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五章 审问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面对殷东的反击,吕楠火冒三丈,猛一拍桌子,语气凌厉的喝道:“殷东,你还敢胡说八道,真是太嚣张了!”

    “你要有本事直接给我定个罪,再把我送进大牢,或者让我吃花生米,你直接做好了,不用跟我在这里浪费口水了。”殷东扫了她一眼,又看到旁边两个警官,不客气的问:“你们呢?也不说一句公道话,跟这女人是一伙的吗?”

    那位中年*微笑道:“我们请你过来,是因为血风楼的案子中,有些情况需要找你核实一下,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殷东说:“法律规定,公民有义务配合警方办案,我才来了这里,可是看这位吕警官的架势完全是要屈打成招的搞法,你们要看着她胡作非为么?”

    “谁胡作非为了?”

    吕楠的脸色一变,猛的站起来,胸前的*也是猛地一跳,那幅度简直惊人。她的双手一齐拍在桌上,身体前倾,正要骂殷东一个狗血淋头,又听到旁边传来两声轻咳声,才压下火气,改口说道:“我提醒你,现在我们问你什么,你最好老实回答,否则,对你可没什么好处!”

    “嗤”的一声笑了,殷东懒得理她,目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吕楠仍自颤抖的峰峦。

    殷东的目光扫过,并没有被吕楠忽略,她心里十分恼火,却没有立即发作,只是暗骂这个猥琐的狗东西,等问那些东西的下落,再好好收拾他!

    吕楠翻开记录本,拿着笔,问道: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的姓名,带我回来干嘛,拉郎配啊?”殷东靠在椅背上,斜眼看着这敌意十足的女警,懒散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旁边两个*都差点笑了。

    吕楠黑了脸,喝道:“这里是审讯室,我问你什么,你就回答什么!再问一次,姓名?”

    看另两位*都不吭声,一幅任由吕楠折腾的样子,殷东黑沉的眼眸闪过一抹冷意,淡淡说:“殷东,殷红的殷,东南西北的东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?”

    对于殷东终于屈服,乖乖回答自己的审问,吕楠心里有一些得意,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,一个没钱没势的渔民,还想跟她斗?

    殷东打了个呵欠,有些不确定的说:“没带身份证,不记得准确数字了,好像是二十,好像还没满。”

    吕楠的脸又黑了,但没跟他纠结这个问题,给他记录了二十岁,接着再问:“职业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殷东的回答很简洁:“无业游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个渔民吗?”

    吕楠抬起头,加重了语气反问,同时,她那双眼睛也恶狠狠的瞪着殷东。

    仿佛没有看到吕楠不善的眼神,殷东随意的说:“哦,渔民只是我的兼职,我主要还是一个无业游民。”

    本来吕楠不想拍桌子的,可是她心头的火气很轻易就被撩拨起来,用力一拍桌子,怒道:“殷东,你捕鱼卖了那么多钱,你跟我说你是无业游民——你在戏弄我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不是了,我对你没兴趣。”殷东懒散的说,完全无视了吕楠的怒意。他就是戏弄吕楠的,闲着也是闲着,不是么?

    饶是旁边两个*做好了当陪衬的准备,听到这里,也没法再听下去了。

    中年*小声劝了一下吕楠,年轻的*板着脸说:“殷东,不要扯远了。现在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,我们找你,是要问你,你从血风楼主手上夺走的那个背包,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,警官,你们讲话也是要有证据的。”殷东完全无视了对方严厉的表情,淡淡的说:“我不认识什么血风楼主。”

    吕楠似乎很喜欢抢主导权,抢着说:“你不承认是没有用的,殷东,顾家有保镖能证明你在事发当天,易容离开了顾家,而你回来的时候,带着一个登山背包,刚好被他的手机拍到了。”

    另两位*无奈对视一眼,都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饶是殷东定力不错,听到吕楠这一番话,也不由得微微皱眉,那天他己经很小心了,没想到还是被人看到了,并且还有顾家保镖拍了照,看样子现在的顾家保镖虽然是文子重新换过了,里面还是掺了有沈红雷的眼线啊。

    旋即,殷东说:“你们即然都炮制了这么多证据,直接给我判刑好了,还问什么?”

    吕楠直勾勾的看着殷东,冷声道:“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,把那个背包里的东西交出来。否则,你就是血风楼的同伙,要跟血风楼的杀手一起接受法律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“法律是你家的面团,想怎么搓,就怎么搓的吗?”殷东反问道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,他只是单纯的冷嘲热讽,然后目光不经意的掠过了吕楠的胸前,顿时惹得她怒斥一声:“*!往哪儿看?再看挖了你的眼睛!”

    殷东莫名其妙了:“你是*吧?怎么跟泼妇一样,动不动骂人?我的话,哪一个字是耍*了?”

    虽然他是不介意戏弄一下这蠢货,但是*这个锅,他可不背!

    吕楠气得呼哧呼哧直喘气,气得不轻,都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,她确实找不到可以反驳的地方——毕竟殷东的话只是影射了一下,甚至都不算是影射,两者并没无直接联系,只是搭配上他猥琐的眼神,才刺激了她。

    殷东接着又说:“我从不来耍*,而且,我喜欢清纯一点的女生,你太老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打击一个女人,是有些太不厚道,可是殷东觉得把吕楠气得抓狂,能拖延更多的时间……凌凡要找人来把他捞出去,也需要时间,他可以在这段时间里找点什么娱乐嘛!

    从一开始,殷东就不担心来警局,就会出不去了,原因就在于他相信凌凡不会坐视……驭龙术真是很奇妙啊,他控制了大海蛇之后,回到大湾村,都能感应到跟那条海蛇的联系,所以,在他上警车的时候,他给那条海蛇传递了一道意念。

    此刻,那条海蛇撞击海底灵穴的动静,应该惊动了凌凡吧?

    殷东微微一笑,让吕楠身边的两个*都莫名的不安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