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章 灵堂风波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江梅直接扑过去,抢了顾文的手机,发现这小子还真是各种角度抓拍,这不是在现场的人,只看照片,那绝对得认定是两人在酒吧约会的情侣,女的笑颜如花,男的脉脉含情,照片内外充斥着一股子暧昧气息。

    “死文子,不带你这么阴险的!”江梅气得哇哇大叫,一张一张的删除照片,末了,还发现了殷东跟秋莹的合影,顿时一惊:“卧槽啊!这个绝色美女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的妈。”顾文勾唇轻笑道,在霓虹灯的闪烁中,透着一股子邪魅。

    江梅迷了一下眼,喃喃的说:“你儿子的妈?”

    殷东清楚的看到了江梅眼里的爱慕,忽然懂了,前一世江梅为什么会在顾文被抓时,冒着危险通知他了,是因为她对文子本来就有那么一点意思啊。

    唔,江梅的老公好像死得很早,刚结婚没多久,连孩子都没有就死了,所以她被人称是黑*,而且因为她老公是官二代,婆家拿捏着她,不让她改嫁,直到她为了救顾文,向他通风报信的时候,还在当*。

    她老公是什么时候死来着?

    他极力搜索前世记忆的时候,顾文跟江梅侃上了,两人聊得热火朝天,直到江梅的手机响起,她接了之后,听到一半,脸刷的白了,手机“啪”的砸落在地上,整个人像筛糠似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!喂!”

    掉在地上屏摔裂的手机里,还在传出一道男人的嘶叫声,伴着无比嘈杂的哭嚎声,殷东把手机拣起来,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为什么跟江梅在一起?”电话里的男人传来浓烈的敌意。

    那人的话气,殷东很不喜欢,但他不想给江梅惹麻烦,就耐着性子解释:“我们是江梅的同学,在她酒吧里碰到了,她接你的电话,现在她的状态很不对,不知道是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电话对面那人一听,明显没兴趣答理殷东,用一种命令的强势语气说:“让她接电话!”

    殷东皱了一下眉头,耐着性子说:“她现在吓坏了,整个人都不对劲,没法讲话,要不然我也不用问你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默了一下,这才说:“那你把她送回家吧,县警局的宿舍大院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人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殷东扯了扯嘴角,还真是嚣张啊!

    不过,江梅的老公也是*吗?

    好像不是吧,她老公好像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,在学校时就是校霸,江梅也是在他强迫之下做了他女朋友的,这妹子听说刚上高中时成绩挺好,后来玩废了,才没考上大学。

    在他闪神的时候,顾文拿肘捣了他一下,问道:“东子,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殷东摇头说:“不清楚,给她打电话那人,让把她送去县警局的宿舍大院。你知道她老公家里是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顾文撇撇嘴说:“江梅老公就是县局一把毛的儿子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上哪儿知道这个,我就知道她老公是个校霸,跟咱们也不在一个班,我只见过,又没打过交道。”殷东说着,看了一下身体还在不停颤抖的江梅,脸上划过一抹怜悯,“我们一起送她回去吧。估计,她婆家人会为难她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顾文爽快的答应了,跟殷东一起半架半扶的把江梅弄到外面的车上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路上还碰到了一起车祸,耽搁了一点时间,到县警局时,己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。灵棚己经搭起来了,殷东终于再一次见到了那个校霸——供在灵堂上的遗像。

    看到江梅下了车,灵堂里嚎哭的女人们中间跳起一个胖女人,冲着江梅扑过来,歇斯底里的哭骂:“你还有脸回来?你个扫帚星!克死了南明,你还活着干什么?……货,你去死,去死啊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中,殷东跟顾文都没能及时反应,干看着江梅被那女人扯住波浪般的长发,左右开弓,打得江梅的两边脸颊顿时红肿起来,嘴角鼻子也流血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打人呐!”顾文怒吼一声,将江梅扯到身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殷东也反应过来,也抓住胖女人的手腕。他大概也猜出对方是江梅的婆母,丧子之痛难忍,做一些过激的事情,也在情理之中,所以,他的手上并没有用力。

    胖女人尖声叫道:“哎呀!我的骨头要断了!抓,把这个奸夫抓起来啊!”

    顿时群情激沸起来,灵堂上的女人们围过来,周围还有好些*都围了过来,神情都透着不善。

    殷东无视了旁人,冲着胖女人厉声质问:“你就这么急着给江梅老公戴绿帽子?你跟他是什么仇啊?他还尸骨未寒呐,你就这么糟蹋他?他到底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,你要这么不依不饶的?人死债消,你就不能看着他人都死了,宽恕他么?做人要厚道!”

    这算是倒打一耙了,胖女人有点懵。

    闹哄哄的场面,一下子安静了,安静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错愕的叫声响起:“殷东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殷东循声看去,是杨副局长,在他后面,还有几个*走了过来,其中一位鬓发花白,眼睛红肿,神色惨然,估计就是江梅老公他爸,也就是县警局的一把手陈局长了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转着念头,嘴里也没耽搁,很坦然的说:“我们是江梅和她老公的同学,准备搞个同学会,所以到他们的酒吧去找他们,聊到一半,江梅接了个电话,手机就摔了,整个人也变成这样,话都不会说了,给她打电话的那人也没说什么事,就让我把她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局长闻言,朝扶着他的那个方脸*看去,就听那*说:“爸,是我通知的江梅,当时在电话里听到江梅那边很吵,我就没有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平常,但是殷东敏锐的听到了他在话里挖的坑,在有意无意引导大家去想像江梅当时所处的环境,暗示她在跟男人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陈局长看了一眼江梅的穿着打扮,还有扶着她的顾,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