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有金珠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二十分钟之后,他们来到杨百祥的出租屋,因为死过人,这间屋子并没有人租,房东看到*再次上门,忍不住抱怨了一通:“姓杨的那个死鬼,死哪里不好,非要死在这里,害得我这房子也成鬼屋,来租房子的人一听这里死过人,都不肯租,房租打对折都不肯。”

    罗队长不经意的问道:“杨百祥死过之后,有人来看过房子吗?”

    房东怨气满满的说:“刚开始的时候还经常有人来看房子,现在鬼屋的名声传出去了,就再没有人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记忆里,杨百祥的那颗金珠是藏在折叠床中空的床脚中的,他把小宝递给了罗队长,把折叠床翻起来,果然在其中一个床脚里,发现了用透明胶粘在里面的纸包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直接把纸包拿出来,而是把小宝和鹏鹏抱着,退到一边,让罗队长和周副局长过来看。

    果然,纸包里就是一颗金珠!

    罗队长和周副局长下意识对视了一眼,尽管他们心里己经相信了殷东的消息来源可靠,但是在看到金珠的刹那,还是觉得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道听途说也有可信的时候,周局,罗队,后面的事情,我就不掺合了,天不早了,小宝得睡觉了,我先走了啊。”殷东打了声招呼,抱着小宝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刚走了两步,就听周副局长一声断喝:“站住!”

    殷东扭头,脸色平静的望来,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问: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周副局长迟疑了一下,终于说:“算了,没事,噢,你顺便把鹏鹏给我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宝一听,小爪子冲鹏鹏虚抓了两下,唤小狗一样,奶声奶气的说:“哥哥,来!”

    鹏鹏立刻欢快的扑向了殷东,还提了个要求:“我要跟小宝弟弟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周副局长目光微闪,说:“东子,就麻烦你几天帮我看鹏鹏几天吧,要不然……老太婆又要唠叨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捕捉到他眼神变化,以及语气中明显的停顿,稍稍一想,瞬间明白了他内心的真正的担心——周琳的失踪,发生在他侦查这个修理厂纵火杀人案时,不管跟这个案子有没关系,他都有心理阴影了,现在要重查这个案子,不免要担心会连累小孙子。

    这个案子是经周副局长的手结案的,但他发现有新的线索,就毫不犹豫的要重查,这等于是打自己的脸。对于这个老*,殷东是打内心里敬重的,也愿意替他分担压力,当下,说道:“没问题,我带鹏鹏去文子家住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周副局长明显的神情一松,仿佛放下了千斤重担。

    殷东顿时明白自己没猜错,心情不免有些沉重,跟同样心有所悟的罗队长对视了一眼,他便恢复了之前的懒散,故意开玩笑道:“要不要让大侄子旷个几天课,跟我去玩?”

    罗队长竟然一点也不客气的说:“这个真可以有!等下我就给你嫂子打电话,让她带儿子到文子家找你。”

    原本以为罗队长就是说笑,殷东也没当真,没想到等到第二天早上,罗嫂就带着儿子来了顾家,同时电话铃声也把还在睡梦中的殷东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东子,你嫂子带儿子来了,你赶紧给我安置下。等下有行动,我的手机就不能联系了,你还有没什么要提醒的?”

    罗队长的电话,有些莫名其妙,但是殷东还有些睡意惺松的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,猛的坐起来,嘴里却懒洋洋的说:“还有啥提醒啊?该说的,都说了。嗯,让周局悠着点,一大把年纪了别往前冲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跟周局说的,就这样了,我要挂了。”罗队长说完,匆匆挂了。

    殷东迅速穿衣下楼。

    己是早上八点多,殷东主要是昨晚照看俩孩子睡晚了,起得晚了点。此时下楼,发现大家都起来,在吃早餐。

    除了顾文这个主人,黄家兄弟没走,李明跟王海生姐弟也在。而王海娇带着俩孩子在吃早餐,小宝坐在王海娇腿上,小脑瓜正在她胸前的圣女峰蹭着,蹭一下,那幅度实在惊人的峰峦不停颤动,让殷东的目光下意识的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殷东的目光,没能逃过王海娇的眼晴,让她娇羞无限,内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窃喜,但是一想到他定制的金珍珠首饰是送给别的女人,眼神顿时又黯淡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罗嫂带着儿子跟着佣人进来了,殷东拽着顾文迎上去说:“嫂子来就太好了,文子要订婚,家里也没个懂县城婚嫁规矩的女人来操持,罗队说让嫂子来帮忙,我还以为他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长得十分清秀的罗嫂,穿一身紫色小碎花的套裙,表情有些忐忑。她其实也不是太懂为什么来,只猜到罗队长这次的任务很危险,让她带儿子来顾家住两天,要不是担心儿子遇到危险,她是不愿意来陌生人家里的。

    顾家在整个县里名气很大,这一带是县城的富人区,没有公交车,白天晚上都很清静,一路上连出租车都很少看到。罗嫂带着儿子坐出租车来的路上,心里就开始打退堂鼓,很担心到了顾家连大门都进不了。

    还好,顾家门卫己接到通知,直接就让他们母子进去了。

    此刻,再听到殷东热情洋溢的话,罗嫂算是安心了,但也有一些恍然:难道她猜错了,自己不是带儿子来避祸,而是来帮忙的?

    顾文己经听殷东大致讲了一下情况,也跟着附和:“是啊,罗嫂,你能来真是太好了。这是大侄子罗松吧?松子,来叔家里不要客气,随便点。”

    罗松也是个清秀少年,长得更像妈妈一些,不过眼神灵活,看得出顾文和殷东都是很真诚的,不由咧嘴笑了:“东子叔,文子叔,我爸跟我提过你们,说你们可厉害,要是我能跟你们学个一招半式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文就笑道:“卧槽!罗哥太阴险了,这是打着让你们来帮忙的幌子,让你偷师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大家都笑了起来,罗嫂的紧张拘束感一扫而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