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真实原因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楼上,那一声惨叫,是李明的声音,大家都没理他,猜到他一定是检测到章鱼触手里蕴含了什么惊人的物质吧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检测,也知道章鱼触手里必然是蕴含了灵气,就算李明发现不了灵气的全部奥妙,也能发现其中有抗衰老的效果,大惊小怪,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黄司仁还笑着说:“老李就是个研究狂人,他投入研究的时候,打雷都别想惊动他。这些烤鱿鱼,他是没口福了,我们努力吃吧。”

    小宝咂了咂嘴,坏坏的笑道:“汤,不留。”

    顾文哈哈一笑,说道:“对,乖儿子说得对,我们等下都吃光,一点汤也不给他留下。”

    殷东看着这一大一小两只相对坏笑,也是摇头一笑,开始翻动着烤架上的鱿鱼,随意的说道:“老黄,你把你儿子接过来,是想让他也修炼吗?你有没想过,他也许并不愿意。他就想跟着他妈妈在京城生活,你强行把他留下,他会恨你的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的手都不禁微微一抖,随后,他语气坚定的说:“只要你愿意教,他就得学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顾文看了黄司仁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殷东翻动着手里的烤章鱼片,用刷子刷了一遍油,接着又说:“老黄,你这态度不对啊,修炼并不是填鸭子,不是我教,他就能学会的。正所谓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各人,我师父也没教过我太多东西,其本上都是靠我摸索的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说:“只要你能传功法给他,我会监督他修炼的。”

    “法不轻传。”殷东轻轻的说了四个字,就见黄司仁脸色大变,想说什么,却被他摆摆手打断了,随后,他又说:“我担心,我前一刻传功法给他,后一刻,他就告诉了他妈。”

    想要说不会的,但是黄司仁嘴唇嗫嚅了两下,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殷东语气淡淡的问道:“你前妻敢说,她现任丈夫能挡下沈家和黄家的压力,就说明其家族插手,或许是还不止一家的联盟,而我的渔场是不可能转让给他们的,那么,你想过他们会是什么反应吗?”

    空气一下子像凝固了似的。

    顾文抬头望着黄司仁,眼神幽幽,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黄司仁张口欲言,但是殷东没等他说出来,接着又说:“他们不可能就此罢休,渔场的利益太惊人了,如果我把渔场转给他们,他们有能力让军方让出一部分利益。而我一旦拒绝,他们不是很可能转而跟沈、黄两家联手了,而是一定,对吧?”

    殷东轻言慢语的声音在小院里回荡,让黄司仁的脑门上冒了汗,他把椅子往后移了移,离烧烤炉远了些,好像是要表示他冒汗的原因,是因为炉火太热了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真实原因,真是这样吗?

    “我的功法被你前妻知道,就等于是被他们所有人知道了。”停顿了一下,殷东似笑非笑的看向黄司仁:“老黄,你没想过吗?”

    顾文的脸上顿时怒气浮现,恶狠狠的盯着黄司仁,目光凌厉无比。

    黄司仁脑门上的汗水更多了,他擦了一把汗,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:“我觉得,我能管住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儿子,你觉得冒一点险,也无所谓。是吧?换了我,为了小宝,也一样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干。”

    殷东理解的点点头,但是,他话锋一转,淡淡的道:“可是师门功法不能轻授,你的人品,我认可,觉得你可以入我师门,做个记名弟子,所以,先传了你基础功法。我这么做,己经是违规了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明白。”黄司仁困难的说道,心头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,又不由自主的改口:“抱歉,东子,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你错吧。”稍稍敲打了一下,殷东温和的说:“你这么想,也是人之常情。只不过,你并没有想过,修炼并不是有功法就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前一世,老骗子师父同样传授了功法给他跟胖子,但他直到重生,都没能修炼入门,而胖子却早早就进入淬血境后期,假如胖子没被血刀杀死,修为会更高。

    他也幸好是带着师父给的师门传承至宝重生,这一世才能修炼入门,否则,这一世说不定跟重生以前一样,看得到修炼之途,却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修炼是要讲机缘的。”

    殷东深有感触的说了一声,看向满脸羞愧的黄司仁,温和的说:“老黄,你儿子修炼的事情,缓一缓吧,你也不要跟他提了。等以后见了我师父,再看他有没有机缘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保证守口如瓶。”黄司仁赶紧承诺,那种无形的压迫感才消散了。

    小宝感觉到气氛不对劲,仰头看了看他爸,恰好殷东也低头看来,对视之时,他眨巴了一下眼睛,软萌的说:“宝宝乖,耙耙不打。”

    顿时,有些紧张、压抑的气氛消散了。

    殷东笑笑,正要说话,就听楼上有什么重物撞倒的声音,眉头一皱,喊道:“老李,你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李明并没有回答,楼下三人对视一眼,一齐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这栋别墅并没有装修好,不过黄司仁来了之后,李明让装修队把一楼客厅和二楼的几个房间简单的粉刷了一下,就把一些设备从村里小学搬过来了。

    上了楼,在楼弟口就能看到斜对着的那间房敞着门,而李明倒在地上,房间里还有一些水雾弥漫。

    殷东冲进去,探了一下李明的鼻息,就听他说:“我没死。”

    顾文把李明扶了起来,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问道:“老李,要不要送你去医院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就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己。”李明有气无力的靠在椅背上,一副快要虚脱的样子,浑身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等李明解释了一下原因,除了听不懂的小宝,其他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分析生物的细胞,有可能触发本体的记忆……这是科学,不是科幻?

    看李明恨不得拿自家十辈儿祖宗发誓了,殷东他们将信将疑的,没有直接反驳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