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吃醋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黄司仁仔细问了一些细节之后,眼神凝重起来,又给凌凡拨了个电话,但渔场这边信号不好,只听到一阵沙沙的声音,只得挂了电话,然后说:“走吧,回村子去。”

    顾文还不太乐意:“再等等吧,看那条海蛇会不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个毛线!”殷东踹了他一脚,把小宝塞到黄司仁怀里,自己去开快艇,直接离开了渔场。

    回到村子,己经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才哥出海刚回来,村里的简易码头上热火朝天,才哥正带着人往下搬鱼获。今天的渔获不少,是一种圆筒形状的鱼,身体较长,背腹边缘较平直,头部较大,背鳍上有很有小黑点,两侧还有一条青黑色宽纵带。

    殷东扬声笑道:“才哥,今天这一趟收获不小嘛!”

    才哥笑道:“哈哈,是啊,还不错,今天本来碰到了一个烂船钉的鱼群。最近,这鱼的价格还不错。反正油钱肯定是亏不了,还能小赚一笔。”

    殷东知道烂船钉是地方上的叫法,也有叫姑仔,苦蚵仔的,学名是日本鳀,多制成鱼干,炒辣椒或煮汤调味用,想赚太多肯定是不可能,也就是才哥所说,油钱亏不了,还能够小赚一点。

    “知足常乐,才哥这心态值得学习。”殷东笑道。

    黄司仁和顾文也跟着出来,跟才哥打了个招呼,然后,又一起受才哥邀请,去了才哥家吃晚饭。

    黑灯瞎火的,小宝竟然还认得出才哥家的门,在门外,就扯着嗓门喊:“兰兰!”

    “没礼貌!”

    殷东笑骂一声,瞪了小宝一眼,这小子越大越皮了。

    小宝很无辜的望着他,奶声奶气的再喊一声:“兰兰……姐!”

    喊到最后那个字,这小包子几乎是拼全力喊的,小眼睛还斜着他爸,那表情就是“我刚才都没喊完,你就骂我”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从敞开的大门里,透射出来的灯光,正好照在小宝的脸上,大家都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表情,都笑了起来。殷东也是被这古灵精怪的儿子弄得哭笑不得,拍了一下他的屁股。

    顾文把小宝捞过去,在他小脸蛋上“叭唧”亲了一口,坏笑道:“儿子,你又被冤枉了吧?还是老爸对你好吧,从来就不冤枉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宝立马点头,小脑瓜跟鸡啄米似的,还愤愤然说:“耙耙坏,喜欢姐姐。”

    殷东哑然,这小包子才多大一点啊,竟然都知道吃醋了?

    而这时候,顾文继续使坏:“对,他重女轻男,看到兰子姐姐,就不喜欢我们小宝了。还是老爸疼小宝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哪。”小宝委屈的点头说。

    “我去!死文子,你别胡说八道,回头小宝会敌视兰子的。”殷东赶紧喝止,想把小宝抢过来,可是顾文己经蹿进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堂屋里,那张掉了漆的老方桌上,己经摆满了菜盘子,香味诱人,小宝嗷嗷叫着:“吃!要吃!”

    “这是兰子姐家的菜,你不喜欢姐姐,就不能吃。”殷东在院子里说着,又走到厨房门口,给还在忙碌的才嫂打了个招呼,才转身进了堂屋。

    小宝一看到他,立马说:“宝宝,喜欢姐姐!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吃货,立场一点都不坚定,要是打仗,你肯定是个叛徒。”顾文笑骂道。

    才哥这时候招呼大家上桌。

    殷东看了看门外,船上那些干活的人都没来,就说:“其他人都没来呢,我们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看我今天家里有客,就不来了,等下干完活就回自己家去吃。兰子她舅还要把鱼运到镇上去,也不来的。”才哥憨厚的笑道。

    殷东坐下后,又好奇的问:“兰子舅舅来给你帮忙吗?”

    才哥拿了一壶粮食酒,给大家倒酒,一边说:“海生没在村里收渔获了,我小舅子在外面打工也挣不了俩钱,我就把他叫回来,让他给我在镇上码头集市里摆摊,临时的那种摊位,去一次交一次的钱。”

    顾文挠挠头说:“才哥,那你在码头集市上好卖么?要不要送到县里去啊?现在我家水产公司又开始营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谢谢你了。”才哥给顾文敬了一杯酒,又给小宝挟了一个大鸡腿,接着说:“先让我小舅子干一阵子吧,我刚把他喊回来呢。现在随着新码头建设开始,很多外地的鱼贩子都来白山镇了,现在卖鱼比以前好卖多了,价格也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白山镇码头的发展前景还是靠谱的。”

    殷东喝了一小口酒,只觉得酒入喉时,化作一股热流,赞了个:“才哥,这酒不错,是哪儿打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老丈人自家酿的,小舅子给我带来的。还有这盘山鸡,也是老丈人自家养的。黄哥,你吃啊,这不是你们城里人吃的饲料鸡。”

    在才哥招呼黄司仁时,殷东才发现老黄神不守舍的,忙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黄司仁小声说:“先前在渔场不是电话没打通嘛,后来有信号了,我就把海蛇的事,发了消息给凌凡,他说,他己经亲自带队来了,到时候,他还要亲自下去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看嘛,反正我们提醒过了。”殷东淡淡的说完,又举杯说:“来,老黄,咱哥俩走一杯。”

    跟黄司仁干了一杯酒,殷东也挟了一块山鸡肉吃了,再看小宝正捧着鸡腿奋力撕咬着,不由笑骂:“这个小吃货,小心把牙啃掉了。”

    小宝一听,眼珠子一转,把鸡腿递过来,软糯的说:“耙耙,啃!”

    顾文不干了:“鸡腿不给老爸吃吗?”

    歪着小脑瓜看了顾文一眼,小宝重复了一遍:“耙耙,啃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这小子的眼神不对劲儿,好像在鄙视我?”顾文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“他的鸡腿,只是让我把肉给啃下来,又怎么可能给你吃,你想得美哦!”殷东笑着,接过小宝的鸡腿,把鸡肉给撕成一条条的,放在小宝面前的小碗里。

    小宝用小爪子抓着鸡丝往嘴里塞,还斜着顾文,含混的说:“想得美!”

    顾文笑着弹了他一记爆栗:“小混蛋,老子再不给你参吃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