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 点拨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明白,陈局长不发飙,并不表示原谅吕伟了,相反,他现在是恨极了这个女婿,肯定是要秋后算账的,而且,绝对要下死手。

    吕伟也明白,惊慌的叫道:“爸,我对菲菲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陈菲上前又是一记耳光抽过去,然后把他猛的一推,给推出了灵堂,然后,彪悍的吼道:“秦哥,帮我把这混蛋弄走,我不想再看到他。江梅,过来,把孝衣换上,过来守着我弟!”

    随后,她又狠狠的瞪了顾文和殷东一眼,霸道的命令:“你们是我弟的同学,也给我过来给他守灵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你说,我们肯定要陪一下南明,送他最后一程的。”顾文说着,拉着殷东进了灵堂。

    吕伟被刑侦队秦队长扯到棚子外面去了,又用力一摔胳膊,甩开秦队长,面色狰狞的吼道:“姓秦的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陈菲早就勾搭上了,玛德,老子不是陈南明那个死鬼,管不了他老婆爬别人的床,陈菲就算想改嫁,还得过老子这一关!”

    这话太无耻了,吕伟这是自己得不到,宁可毁掉的架势。

    在场的*们都不禁瞠目结舌。但是,大家震惊过后,看向陈家人的目光又变得无比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陈局长只觉得老脸被按在地上摩擦,陈菲也气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,但却无法辩驳,而陈母也傻了,脑子像浆糊,完全没了刚才的泼悍劲儿。

    秦队长一拳头砸在吕伟脸上,骂道:“你玛德还算个男人吗?畜牲不如的狗玩意儿,给自己老婆泼这样的污水?”

    吕伟反正是撕掉了脸皮,豁出去了,充分发挥“人至贱,则天下无敌”的精髓,挨了打,更见疯狂,吼道:“你玛德不要又当B子,还要立牌坊,你当老子看不出来,你个畜牲勾搭上陈菲,还惦着江梅这个S娘们儿吗?你想一箭双雕,门儿都没有!”

    说实话,吕伟跟陈家人闹腾成什么样,殷东都没兴趣管,可是牵连上了江梅,他就不能坐视老同学被欺负了,更何况前一世,江梅在顾文被抓时候还冒险给他通风报信,这一世虽然还没发生,但这个情,殷东还记着。

    殷东走到陈母跟前,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陈母只是一时懵了,不知道一向听话乖巧的女婿竟然是条毒蛇,被咬了一口,她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,被殷东点拨了一下,顿时神情一振,气势大变,化身河东吼狮,彪悍一声吼:“好你个阴险毒辣又无耻到极点的吕伟啊,你时装得乖巧孝顺都是假的,你个狗东西一直包藏祸心啊!老娘真是瞎了眼,当年才不顾老陈反对,逼着菲菲嫁了你这么个畜牲!”

    这一声吼,让众人神情一振,哦,原来陈菲嫁给吕伟的真相是这样,陈菲从一开始就没瞧得上吕伟过,此时,大家看吕伟的神情更鄙夷了。

    吕伟就算不要脸了,这时也觉得丢脸,吼道:“死老太婆,你胡说什么,菲菲跟我是自由恋爱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陈母吐了一口口水,接着骂道:“菲菲当年是要跟她男朋友出国留学,我怕她出了国,就不回来了,硬逼着她跟男朋友分了手,强行把她留在家里,还逼她嫁了你这么个狗玩意儿,早知今日,我宁愿她跟男朋友出国去!”

    陈菲本来一直脸阴沉着,此时泪如泉涌。哪怕她一个字也没说,但大家都懂了,陈母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这样的!”吕伟嘶吼道,神情狰狞无比,甚至扬手“啪”的甩了陈母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打长辈!”

    秦队长一把攥住吕伟的手腕,直接把他按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母冲上前来踹了吕伟两脚,又破口大骂:“你个畜牲不如的狗东西,难怪你说菲菲婚后一直没生孩子,要把你吕家堂亲的儿子过继一个来,菲菲没答应,今天又说给南明过继一个,让江梅守在陈家养姓吕的龟儿子,老娘还当你是一片好心呢!畜牲啊,我怎么就引狼入室,让这么个丧心病狂的狗东西进了家门啊!”

    其实,陈母说的这番话,是殷东教她说的,当然,她也自由发挥了一些,可是由于吕伟之前污蔑秦队长的话做了铺垫,让大家觉得这其实就是真相,吕伟就是这么打算的,对他的鄙夷更甚。

    陈菲这时也得了殷东的提醒,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大声说:“守着我弟弟的灵位在此,我要说,以后,江梅就是我的亲妹子,谁也别想欺负她。我弟就算走了,也是希望江梅过得幸福的。以后,江梅如果碰到一个像我弟弟那么爱她的男人,我跟我爸妈都会祝福她。”

    而陈局长这时候也缓过劲儿来了,锐利的目光扫向吕伟,厉声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 犹如虎老积威在,陈局长这一发飙,吕伟打了一个哆嗦,腿一软,跪在地上痛哭流涕:“爸,我错了,我不该鬼迷心窍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他拖走!”陈局长说了一声,立马有好几个*过来,把吕伟堵住嘴拖开。

    陈局长又对陈菲说:“你弟的丧事办完,你就起诉离婚,离了以后,你想去哪儿,都随你,爸妈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今天不说这个。”陈菲哽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,守着你弟的灵位,今天得把事情说清楚。”陈局长缓声说道,目光缓缓扫了一圈,顿时让好些人都心虚的目光闪躲开去,因为他们刚才竟然相信了吕伟的鬼话,还在心里恶意的揣摸着。

    丧子之痛,再加上灵堂上这么一番闹腾,陈局长有些心力交瘁了,歇了一口气儿,才接着又说:“你弟不在了,江梅就是我们俩老的女儿,她是个孝顺的孩子,就算离开了陈家,也一样会照顾我们俩老的。你不用记挂我们俩老,过你自己想过的日子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局长这一番话,也是表示他是同意儿媳再嫁,并不要求江梅在陈家守寡。而这,也是殷东想到达到的目的。

    现在得偿所愿,殷东黑沉的眸中划过一抹暖意,看样子,前一世并不是陈家人太坏,而是有吕伟这个卑鄙小人从中挑拨,而陈母又太糊涂,才有江梅的悲剧,这一世,想必江梅能过得幸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