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小宝告状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雨下大了,淅淅沥沥的。殷东看着李明和黄司仁的身影消失的雨幕中,若有所思,直到顾文的声音让他回神。

    “东子,你真打算把功法传给李明?”顾文问道,脸上有明显的不赞成。

    殷东笑了下,并不回头,仍看着雨幕,悠然说:“反正是淬血篇的功法,他想学,就传给他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顾文皱眉说:“他跟老黄的为人不同,我觉得还是要多防着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老黄,跟李明都差不多的,都属于无利不起早的,他们多少能帮我们一些忙,反正对我们也没什么损失,就是传他们淬血篇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殷东思索片刻,又说:“再过一段时间,我们出一趟远门,去找老骗子,咳,是是把师父请来,这些死脑细胞的事情都交给他好了,师父最擅长的就是坑蒙拐骗了。”

    顾文:“……”有这知说自己师父的么?

    不过,他的性格也不喜欢那些古板的老家伙说教,说不定这样的师父更对胃口呢?

    两人聊天的时候,突然听到屋里响起一对奇妙的对话,不由同时愕住,看向小宝,发现这小子坐在椅子上,不知道啥时候把殷东的手机拿在手里,竟然拨通了秋莹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呀,小宝,打电话是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想,好想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,真是乖宝,吃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宝宝饿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还没做饭给乖宝吃吗?他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雨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鱼?把电话给你爸。”

    听到电话里传来秋莹有发飙的迹象,殷东莫名的有些心虚,拿过电话就说:“刚才老黄和老李在这里谈事情,刚才,我正准备给这小子做晚饭的。”

    秋莹仍有些不高兴的说: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能等吃了饭再谈,小宝正在发身体,一定要按时吃饭,要不然以后个子都比别人矮。”

    殷东说:“不能吧,我小时候爸妈没空管我,也没少挨饿,现在我也不算矮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你吃过的苦,非得让你儿子也跟着吃,是吧?”秋莹愤然道。

    隔着手机,殷东都能感觉到秋莹的愤怒,有种一不留神捅了马蜂窝的感觉,连忙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咳,好吧,我错了,现在就去给小宝做饭。以后保证让他按时吃饭,再不让他有机会给你告状了,行吧,秋大总裁?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烧饭,把电话给小宝。”秋莹说道,霸道女总裁的气势不经意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殷东摸了摸鼻子,把手机递给了一脸呆萌的小宝,顺手扯了扯这小子的耳朵,笑骂道:“小坏蛋,都知道告老子黑状了。”

    小宝还委屈了:“麻麻,耙耙打。”

    顾文闷笑着在旁边使坏:“东子,你别用这么大力啊,看把小宝耳朵都要揪掉了,他又没说啥,你别把气往儿子身上撒啊!”

    “卧槽,文子,你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?”殷东笑着给了顾文一记爆栗,也没把这事儿当回事,就去做饭去了。

    家里的菜园子都铲了,盖厂房了,不过殷东一回家,才嫂就送了些青菜鱼肉过来。殷东做了个红烧肉,一个酸菜鱼,再炒了盘小白菜,两荤一素,另外再给小宝蒸了碗蛋肉羹。

    殷东把蛋肉羹搁到小宝面前,让他自己趴在桌上拿勺子舀着吃,弄得整张小脸都糊上了蛋肉羹,他也没在意,跟顾文开了一瓶酒,慢慢的对酌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汽车开过来的声音由远而近,没多久近在了大门外。大金低呜一声,从桌子边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文好奇的说:“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?”

    小宝抢着说:“麻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又想跟妈妈告老子黑状了,是吧?”殷东笑着,拿筷头轻敲了一下小宝的额头。他真没用力,可是小宝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忽然,秋莹的声音门外响起,她的身影也出现在门口,而大金摇着尾巴跟着她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殷东真是有点懵,下意识的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秋莹直接炸毛了:“我要是不来,还不知道你平时就是这么带孩子的!现在几点了,你把孩子饿到现在,你还打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打啊!”殷东很无力的说。

    “秋美女亲眼看到了,你还要抵赖啊!”顾文笑道,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少在这里火上浇油了。”殷东踹开顾文,对秋莹说:“你今天来了,正好我有事情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秋莹火冒三丈,不依不饶的说道:“你不要扯开话题。”

    昏光的灯光,映照着她迷人的脸庞,可以清晰的看到,她的脸上充斥着愤怒,显然她是真的怒了。下一秒,她脸上的愤怒,就变成了震骇。

    “刚才李明问了我,林老的死因,我跟他说了实话。”

    殷东说完,看到秋莹像被电流击中,娇躯猛地一颤,随即,惊退了两步,一个没站稳,身体朝旁边歪去,他忙抢身上前,伸手揽住她的小蛮腰。

    秋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手掌上传来的热量,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凉了。她难以置信的望向殷东,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干净,干咽了一下,涩声问道:“老师的死,跟你有关系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想哪儿去了!”殷东没好气的斥道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不好,但却是给了秋莹无穷力量一般,让她惨白的脸色顿时鲜活了起来,颤声问:“真不是你杀了老师?”

    殷东额头黑线直冒,语气更恶劣了:“你老师又不是什么好人,他把自己作死了,用不着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秋莹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:“你不要这么说我老师,他很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海潮跟他家人就不可怜了?”殷东反问一句,让秋莹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也没再多说,只把之前跟李明讲过的真相,再复述了一遍,随后又说:“灰岛的科研基地建成,还有渔场海域也要被军方封锁,对你们银河集河的码头建设项目应该是有影响的,你可以做一些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也没深说,不想对秋莹工作上的事指手划脚,只是把知道的消息告诉她就行了。但他显然小看了这些消息对她的冲击性,简直让她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秋莹梦呓般问:“灰岛,真的有幽灵船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