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 神秘高手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咻咻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殷东察觉到问题的时候,两道极微弱的破空声响起。

    随即,两道银色毫光在空中一闪而过,瞬间射至面门。这么短的距离,这么快的速度,以殷东目前的速度,竟也躲不开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盯着在眼前迅速放大的牛毫银针,蓝汪汪的,明显是淬了毒。殷东瞳孔陡然收缩,而他眼角余光清晰的看到采药人袖口里露出的一个黑色针筒——牛毫银针就是从那个黑洞洞的针筒孔里射出来的。

    真要是被射中,破皮,搞不好就见血封喉了……不,是一定!血风楼擅暗杀,擅毒!

    电光石火间,殷东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,心念一动,体内龙力随着意念,在眉心涌现,恰好是牛毫银针射入的刹那,针尖撞上龙力,被直接震飞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那两道牛毫银针反射回去,以比来时更快更强劲之势激啸而回,向那名采药人暴射而去。那货毫无防备,脸上竟然还浮现了阴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听到一声微响,银针透过眉心骨射入,他的身体一颤,顿时像喝多了酒一样,打了两个踉跄,身子晃了晃,朝旁边栽倒,皮肤迅速蔓延黑气。

    中毒了!

    好烈的毒性!

    殷东下意识的往后躲闪,随即绕过这人,继续向前深入。

    等后面*赶来时,秦队长一眼的到了倒地不起的采药人,低呼一声:“小心,有人!”

    随后,秦队长独自一人蹑足上前,察看了一下,发现采药人己中毒暴毙,同时也发现了采药人袖口内的针筒,顿时,他的眼神微凝,表情也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先前看到的那个人影干的?

    这个采药人明显不是好人,是血风楼放哨的杀手,看他袖中上的针筒,分明就是用毒针射人不成反伤己,然后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一旦采药人碰上是他们这些人,他们能躲得掉毒针的暗袭吗?

    秦队长想想就不寒而栗,豆大的汗珠从脑门上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“队长,你发啥呆啊?”

    声音入耳,秦队长才回过神来,把心头的猜疑说了出来,顿时,先前也看到人影的*小胡就说:“对嘛,我就说我不可能眼花,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鬼啊!秦队也看到了,而且人家还救了咱们的命,那是个高手,速度快似流光而己!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抬杠:“还而己呢!哪有人速度能那么快的,又不是开飞机,小胡,别胡说了,你以为是写小说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解释这具尸体出现的原因?你觉得他是活得不耐烦了自杀?还是觉得他针筒里射出的毒针是样子货,要不,我给你射一针试试?”

    小胡说着,竟真的把针筒取下来,吓得抬杠的那*嗖的一下子蹿到了秦队长身后,就见他抬着针筒,对着树上一只飞起的鸟儿射了一针。

    一道毫光闪过,那只巴掌大的鸟瞬间砸落,白色的鸟毛下乌黑一团。

    “别乱射!”

    秦队长低喝一声,让小胡把针筒收好,然后一帮人继续前行,这时,大家不用他叮嘱,都特别小心谨慎了。

    这下再没人抬杠的,都清楚是有个高手在前面开路,把血风楼的哨卫都给翦除了。大家心里对这位神秘高手都是感激不己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殷东按前世记忆里的方位,把接近血风楼老巢的区域清理了一遍,把血风楼巡逻放哨的人都给清理掉了,就往血风楼老巢所在的山洞扑去。

    秦队长这一路是最快,几乎是他抵达到血风楼老巢所在的山洞,另两路的*才碰到被殷东干掉的哨卫,都是采药人或猎人的打扮,毫无例外的能在尸体袖口内找到一个黑黝黝的针筒。

    秦队长给周副局长汇报了一下这边的情况,又听说另两路也是差不多的情形,不由心下庆幸有神秘高手暗助,否则,就凭这些假扮成采药人和猎人的血风楼杀手,他们这一次行动能不能立功且不说,肯定得死伤惨重,甚至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有这想法的,还有杨副局长,他都忍不住问:“老周,你是从哪里请来的高手,你早说有这种级别的高手相助,在会上,我肯定举双手双脚支持你嘛,哪还用你立军令状?”

    周副局长还一头雾水呢,跟身边的罗队长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东子?”罗队长极小声的问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,先完成任务吧!”周副局长说道,其实内心里跟罗队长一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血风楼的消息是殷东透露的,而殷东因为顾家的事情,跟沈红雷结了仇,找机会报复沈红雷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有没这个实力清理掉血风楼的哨卫?

    呵呵,去渔场的杀手可都死了,就连吴冬林逃出看守,带着一帮亡命之徒从海上直扑渔场,也在距离渔场不远的海域船爆炸了,船毁人亡。可是,那船,是真的意外爆炸的么?

    周副局长摇了摇头,算了,他反正快退休了,不想深究,反正血风楼是个大毒瘤,能铲除这个大毒瘤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是他身为*的职责所在。

    就算神秘高手是殷东,但这小子只是暗中出手,明显不想曝露身份,他就没必要把殷东的消息透露出去。

    周副局长让大家加快速度,跟杨副局长那一路几乎是同时抵达血风楼老巢外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完全被掏空了山腹的山洞,洞外东面有一条山溪环绕而过,山溪之上荆棘密布,编织成了一个密实的网,直接把山溪连同洞口都挡挡得严严实实,任谁也想不出荆棘之下有一个山洞入口。

    在荆棘丛边缘,有个破败的棚屋,很久以前是采药人歇脚的地方,如今成了血风楼老巢的入口,在棚屋里侧有木门,拉开门,就是一条架在山溪上的木桥,通向山洞。而这样的棚屋有三座,分布在东面、西北面、南面三个方向。

    在三座棚屋里,都有血风楼的人看守,在*到来时,都己成尸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当*以来,最轻松的一次行动,简直像郊游了。要是以后每次有危险行动,都请这位大高手相助,就好了。”小胡不由叹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