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四章 被栽脏陷害了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顾文和小宝的对话,吕楠和秦队长他们都听到了,只以为顾文就是在哄着小宝玩的,没人当回事,带着殷东走了。

    秋莹本来也是一样的想法,却见顾文直接抱着小宝往外跑,她本能的跟着跑,一直跑到村外的老码头,跟着上了快艇,才问:“文子,你要去找谁?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抓稳了。”

    顾文没解释,把小宝放进驾驶台旁边的特制座椅里,他则迅速开动了快艇,飞速退出了码头,再一个快速的转身,整个快艇在水面上都要飘起来了。

    就算有顾文的提醒,秋莹仍没能保持身体平衡,身体都被抛起来,险些就摔出去了。

    小宝倒是习惯了顾文开快艇的疯狂,眼睛瞪得老大,都不带眨眼的,一直盯着前方的海水,还不停的催:“快啊,快点!”

    秋莹稳住身形后,抹了一把冷汗:“文子,你开得也太快了,小宝还在快艇上呢!”

    顾文没吭声,这算快吗?一点也不,他带小宝来兜风都是这个速度。

    倒是小宝还有些恼了:“麻麻,不吵!”

    秋莹懵了。

    不吵?

    这小家伙是嫌她太吵,让她闭嘴的意思吗?

    瞬间让秋莹心塞了,瞪了小宝一眼,可这小家伙压根就不看她,直直的盯着前方的海面,小嘴里还碎碎念:“快快……还要快……”

    秋莹真心郁闷了,索性闭上嘴。

    快到渔场的时候,看到那些巨大的军舰,她震惊的问:“你们的渔场出什么事了?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军舰?”

    正当顾文想要解释时,秋莹己经想明白了:“哦,是因为那个海底灵穴吧?”

    顾文说:“是啊,东子把海底灵穴交给了军方,现在军方还指望东子帮忙呢,嫂子不用担心东子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秋莹这时才留意到顾文喊的那一声“嫂子”,不禁俏脸生霞,但不知她心里想些什么,竟然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快艇停靠在一艘军舰边时,凌凡出现在甲板上,看到顾文抱着小宝出来,就笑着说:“小宝不乖哦,天黑了不睡觉,还要出来玩。”

    小宝撅起了嘴说:“坏*,抓耙耙。”

    顾文又在旁边补充,把殷东被*带走的事情说了,然后问:“凌哥,这是那几个家族的报复吧?我们把海底灵穴上交,还真交出祸事来了?早知如此,我们还不如直接毁掉这个海底灵穴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别胡说了,想威胁凌哥吗?”凌凡板着脸斥了一声,又让顾文他们到军舰上来,一起进了一间舱室,然后,他打了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电话拨通后,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:“凌凡,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李叔,我来你们省的白山镇有个秘密任务,可是有些人总给我捣乱,想从军方分一杯羹,连警方都有人参与进来了,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严重啊,有必要跟您这个省政法委*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看上去很耿直的凌凡,说话也是挺有技巧的,明明是找人家帮忙,却说得像是要卖人家一个人情似的。

    李*也是个老狐狸了,自然听得出来,但他还是得按凌凡的意思表态:“有警方的人干扰你们的军事任务吗?怎么回来,你仔细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细说了,您要是有空来白山镇一趟,我们当面细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丹声音变得严肃起来,“现在白山镇大湾村渔民殷东,正在协助我们,被抓到临海县警局了,他要是不能马上回来,我这边可能要出大秕漏,到时候不仅我们的任务可能失败,地方上也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他这也不算是危言耸听,毕竟海底灵穴之内有一条巨大的海蛇,只有殷东能压制,万一那条海蛇现在闹腾起来,拿海蛇一点办法都没有。毕竟他们投鼠忌器肯定不敢用鱼雷之类的攻击,让战士们下海去围杀海蛇,那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李*在电话那头也惊了一下,似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沉声问道:“凌凡,你说真的?白山镇的海域里藏有什么海怪吗?需不需要地方支援?”

    凌凡不客气的说:“地方上不给我添乱,我就阿弥托佛了。李*,赶紧把殷东给我送回来,这里目前真不能离了他。您要是有空,可以亲自过来看一看。但是,必须跟军方签订保密协议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李*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立马说:“我马上问一下临海县那边是什么情况。你这边有什么需要地方上配合的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临海县刑警大队的一间审讯室里。

    “给根烟吧。”

    殷东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,很随意的对送他进来的*说了一句。但是,回应他的,是哐当一声铁门响。

    那个*退了出去,审讯室里留下的,是吕楠和另外两个*,都是殷东以前没见过的,而秦队长在他上了警车之后,就上了另一辆警车,后来就一直没见过了。

    殷东明白,审讯他的*肯定都是省厅来的,县局这边根本插不上手。

    看样子沈红雷也是急眼了,说明血风楼主带着的登山背包里的东西,对沈红雷而言,也是很重要的,这让殷东有种收了利息的愉快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这么镇定,看样子你是经常进警局啊!”吕楠充满恶意的声音响了起来,却让在场的两位*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殷东嘲讽的笑道:“你凭什么审讯我?不是说配合调醒吗?你现在摆出这个架势,是想屈打成招吗?”

    听到殷东的话,吕楠脸色一寒,猛的拍了一下身前的桌子,喝道:“你还不老实交待问题,还敢污蔑*,你是想罪加一等吗?”

    吕楠的话,让旁边中年*都皱起了眉头,轻咳了一声,给她提了个警。

    但是吕楠根本不在乎,态度更加强硬的说:“殷东,你不要以为顽抗到底,我们就拿你没有办法了,我告诉你,我们有足够的证据,证明你跟血风楼主交易时,黑吃黑,杀死了他,并抢走了他的财物。”

    殷东眉头一挑,态度强硬的反击:“身为*,栽脏陷害,你是知法犯法。给你一个忠告,沈红雷的大腿抱紧了,也是会倒大霉的,吴冬林就是前车之鉴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