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订婚的波折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看着背包里的那些东西,顾文就嘿嘿的笑道:“东子,你这是虎口夺食啊,抢了*的战利品,你不会交出去吧?”

    “我拿到这些东西的时候,*还在跟血风楼的杀手对峙,严格说来,我是从血风楼主手里抢来的,跟*没关系,谈不上抢*的战利品。如果不是我出手,杀了血风楼主,他就带着这些东西逃走了,到时候,这些东西也是落在沈红雷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点点头说:“就算*拿到了这批灵物,也有极大可能是落到沈红雷的手里。甚至,*现在寻找这批灵物,跟沈红雷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殷东淡笑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所以,这批东西,我肯定不会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警方把你盯上了啊?”顾文皱眉说。

    “他们只是想探个底,暗示一下,他们心里有数,但不说出去,也算是投桃报李吧,交好我这个大高手吧。”

    殷东不在意的笑着,把背包里不是灵物的那一堆装回登山背包,推给黄司仁,又说:“这些东西虽然不是灵物,但也是值一些钱,老哥给处理一下,再经你的名义,给我们村搞一下基础设施建设吧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黄司仁这只老狐狸立马又惊了一下:“你能分辨灵物?”

    顾文也凑热闹:“是不是用龙力能探测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尝试一下吧。”殷东不负责的的答道,看顾文兴致勃勃的尝试着,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坏笑。就算顾文尝试失败,他也不会说出这是神秘贝壳自带的特效。

    “东子,老哥有一些藏品,回头你给鉴定一下呗。”黄司仁目光灼灼的说,见殷东点头,立马表示大湾村的别墅建好以后,他就把东西运到大湾村来,还说:“老李说了,以后他就长驻大湾村了,我觉得我也要扎根咱们村子,连我儿子也住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不上学了?”殷东不由嘴角抽搐着。

    “他就算能读几个博士,又能怎样?在我们这种家庭,能不能得势,从来就不是用读书作为衡量标准的。老二是我们当中读书最厉害的,他儿子也是,跟老大父子能比吗?”说到这里,黄司仁也没深说,只是话里的怨气满满。

    殷东自然不接这一茬,转了话题:“订婚的日子确定了没?”

    顾文没接茬,朝黄司仁看过去去。

    黄司仁的表情略有些尴尬,让殷东不由得狐疑:“确定日子也有问题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问,黄司仁只讪笑着点头,顾文摸着鼻子郁悒的说:“黄玫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不接受家族安排的婚姻,说她己经有爱人了,让我不要痴心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殷东就是随口扯一个话题,压根就没想到订婚的事情会有波折,闻言,不由错愕:“黄玫爱慕的对象不是你吗?”

    难道这一世因为顾文休学,跟黄玫没有了交集,所以两人的缘分直接断了?

    这才真是操蛋的人生啊,非要折腾这对苦命鸳鸯,直是过分了!

    随即,殷东也不等顾文回答,直接就说:“那你还回学校上课吧,老婆嘛,总归是要自己追的,当然,订婚的事情,还得继续。老黄,你跟你侄女说,结婚都可以离婚,订个婚罢了,让她不用较劲儿了,什么时候结婚,由她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顾文终于忍不住说:“东子啊,也不用非得勉强人家,我不缺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忙说:“不勉强,不勉强,东子说的挺好,就这么办,我现在就去给小玫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黄司仁乐颠颠的出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殷东在桌子边坐下,拿起那个装过白参的空玉盒转动着,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,末了,说道:“文子,这世界有很多事情,很不科学,但确实存在。就比如,我能预知道你家发生的一些事情,如果我不说,或者,说了你跟顾叔不信,就会有另一种结果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文不由动容:“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可以想象的。”殷东并不打算深说,一言带过,把空玉盒扔下,起身说:“争取一下你跟黄玫的幸福吧,希望你们不再是有缘无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那些灵物塞回登山背包,又道:“这包东西先锁你家的保险柜,等回头有空了,去老骗子的时候,给他当拜师礼吧。”

    顾文一听,顿时把他跟黄玫的事情撂一边了,兴奋的问:“咱们什么时候去找师父?”

    “现在咱俩都有人盯着,等过了这一阵风头,小宝也大一些了,再去吧。”殷东一本正经的说道,暗地里却在吐槽:那老骗子神出鬼没的,天知道现在在哪里招摇撞骗,他只能在前世碰到师父的同一时间与地点,再去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“哦,那好吧。”顾文略有些失望的说着,把登山背包拎起来,又挠挠头说:“虽然我不懂你为什么看好那个黄玫,不过,我总归是要娶一个女人的,就算以后同床异梦,她也不至于像我妈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顾文打住了话头,眼神变得阴鸷森冷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殷东沉吟片刻,又说:“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,真要是觉得你们不合适,也不用勉强。也许,我的干预,会引发什么蝴蝶效应,再让你强求跟黄玫的缘分,也不一定就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东子,你怎么比我还纠结啊,其实家族之间联姻是很平常的,我爸跟我妈就是家族联姻,婚前他们各玩各的,婚后不一样过得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文不由讽刺的笑笑,脸阴得跟锅底似的,“好吧,很好是假象,我妈一直表现得那么温婉娴熟,原来都是假象,我现在甚至觉得她在疯人院,也是装疯,是为了逃避责任。女人,真是太可怕了。像黄玫这样耿直的,我觉得还好点。”

    殷东不好说啥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些糟心事儿了,你的驾照,我让人给你也办了一个。”顾文说着,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本驾照,扔给殷东,接着又说他这段时间不能去渔场,要留在县城管理家族企业,让殷东多弄些蕴含灵气的鱼虾蟹来给他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