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章 不能说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等李明慌脚鸡一样,从公文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笔,开始记录时,还补充说:“还有在灰雾里,你们是怎么感受,也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宝猛不丁的冒出一句:“雾,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顾文笑喷了,看小宝拿眼睛瞪他,忙憋着笑说:“是,老李,你得写上,灰雾,味道很好,很好吃。对吧,儿子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    小宝很认真的点点头,跟鸡啄米似的,小嘴儿还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殷东也是一半欢喜一半忧了,欢喜的是小宝太聪明了,智商远超同龄人,简直是智多近妖了,可是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他都担心被某些人知道小宝的情况,把小宝抓去当小白鼠解剖了。

    李明也没有记录小宝的话,还对小宝一本正经的说:“小宝,灰雾好吃,不能再跟别人说了,这是个秘密,要不然,会有坏人把你抓走的。”

    小宝歪着小脑瓜,呆萌的问:“抓走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要看小宝为什么这么厉害,连雾都可以吃。要把小宝关起来,让小宝看不到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吓唬了小宝之后,发现这小子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,李明觉得这小家伙真的听懂了,又说:“所以,对谁也不要说你去过灰岛,吃过灰雾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宝听他说完,又朝殷东看了看,疑惑的问:“不说?”

    殷东很认真的说:“不能说。李伯伯不是吓唬你的,小宝,灰岛和灰雾都不能说,要不然小宝会被抓走,再也看不到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殷东又对村长说:“叔,今天您在这屋里听到的话,一个字都不能往外说。”

    村长尽管不懂是为什么,却也爽快的说:“叔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殷东不管有什么秘密,都是大湾村的孩子,心都是向着大湾村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在海潮跟林老失踪的时候,他不会顶着所有的压力,在他这个当父亲都放弃的时候,还为海潮争取应得的名誉和利益。

    而且,殷东办厂,其实也是为了给村里人找个赚钱的门路,他自己根本就不用指望这个厂赚钱。

    所以,殷东说什么,他就听什么。

    殷东又冲李明笑笑,内心里也挺感激他了。不管怎样,李明能想到小宝的危险,还开口提醒,这个人情,他得认。

    李明内心也挺高兴的,这下好感度应该刷不少了。他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文子,接着说啊,那船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顾文对李明的好感度也增加了,马上说:“那个船,底尖上阔,两头上翘,首部尖,尾部宽,两舷向外拱,两侧还的护板,船体高大如楼。出现时,完全没有一点征兆。”

    殷东也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顾文接着说:“王海潮当时像木偶一样走来,朝着幽灵船走过去,看到他后脑勺还插着一根箭,我差点吓尿了。然后,就看到那个穿防护服的人,他们一起上了幽灵船。”

    李明问:“那时候老师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看着王海潮踩着木舷梯上去了,就跟了上去,结果,他踏上舷梯时,身上的防护服和密封箱上都冒出一层幽绿的火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文都是一脸后怕的样子,有些恍惚的说:“我还听到他喊‘见鬼!这是什么火焰?难道只有死人不会被这鬼火烧?所有进入灰雾消失的人跟船,都是被这种鬼火烧掉了?’,然后他就滚了下来,不过那绿火还在烧。”

    村长相当解恨的问:“那狗东西就这么活活烧死的吗?”

    李明握笔的手一顿,但还是没说什么,他能体会这位老人的心情。唉,老师做事还是太心急了一些,如果等到现在,老师就不会枉死了。

    顾文还沉浸在当时的回忆之中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殷东接着说:“当时,看到幽绿的火焰静静的烧,真的很诡异,我们本来打算上幽灵船看一看的,也没敢去了。而防护服被烧掉的林老,又发狂的大笑起来,说什么海泥能防鬼火。而这时,他涂抹了海泥的身体曝露在外,那种幽绿的火焰触及到海泥时悄然熄灭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狗东西,为什么不给海潮也抹一点?”村长愤然吼道。

    李明心里一虚,本来他一直想给老师辩白,事实却证明,老师是故意杀死了王海潮!

    从一开始,老师就做好了各种防范,把海泥抹到身上,还套上防护服,还有王海潮后脑中箭,都证明老师早就谋算好一切,包括杀人!

    黄司仁半天憋出一句:“搞科研的都是疯子啊!”

    李明的脸色黑了黑,也不是所有搞科研的都是疯子,他就不是……不过,面对灰雾这样的惊人秘密,他真能控制自己不疯吗?

    他苦笑了一下,掐灭了这个念头,问道:“我老师身上的绿火既然灭了,又怎么会被烧死呢?”

    殷东看了他一眼,又转头看向灰岛的方向,神情中透着一抹凝重,用一种极为古怪的语气说:“冥冥之中,有天定吧。林老作了恶,老天爷就让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错误?”

    同样的一句话,有三个人齐声开口问,却是三种语气,三种心情。

    李明是痛心,黄司仁是惊讶,而村长就是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林老的头皮上没有涂抹海泥,火焰在他头顶上烧了起来,整个人就像一个人形蜡烛在燃烧,那情形简直是你们想象不到的诡异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顾文说的,露出惊悸之色。

    他用手搓了搓脸,接着又说:“林老头当时还喊‘密封箱里还有海泥’,然后他试图打开密封箱,可是密码锁坏掉了,而密封箱的合金材料,比防护服燃烧时间更久,所以他根本打不开密码箱,就那么活活烧死了,真惨。”

    顾文压根没提,林老还曾搬起一块石头,要砸开密码箱时,却被殷东甩出一块石头打中的手腕的骨头,才导致林老没打开密封箱!

    换言之,林老也可以说是殷东害死的!

    而当时,林老也猜测是殷东干的,还嘶吼:“是殷东,对不对?我就知道,你一定可以自由出入灰岛!海泥是你从灰岛挖的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