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局势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凌凡,你丫的输不起,就不要打赌了。算了,就当我们没打过赌吧。”周鹏宇没好气的说道。让他手下的兵,跟小宝比赛潜水,输了赢了,他都一样丢人,他才不干呢!

    殷东也赶紧说:“很晚了,小宝要回家睡觉了。凌哥,我们先走了,你们这里要是有什么事情,我也是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表态,让大家都挺高兴,毕竟下面有一条大海蛇,那家伙太恐怖了,万一发了狂,又不可能动用鱼雷之类的武器,还是得要靠他来收拾。

    凌凡直接说:“你们是渔场老板,还是可以在这里养扇贝的,同时,你们也可以来当义务的巡视员。有事没事,都可以呆在这边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道:“行啊,我会经常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文对凌凡的态度,也是挺满意的,本来心里还有些抵触情绪的,这时也不禁满意的笑道:“这个可以有,我有空都会呆在这边。要学潜水的都来找我,小宝游泳潜水都是我教会的。对不对,小宝?”

    小宝还是很给面子的,呆萌的点头说:“嗯哪。”

    殷东无语摇头,这货教小宝游泳潜水的方式,就是在小宝腰里系一根绳子,由着小家伙在海水里扑腾,扑腾扑腾着就会了。

    要是用同样的方法教那些当兵的人,殷东怕这货被人打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会多嘴,由着顾文享受大家膜拜的眼神。

    天色这时候己经黑透了,殷东没多耽搁,带着顾文和小宝回家了。

    凌凡跟周鹏宇他们后续怎么安排的,殷东也不想多问,反正他觉得以这俩货的强势性格,应该是能挡住沈红雷和黄家那些家族吧,目前的局势应该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凌凡他们真挡不住,殷东是绝对不会让沈红雷跟黄家占便宜的,绑架他儿子,对顾文的刺杀,这仇,他现在报不了,并不代表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想到黄家,殷东不由想到了黄司仁,也不知道那家伙回了京城,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,也许,老黄终归是黄家嫡系子弟,黄家也不会真做得那么绝情吧?

    殷东这么想的时候,黄司仁正在京城一家酒吧里,跟李明喝酒。

    黄司仁喝得有些酒意上头,说话含浑不清:“老李啊,我算是看透了,我全身上下,除了一张黄家子弟的皮最值钱,这一百多斤的肥肉还不如猪肉值钱。”

    李明说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你先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还在开会,不方便细聊,你再给我说说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在大湾村那个别墅,先给我住一阵子,我现在是无家可归了。”黄司仁说着,端起酒杯,喝了一大口红酒。

    “这没问题。不过,你跟家里倒底是为什么闹翻了?”李明问着,看黄司仁只喝酒,不说话,就猜道:“是因为东子那个渔场吗?难道他给的是一个假消息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黄司仁吐了两个字,醉眼熏熏的看了李明一眼,就不肯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以李明的智商,倒也很快猜到了:“黄家想吞掉殷东的份额,你为此跟家里闹翻了?”

    黄司仁嘿嘿一笑:“我把他们的篮子打翻了,现在他们鸡飞蛋打一场空,现在他们都恨死我了,我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,老李,你还愿意收留我么?”

    李明城府算深的,都让这个消息惊到了,震骇的望着他,好半天才倒吸了一口凉气,惊问:“你怎么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挺奇怪的,忒么长这么大,老子就干了这么一件疯狂的事情,现在捅翻了马蜂窝,真是刺激啊!”黄司仁笑了起来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望着笑个不止的他,李明很无语,这家伙是想把自己作死么?好好的当个京城世家子弟,走哪儿都没有敢欺负,多好啊,要是自己有黄司仁的背景,早就功成名就了。

    “跟你们家老爷子去认个错,再想办法补救一下吧。”李明劝道,说完又突然想到:“你家老爷子要过寿了吧?到时候,你到寿宴上去给老爷子磕头认错嘛,家里人也不好在那种日子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被逐出家门,连家谱都给我除名了,我连黄家大门都进不去,拜个毛线的寿啊!”黄司仁没心没肺的笑着,又灌了一大口酒。

    李明惊道:“做得这么绝?你大哥的主意吗?你爸妈呢?”

    黄司仁嘿嘿笑道:“我现在是整个黄家的罪人,老爷子拿拐杖抽了我一顿,宣布再没我这个孙子。我大哥顺势就给我把家谱上的名字划去了,我爸妈都是老观念,重嫡重长啊,我大哥说什么,他们都认为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容有些苍凉,还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顿时,李明也不知道要怎么劝了,陪着他默默的喝酒。

    “老李啊,你今天能来陪我喝酒,我还真是挺感动的。今天我打了不少电话,可是愿意来酒吧跟我一起喝酒的朋友,就只有你一个了。现在,我也混成了孤家寡人。”黄司仁说着,晃了晃手里的酒杯,又去抓酒瓶。

    李明抢先一步抓过酒瓶,说道:“老黄,你喝多了,现在不是你借酒浇愁的时候。你还是打起精神来,想想有什么办法弥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弥补?”黄司仁不高兴的翻了个白眼,粗着嗓门说:“把酒给我,今天我就是要喝酒,今朝有酒今朝醉。老李,你不懂的,我其实并不是难过,是轻松了,再不用为了黄家做牛做马,我真的一身轻松,这种感觉,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懂!家族是你的立身根本,你不惜损害家族的利益,去维护一个外人,你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李明说时,眼前浮现殷东那张看似青涩的脸庞,莫名的不安,但随即还是说:“殷东只是一个偏远渔村的渔民,就算他可能是古武者,但是,你也不至于为了巴结他,做出损害家族利益的蠢事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,没想到你也是这么看的。”黄司仁有些失望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你好啊。”李明语气加重了,又说:“老黄,你不是毛头小伙子了,这一次怎么会这么冲动呢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