很大的,爬到了一块露出水面的礁石,看到河岸上的植物变得非常高大,一棵从河岸斜伸过来的柳树,树条覆盖在河面上,很多都有水桶粗,给它带来一种很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它躲到了礁石的缝隙里,很快,看到一头来河边喝水的鹿,河面的树枝忽然飞起来,像触手那样卷住了鹿,然后细小的树条扎进了鹿的身体里,很快,那鹿就被吞噬了血肉,只剩下了鹿皮包裹的骨头架子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耙耙!”

    小宝的叫声,惊醒了陷入那种诡异状态的殷东,他愣了一下,才低下头来应了一声,顺手抹了一把额头,抹了满把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要快点找老骗子了!”殷东嘀咕了一声,这种诡异的情况,他都不敢跟李明说了。同时,他也在后悔不该把自己的血给李明检测的。

    “东子,你想到什么了?”顾文满脸忧然的望着殷东,狐疑的问:“小宝都喊你好几声了,你都没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之前,殷东不想跟除了师父之外的人说,并不是不相信顾文,主要这种事情太诡异,太玄乎了,跟顾文说了也得不到任何帮助,而师父那个老骗子,一直神神叨叨的,说不定就知道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何况,师父把神秘贝壳交给他的时候,就说那是师门传承至宝,而他带着这个贝壳重生了,就机缘巧合得到了贝壳中的传承,这难道真的只是个巧合吗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